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章 抓奸
    酒店套房。

    安夏把顾景行拉了进来,然后急吼吼地,就去解他的衬衫纽扣。

    顾景行抓住她的手,神情莫测:“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什么干什么!”安夏理直气壮地看着顾景行,“脱你衣服啊,不脱衣服怎么继续!”

    “你要脱我衣服?”顾景行眯了眯眼睛,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安夏有些不耐烦了,她忍不住说道:“你这个人怎么磨磨唧唧的啊。难道这是你独有的风格?欲拒还迎?行了行了,平时这样还挺有意思的,我这会赶时间呢,咱们速度点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还不等顾景行反应过来,安夏一个飞扑,就把他按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女人!”顾景行的眸底闪过了一丝怒气,他真是疯了,才会因为一个莫名的胎记,就被人拉到这里来。

    他正要翻脸,就见安夏拿出了一个嘴唇形状的塑料制品,她往这上面涂满了口红,然后就往顾景行的胸上脖子上脸上各种按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手一动,她还不耐烦地拍了一下他的手背:“你乖点!我技术很好的,不会让你感到疼痛的。”

    技术很好的!

    不会让你感到疼痛的!

    顾景行的脸一瞬间黑了,他一把抓住了安夏的手:“你在干什么!”

    安夏抬头,理直气壮地说道:“怎么了?制造痕迹啊!”

    那个陈勇虽然被气跑了,但他未必真信了自己的谎言,总得让有些人亲眼看见,才能坐实了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近距离看着顾景行的这张脸,安夏不由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本来还觉得三万块钱有点亏,现在看来,这男人不管是样貌还是身材,都是极品。

    赚了赚了,她赚大发了。

    安夏一边流着口水,一边去抽他的裤子腰带。

    顾景行忍无可忍,再一次按住了她的手:“又干什么?”

    安夏疑惑地看了一眼顾景行,然后,恍然大悟,她压低了声音:“你是不是……尺寸不大,不好意思让我看见?没关系的,我不脱你小裤。”

    反正,她就是简单地,想要制造一下暧昧现场而已。

    这女人简直恬不知耻。

    顾景行咬牙切齿,突然翻身把安夏压在了身下,他冷冷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顾景行突然掌控了主动权,安夏愣了一下,下意识地说道:“安夏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冷笑了一声:“很好。安夏,那你就试试,我的尺寸到底大不大!”

    安夏瞬间慌了;“等等等等!我们说好的不是这样的,我们就是假装一下,不用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喜欢弄虚作假。”顾景行冷笑了一声,毫不客气地吻上了那红润的唇。是这女人先撩拨他的,他只是,忠实于自己的内心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安夏发现,本来走冷酷高岭之花风的小公关,突然化身不知疲倦的狼。

    安夏一开始还有些慌乱,她……她的处子之身,就这么没了?

    但这小公关的技术实在太好,安夏没有懊恼多久,就彻底软成了一滩水。

    潮水一波一波,安夏迷乱了一阵阵,终究是想起了正事,她有些焦急地喊道:“你快点,你快点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眸光顿时暗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还不够快?

    这女人!

    能力被质疑,顾大总裁发了狠,可安夏一直只喊着快点快点。

    就在顾景行的眸光越来暗沉,越来越暗沉的时候,突然,门口响起了敲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夏,小夏,你在里面吗?”外面传来一道焦急的声音。

    安夏顿时露出一个郁闷的神情:“我都说让你快点了!快快快,穿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火急火燎地推开了顾景行,然后开始穿衣服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安夏的眼神,简直要把她吃了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啊。”安夏赶快提醒;“你再不穿,他们故意就要闯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嘤嘤嘤,相亲前,自己就状似无意地把自己的开房记录让自己亲爱的妹妹看到了。陈勇回去告状后,她肯定会杀过来。

    按照原计划,她是故意要让人看看顾景行身上的痕迹什么,但是,现在,她突然有点不想让别的女人看见顾景行那完美的身材!

    顾景行阴沉沉地看了一眼安夏,可是门口,还真传来了有人拿房卡开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顾景行没有办法,只能拿着衣服,先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安夏刚刚穿好衣服,然后把床单卷起来,往旁边一扔,门就被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!你竟然你真的在这里。陈老板之前这么说,我,我还不相信。”安晴率先走了进来,她一脸震惊地看着安夏。

    可安夏却没有错过她眸底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小夏,我,我不相信,你可以解释的,对吗?”游峥远看着眼前的一幕,眸底有着一丝沉痛。

    游铮远定定地看着安夏,仿佛一定要她给一个回答。

    安夏看着他这个样子,突然就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娇媚无比地理了理凌乱的头发,然后说道:“妹夫,男欢女爱,那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。请问,我有什么需要向你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安夏只觉得可笑无比。

    明明是这个男人先背叛了他们之间的感情,他如今,已经和安晴订婚,已经是自己妹夫。

    他哪来的立场,用这样一副恶心的嘴脸面对她?

    他配吗?

    安夏眸中的不屑刺痛了游铮远,游铮远的嘴唇颤抖了一下,然后有些失魂落魄地说道:“小夏,你终究还在怨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样子,倒活像他才是无辜被伤害的那个。

    安夏正恶心着,安晴也顾不上自己的人设了,她有些着急地拉过了游铮远的手:“峥远哥哥!事情都摆在你眼前了,你还没有看透?我早跟你说过的,姐姐她早已经有其他男人了,只是你一直不相信。峥远哥哥,一直以来,只有我,才是最爱你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只有你才是最爱他的。”安夏打了一个哈欠,像挥苍蝇一样地挥了挥手:“还有,这房间是我开的,我不知道你们是用什么方法拿到房卡的,但是你们已经涉及侵犯个人。你们两个再不滚的话,我要是想不开去起诉了,那两位的纯洁无瑕的名声,那可就保不住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