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十灵传 第137章
    即使有木门相掩,声声争吵也清晰的落入门外几人耳中,见萧龙推门而出,孙平便迫不及待的闯入屋内,一探究竟。『菠-萝-小『说



    脚步侧行,绕过那鲁莽的身影,萧龙不曾多言,向着来时的路,从容离去。



    “老大,你怎么了!”孙平脸上写满焦急。门外那不确定因素已不再重要,重要的是屋内这人可千万不能出事。



    却见唐宇歪着脑袋,呆呆傻傻的望向窗外,好似受到什么刺激,口中低声嘀咕着奇怪的话语,像个十足的大傻子“他,答应了吗?应该是答应了吧。”



    种种怪异的神态,让孙平怒火中烧,不禁狠狠一拍桌子,正欲追赶萧龙的脚步,一问究竟。



    “回来,别去捣乱了!”熟悉的音调打断了孙平的脚步,一瞬间,唐宇没了那奇怪的模样,找回了属于自己的色彩“找他也无用,他已经给过我答案,与其再做纠缠,不如赶紧排练。”



    听到排练二字,吴能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“老大,不是说好让萧龙搞定吗,我们干嘛还要练?”



    “话虽说起来没错,但也不能真的对此不闻不问,而且,我至今不知道他的选择,到底帮还是不帮,他并没有给我准确的答复。没办法,排练必不可少,即使不能拯救,也要让它在最后一刻尽量完美。”



    回望三人,唐宇有种说不出的意味。



    这一切的一切,全因当年一句无心之言,三人便认下自己这位老大。为了句连唐宇都已经遗忘的誓言,三人依然苦守在这儿,不离不弃。这份情义,唐宇自然没齿难忘。



    面向三人嬉笑着离去的背影,唐宇缓缓弯下腰,口中轻声说着“谢谢你们,对不起。。。。”



    也许,是孙平三人没能看到身后这一幕,也许是看到了,却不敢回头。他们怕自己会尴尬,更怕唐宇会难堪。所以,视而不见才是最好的选择,在欢声笑语中推门离去。



    悠闲的回到宿舍,萧龙并未跟任何人提起事情的经过,而是倒在床上,盖好被子,正欲继续睡去。并非他不想帮忙,而是即没有**,也没有解决的方法,更缺少动力。



    见此,吕志与苏如锦知趣的不做过问,周传声却猛然跳下床,盯着那闭目沉思的萧龙,久久不语。



    挣扎一番后,周传声与孙平做了同样的选择,抓起萧龙的被子,随手丢在一旁。而萧龙早已没了前一次的心情,不过是看让一眼,没能再说什么。



    只是,周传声那张皱成一团的苦瓜脸,可把萧龙吓得不轻“老大最后还是选择了你,对吗?”



    “老大?谁??”萧龙不明所以,但又想到种最有趣的可能“你说的人,该不会是唐宇吧!”



    “你果然见到了老大。”周传声哭丧着脸,深吸一口气,似乎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“萧龙,其他客套话,我就不说了,老大既然选择了你,就代表你得到了他们的认可。”



    萧龙眉头悄然紧皱,此刻,周传声没了以往神神叨叨的模样,那份认真让人觉得可怕,仿佛这件事情关乎自己的宿命,又似乎在突然之间变了个人。口中奇怪的言论,莫说萧龙,连苏如锦与吕志都不曾听过。

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们是否谈妥,只想告诉你,我了解现状,也知道这是场宿命,改变不了很正常,但不能白白认输,输得没有尊严!”



    变相的哀求反倒让萧龙笑出声来。没错,他的笑了,笑的格外开心,心中死结终因周传声而打开。因为萧龙需要一个理由来前进,唐宇所给出的大义凛然的借口完全不够,他也没有一点所谓的归属感,强行逼迫自己只会适得其反。



    猛然弹起身子,萧龙又怎愿输得一塌糊涂,连努力都不敢做!

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可不是那种答应了别人不做事儿的人,而且,这样就结束了,岂不是太无聊。还有,传声,你认真起来的样子,真帅。”



    耳边回绕着萧龙最后的称赞,眼前已没了那人儿的身影,周传声一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。



    这不请自来的家伙,让张悦有种不祥的预感“喂,你怎么来了?没课?”



    虽说被动接受了那些奇怪的设定,萧龙依旧难以启齿,心中抗拒怎么也避免不了“那个,那个。。你知道元旦晚会吗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,你,是想去表演。”



    “能把想字去了吗,我不想表演,但非去不可。”



    “好吧,什么时候上台,别忘通知也一声,我一定不会错过。”



    “去去去,一边玩去。”强忍笑意的张悦,可把萧龙惹得心神不宁,他本就无心上台,现在更是怀疑起自己一时冲动的决定“我真的不想上台,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,解决下当务之急?”



    强压下心中荒唐的笑意,张悦好奇的打量起一脸尴尬的萧龙“当务之急?你什么时候在意过这些无聊的事儿,我可记得,你一直强调自己不是来上学的,又何必顾忌这些?而且,你不是一直都很怕麻烦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,但有些事情并非不想做,就能不做。别管那些闹心的选择了,你到底有没有什么好办法?”



    “好好好,不问了。”张悦嘴角偷偷藏笑,此刻,肯为了某些事情而慌张的萧龙,才有种最真实的色彩“很不幸,我也没什么好办法。”



    “那算了,我还是换个人问问吧。”



    “说起应付的办法,也不是没有。让你那小女朋友随便上去唱支歌,跳支舞,肯定吸引眼球。”



    话一说完,张悦便大笑着跑开,生怕萧龙会怒火攻心。可逃出几步后,身后仍不闻一丝动静,不禁回头望上一眼,恰巧正对双苦涩的眼睛。



    “还是别做这种打算,我可没那本事。”萧龙挠挠头,深感烦躁。家里那几位,一个比一个娇贵,单凭这毫无说服力的理由,明显没有让那些大小姐们心动的可能。



    算来算去,真正能走上台的人,似乎只有萧龙自己。



    不曾再说宽慰的话语,张悦大步向校外走去“快到饭点了,总苦想也不是个办法,还是先解决“当务之急”,其他的慢慢斟酌,总会有答案。”



    “好!”萧龙紧随其后,并未想出所谓的答案,倒是想到个听话的小丫头“等我,先去带个人来。”



    一间普通的餐馆,一张平凡的餐桌,两男一女围坐两旁。



    这两个男人一个相貌普通,却有些奇妙的韵味,另一人足以算是英俊,修长的五指摆弄着餐具,百般无聊。女子小脸羞红,紧紧粘在那第一个男人身上,模样透着种别样的诱惑。



    百思无果,萧龙还是把主意打在红儿身上,可纠结的是不知该如何开口。讪笑连连“红儿,你,会跳舞吗?”



    红儿天真的咬着手指,没有多加思考,便可爱的摇摇头。



    “那唱歌呢?”



    红儿依旧摇摇头。



    “红儿,你除了养蛊,还有什么比较擅长的?”



    红儿低头陷入沉思。



    片刻等待后,却见红儿红着脸,给出个怪异的词语。



    “杀人。。”



    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