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章 试探
    安夏从未有一天,像是今天这么痛快。

    餐桌上,顾景行是唯一的焦点。

    安华一边忌惮着,一边在餐桌上试探了几次。

    然而,不管是国际形势,还是商场见地,顾景行都是一针见血,一看就不是寻常人物。

    安晴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顶假发,挡住了自己狗啃一样的短发。只是脸色还是阴沉沉的。

    这会,安华亲自拿了一瓶酒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酒瓶上镶有6000多颗钻石,一看就昂贵异常。

    安华试探性地看了一眼顾景行,笑呵呵地说道:“这是我前几天刚入手的好酒,你猜这大概价值多少?”

    顾景行看了一下酒瓶,眸中闪过一丝不屑,他淡淡地说道:“亨利四世曾经喝过的酒,全世界仅此一瓶,价值大概五千万?”

    顾景行说的一字不差,显然是对此有过研究的。

    安华对他的身份不由更信了几分,他笑着说道:“没想到,顾先生还是个行家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挑了挑眉:“只可惜,你手上的酒,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假的?”安华皱了皱眉头:“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顾景行家里,有一瓶一模一样的。你觉得,你们两个,谁买到了假货?”顾景行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顾景行!

    安华的眼神遽然一变。

    顾景行,那可是传说中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的身世成迷,整个人,仿佛就是凭空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电脑鬼才,20岁时,就研发出了震惊世界的tr系统,现在,全球的手机,有90,装的都是他研发的系统。

    单单是技术人才也就算了,他还是个商业天才。在tr系统的基础上,他一手创办天下集团,天下集团成立五年时间,市值就飙升到夏国首位,如今更是夏国唯一一个,稳稳跻身全球三强的超级企业。

    与他的能力同样著名的,还有他的神秘。

    顾景行,从不参加私人宴请,也从不接受任何采访,虽然他的名声这么大,但见过他的人,却只有他的员工和他的一些重要商业合作伙伴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强大又神秘的人,他会买错东西?

    安华不由咬牙切齿了起来:“我可真是被骗惨了!”

    他其实不懂酒,斥巨资买这么一瓶酒,无非是为了彰显一下身份,没想到竟然买到了假酒。

    懊恼了一会,安华的目光闪动了一下,不由问道:“你认识顾景行?”

    顾景行淡淡地看了一眼安华;“我也姓顾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这个回答实在精妙,安夏忍不住看了他一眼,心中啧啧称奇。她家的小顾,演技可真好啊。他和顾景行八竿子都打不着关系,不过他也没说错啊,他们都姓顾嘛!多余的,就让安华自己去猜想。

    安华果然肃然起敬,把顾景行的地位又拔高了一个层次。

    整个晚餐,陈勇像只鹌鹑一样老老实实呆在角落,连说句话都不敢。

    吃完晚饭,安华还想要留下顾景行,再试探一番。

    顾景行冷淡地说道:“抱歉,我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安夏;“小夏,我们走?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安夏直接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手挽着手,十分亲昵地离开了。游铮远看着两人的背影,短暂地失神了一下,然后又很快恢复了波澜不惊的样子。

    同是安家的女儿,安夏不得宠,安晴却是小公主。他这么选择,没有错的。

    游铮远只是失神了一瞬间,安晴却感觉到了,她下意识地挽住了游铮远的手,娇滴滴地说道:“峥远哥哥,姐姐可真是厉害,离开了你这么会,就勾搭上了新的人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适时露出一个愤怒的表情:“她本来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看见了游铮远的愤怒,安晴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木若雅笑着打圆场:“好了,别管她了。小晴,你和峥远的婚礼就要到了,前几天,我又让人送了几样高奢珠宝来,就在楼上。你去看看喜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走,我陪你去看看。”游铮远温柔款款地说道。

    安晴这才高高兴兴地和游铮远上楼了。

    一路脊背笔直地离开了安家,一直到上了车,安夏才松弛了下来,嘴角忍不住泛上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她亮晶晶地看着顾景行,冲着他竖起了大拇指:“你装的也太像了,我都差点以为,你真跟顾景行有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严肃地看着她:“确实有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知道,都姓顾么!你这回答,简直绝了。”安夏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你看没看见吃饭时候他们的表情,这么多年了,我还没有看过我爸这么小心翼翼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啊,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。要不是你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我爸估计都能直接把我押去领证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他估计暂时打消这个念头了,不过他肯定回去查你的身份。你接下来要小心一些。”安夏咬着下唇,歉疚道;“抱歉,这件事情是我的错,我不应该把你牵扯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看了她一眼,突然凑近。他的鼻翼的热气,就呼在安夏的耳边。

    安夏的心,有那么一瞬间,狂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欣赏了一会她微红的脸,然后淡然说道:“我想,该小心的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安夏还有些慌乱,下意识地问道:“什……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顾景行沉声说道;“你真觉得我全是在骗他们吗?安夏,别的且不说,我是真的杀过人。而且,我杀过的人,可不止一个两个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说话的语气十分平淡,仿佛是在说他中午吃了什么菜。

    安夏有些震惊地看着他,眸底有着显而易见的惊讶。

    她这模样,太像是一只无辜的小鹿

    顾景行突然,有一种想要把她吞吃入腹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伸手,摸了摸安夏的头发,然后低笑了起来:“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骗……骗我的?”安夏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顾景行挑眉:“你看我像是杀人犯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安夏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男子眉目冷峻,清冷若天边月。

    安夏长舒了一口气:“你演技太厉害了,别说安晴了,我都差点被你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低笑了一声,“虽然杀人是骗你的。但我确实不怕安华。所以,你可以尽情地把我牵扯进来。我很荣幸。”

    他的眸子,暗地如同永夜一样。

    安夏的心跳,在这一瞬间,彻底失了控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眸中染上一丝笑意,故作不解地说道:“冷气不够足吗,你的脸,看起来很红。”

    安夏深呼吸了好几次,勉强镇定了一些。

    好在顾景行并没有抓住这点不放,他问了安夏的住址,就启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车子平稳地行驶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偷偷看了顾景行好几眼,然后,她鼓起勇气说道:“我……我有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说。”顾景行饶有兴致地看着她已经蔓延到脖子处的红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,但安夏咬了咬牙,还是说道:“你最近,能不能不要接别的客人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