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章 赔礼道歉
    “小夏,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,你又何必演戏。”游铮远一脸怜惜地说道:“我知道,你始终是忘不了我的。我对你,也是同样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,伸手还想要去摸安夏的脸。

    安夏的心中一阵阵恶心,忍不住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小夏。”游铮远还想要靠近她。

    安夏飞快后退,然后警惕地看着他:“游铮远,别忘了,你就要和安晴结婚了!你要是再靠近一步,我就大声把安晴喊过来!”

    “小夏,我只是想要帮你,你又何必这样。”游铮远目光闪动地说着话,终究是没有再尝试靠近安夏。

    安夏冷笑了一声;“你帮我?”

    游铮远看了看左右,突然压低了声音说道;“你也看到岳父的态度了。他根本没有打消把你嫁给陈勇的想法。小夏,胳膊按不过大腿,你不是岳父的对手。现在,只有我能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安夏似笑非笑地看着游铮远。

    游铮远笑了笑,温声说道:“小夏,我的确会娶安晴,但是,你也知道,我娶安晴,只是因为责任,我真正爱着的人,是你!安华现在很信任我,只要你愿意,我可以帮你逃离安家,然后给你找一个住的地方。当然,安家一定会派人找你,所以,你以后可能要尽量减少外出。你也不用怕无聊,只要一有空闲,我就会来陪你的,我们两个,可以像以前一样,过得甜甜蜜蜜,恩恩爱爱。小夏,毕竟,你才是我心上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说这些话的时候,眼中全是深情的光芒。

    安夏差点没听吐出来,她用一种看傻子的表情看着游铮远;“你是说,让我当你的情人?还是永远见不得光的那种?”

    “小夏,不要说得那么难听。我是真心爱你的,你也是真心爱我的,这不就足够了吗?”

    游铮远有些贪恋地看着安夏娇媚入骨的容颜。

    安家,他想要。

    安夏,他一样想要。

    安夏现在已经没有其他选择了,她仔细考虑之后,一定会同意自己的建议的。

    游铮远正这样想着,突然,啪的一下,他的脸上,重重地挨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游铮远猛然转头,“安夏,你疯了!”

    安夏冷笑了一声:“我是疯了。我怎么能让你的脸,脏了我的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还拿出手帕,嫌弃地擦了擦手掌。

    游铮远瞳孔一缩,脸色慢慢阴霾了起来:“安夏,不当我的情人,你难道真要嫁给陈勇?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我的事情,和你没有关系。”安夏转身,毫不犹豫地离开。

    游铮远看着她的背影,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眸中闪过一丝掠夺性的光芒。

    是他太心急了。

    他的小夏这么骄傲,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屈服。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她总有一天,会看明白局势的。

    只有他,才是她唯一的救赎。

    原本就阴郁的心情,被渣男这么一搅和,就更加焦躁了。

    安夏深吸了好几口气,才让自己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今天,这些人分明都是来挑战她的极限的。

    安夏刚刚站到大厅门口,就听见里头传来了热热闹闹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陈老弟啊,我知道让你娶我那女儿,是有些委屈你了。但我保证,她和她那个男朋友,以后都不会再有联系了。而且,为了补偿你,我不要你的聘礼,而且,绿地的那个合同,就是你的了。”安华笑呵呵地说着。

    陈勇的眼中精光一闪,但面上还是不情不愿的样子;“安老哥,也就是你开口,我才愿意要一个不贞不洁的女人的。”

    安华笑了笑:“放心,我承你这个情了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说着话,安晴和她的母亲木若雅就在旁边笑眯眯地听着。

    安夏听得浑身颤抖,恨不得冲上去手撕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游铮远慢了几步,这时候,也走到了安夏的身边。他看着安夏的表情,眸底的光芒幽深。

    逼,再把这女人逼地狠一些,她就会属于他了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怎么和峥远站在一起!”安晴眼尖地看见了两人,不由尖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还没说话,游铮远自然走了过去,他温柔地扶住了安晴;“你又想什么呢?不过是在门口碰到了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的目光宠溺地仿佛要溺死人,安晴不由安心了一些,她环抱住游铮远的手,给了安夏一个胜利者的眼神。

    安夏一脸漠然,她实在不能理解,抢到一个垃圾,有什么好值得高兴的。

    安华看着安夏,微微皱眉:“你还傻站着干什么?还不快过来,跟陈老弟道个歉!我劝了他半天,他才勉强答应要原谅你。”

    陈勇冷哼了一声,一脸高傲地看着安夏。

    这女人,昨天胆敢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下了他的面子,他今天,非要好好出了这口气不可。

    安夏深吸了一口气,抬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拿起了桌上的茶水。

    木若雅微笑了起来:“华哥,你看,小夏还是懂事的,她都懂得敬茶赔罪。”

    安华的嘴角,不由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游铮远眯了眯眼睛,他不信安夏会就这样屈服。

    陈勇得意地昂着头:“本来呢,我是绝对不会要水性杨花的女人的,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音未落,哗啦一下,安夏将水杯向下一倒,茶水,倒了陈勇一脸。

    碧绿的茶叶挂在陈勇的脸上身上,显得十分滑稽。

    游铮远低头,掩盖眸底的笑意。

    陈勇迅速跳了起来,尖声喊道:“贱人,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安夏二话不说,转身去桌子上拿茶壶。

    在其他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又再度泼了陈勇一身。

    陈勇被淋得昏头转向,整个人简直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他扬手要去打安夏。

    安夏早有准备,敏锐地躲开了。

    安华被这变故惊了一下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。安夏果然就和那贱人一样,让人不省心。

    “安总,这女人我是娶不起了。谁爱要谁要。”陈勇气急败坏地说道。

    安华眯了眯眼睛,然后冷声说道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几个佣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把这逆女给我抓住。”

    安夏想跑,但没跑几步,就被抓了回来。

    安华站了起来,居高临下地看着她,冷声说道:“身为我的女儿,你做出这么没教养的事情,我这个父亲,当然要好好管教管教你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