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章 管教
    安华看着陈勇;“陈老弟,你说,要怎么管教。”

    陈勇露出了一口黄牙,矜持地说道:“这可不好说啊。”

    安华挑眉,正要说些什么,安晴眨了眨眼睛,说道:“爸爸,姐姐这次确实不太礼貌。陈先生作为客人,也不好说什么,但我们总要给一个交代的。哪怕你再心疼姐姐,今天,也是不得不罚。”

    安华点了点头:“是这个道理。”

    他冷声对着一个佣人吩咐:“去!把我的那跟鹿皮鞭子拿过来!”

    佣人赶忙拿上来鞭子。

    安华甩了甩鞭子,阴冷地说道:“你不要怪爸爸,做错事了事情,理所当然,就要受惩罚。”

    安晴的眸中闪过一丝幸灾乐祸,拉住游铮远就去旁边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游铮远的手紧握了一下,然后又很快松开。

    安夏看着安华,她的心,一寸寸的冷了下去,一寸寸,湮灭成了灰烬!

    她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:“你要打我?”

    安华没有回答,只是直接朝着安夏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安夏下意识地躲开。

    “逆女!你还敢躲!”安华愤怒地继续挥舞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躲开几下,突然,她脚底一滑,整个人都倒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鞭子如影随形,安夏翻滚着躲开。

    游铮远面无表情地看着,瞳孔的光芒,明灭不定。

    安晴握着他的手微微紧了紧,然后娇滴滴地说道:“峥远哥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游铮远淡淡地说道:“我只是在想,女子的身体毕竟弱,被鞭子打地太厉害的话,会不会影响生育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是随口胡扯,但陈勇,却听在了耳朵里。

    他的神情不由一变。

    虽然他表现地十分看不上安夏,但这只是他为自己争取更多利益的方式。这安夏,他肯定是要娶的,这要是娶回来不能下蛋,他不就亏大了?

    陈勇赶忙开口:“安老哥,别打了。”

    陈勇开了口,安华便也停了下来,他愤愤地看着安夏:“看看,陈勇多好一个人,人家到了这个时候,还在给你求情!”

    安夏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脸上挂着似有若无的嘲讽神情:“这么好一个人,要不然,你出柜去跟人家过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安华被气狠了,又要打人。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安晴温温柔柔地走了过去,她拉住了安华的手:“姐姐总会想通的。她只是需要时间。”

    安华的脸色勉强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安晴又走到安夏面前,她看着安夏那狼狈的样子,唇角微弯,然后一脸温和地说道:“姐姐,你现在,可真狼狈呀。”

    安夏不说话。

    安晴笑的更灿烂了:“我知道你最是爱美了。你看你,这头发上,都是满是灰尘了,我帮你清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清理,然后就拿过来一个大剪刀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狠狠地剪下安夏的一把头发。

    “安晴,你……”安夏愤怒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的这一头头发,乌黑秀丽,她一直以来,都很小心地保养着,安晴她怎么敢!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?姐姐,我是在帮你清理清理灰尘啊。”安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她拿着剪刀紧逼,安夏一路后退,直到被堵在了墙角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该感激我呢。”安晴说着,又一次举起了剪刀。

    呵呵,她可不会让安夏这么容易过关!

    今天,她就先毁了安夏这勾引人的秀发!

    安晴的举止嚣张,却没有人阻止她。

    所有人,仿佛都在看着好戏。

    就在安夏打算拼着受伤也要反抗的时候。

    突然,管家急匆匆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安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安华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管家偷偷看了一眼安夏,然后说道:“老爷,门口有个人,自称是大小姐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瞳孔猛然一缩。

    “男朋友?”安华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,他有些阴冷地看着安夏;“你还敢把不三不四的人带回家?”

    安夏冷声说道,“他才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安老哥,你可是跟我保证过,会让这贱人和外面的人断绝联系的。”陈勇的脸色铁青。

    他虽然看不上安夏不纯洁的女人,但他看得上安家的权势。

    别看他好像十分不情愿的样子,实际上,他早已经把安夏看成了囊中之物。

    现在,安夏的所谓男朋友上门,陈勇简直感觉自己头上绿油油的。

    安华皱了皱眉眉头,冷声说道:“男朋友?好,我倒要看看,我不同意,谁能走进我安家的大门。陈老弟你放心,我这就去把这男人赶走!”

    安华的语气冷厉。

    安夏的神情不由微变。

    此刻,她心中隐隐有了些许后悔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安华现在,根本都不屑于伪装了。他是下了决心,非要让自己嫁给陈勇的。

    哪怕她找了小顾来假扮男朋友,也根本没有任何作用。

    这反而有可能会为他招致灾难。

    安夏咬了咬牙:“你不用去!他和这件事情无关,他是我花钱雇来假扮我男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她不想连累小顾,直接就把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家人,苦难是她该受的,没必要连累他人。

    花钱雇来的?

    游铮远眸中闪过一丝果然如此的神情,嘴角都带上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他的表情只是一瞬间的变化,然而,安晴的这颗心都在他身上,却是正好捕捉到了。

    安晴的手微微紧握,然后笑着开口:“姐姐,你别开玩笑了。你们看起来这么亲近,可不像是假扮的样子。你也别担心爸爸会对他怎么样,爸爸只是帮你跟他说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安华眯眼看了看安夏,心里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安夏这是想保护那个男人?

    他今天,还非得把她的念想,彻彻底底地断了。

    离定好的那个时间,越来越近了。在此之前,安夏必须要远嫁,绝不能拖延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安华冷漠地说道:“我出去会会那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安夏脸色一变,急急地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安晴紧紧挽住游铮远的手,故作随意地说道:“峥远哥哥,等处理了姐姐的烂桃花,她就安心嫁人了,我真是为她高兴。”

    安晴对安华有盲目的信心,只要是她的父亲想做的事情,就一定能够成功。安夏的那个男朋友虽然看起来颇有气势,但估计就是一个绣花枕头。安夏能够认识什么大人物?

    游铮远笑了笑,温和地看着安晴:“我也为她高兴。”

    安晴这才轻轻舒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马上,安夏马上就可以嫁出去了,再也不会碍她的眼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……”管家头冒冷汗想要说些什么,但安华走的太快,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开口。

    管家只能小跑着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安华气势汹汹地走在最前面,后面浩浩荡荡,跟上了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那个奸夫呢?”安华说着,目光鹰隼一般地环顾了一圈。

    然后,他的瞳孔猛然一缩。

    顾景行若有所感,淡定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淡漠地扫过安华,然后看见了他身后的安夏。

    安夏是一路跑过来的,此刻气喘休息,头发的底部,还有被灼烧过的痕迹,看起来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神情顿时一冷,他朝着安夏招了招手:“过来!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淡淡,却莫名带着一丝不容置疑的意味。

    安夏下意识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顾景行抓了一把安夏的头发,皱眉凝视着。她的头发原本十分整齐好看,现在不仅凌乱不已,而且还有一个明显的缺口。

    安夏也看到了头发底部的缺口,她的心颤抖了一下,面上却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:“不小心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并不上当,他看着安夏:“谁干的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