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章 自作自受
    “顾少,这里还有个有趣的事情。”秦越的脸色也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顾景行过去一看,眸光顿时黑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监控视频中,酒店的一个服务生,正偷偷地往牛奶中加料。

    而那牛奶,显而易见,是被安夏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旁边的酒店负责人满头都是汗:“少爷,顾总,这是我们酒店的失责,我们一定会……”

    顾景行脸色黑沉,毫不犹豫地打断了他:“调出所有走廊十分钟之内的监控。”

    负责人手忙脚乱地切换着监控,顾景行面无表情地盯着屏幕看。

    秦越看了一眼顾景行。他这位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友人,现在却控制不住地散发出阵阵杀气。

    那个叫安夏的女人,对他来说,似乎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秦越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神情。

    帝豪酒店。4007房。

    刚一进门,安夏就被扔到了一张大大的床上。

    安夏的身体越来越沉重,眼皮越来越耷拉,控制不住地想要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但她怎么敢睡!

    她强撑着一丝清明,看清楚了眼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她死死咬着牙:“陈勇!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陈勇露出一口黄牙,眸底是充满欲念的光芒:“怎么,见到你未来老公,高兴不?”

    “你做梦。”安夏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些。

    她这情况有些不对劲,肯定是被人做了手脚。

    至于做手脚的人,安夏不用深想,就知道一定是安晴。

    安夏的手脚,一瞬间冰凉。

    安晴竟然和陈勇联手来害她。

    她这个妹妹,心狠地远超她的想象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做梦,你很快就知道了。”陈勇狞笑着走向安夏:“虽然你已经不干净了,但你长得好看,我就勉强忍了。等你嫁给我之后,我再好好调教你。”

    陈勇的脸,恶心地令人想吐。

    安夏强撑着力气跳下床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你放心,我死也不会嫁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嫁我?”陈勇脸色阴沉:“你还想着你那个男朋友?呵呵,你觉得,等你我睡了你,他还会要你吗?安夏啊安夏,做人,最重要的,是要认命。”

    他走上前,轻轻松松,就按住了安夏的肩膀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朝着安夏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安夏想要逃,可是她的眼皮越来越沉重,到此刻,已经要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一阵阵恶臭的气息向她袭来,安夏的心中隐隐有了一丝绝望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房间的大门,突然被人一脚踢开。

    “谁!”陈勇猛然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的视线已经有些迷糊了。

    她隐隐看到陈勇迅速被人控制起来,一个男子,朝着她大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她好像是有些神志不清了,她竟然觉得,朝她走来的人这个人,是顾景行。

    安夏再也撑不住骨子里泛上来的困倦,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顾景行将安夏抱了起来,面色阴沉地看着陈勇。

    陈勇知道事情不好,惊慌失措地喊着:“求求你们,放过我,放过我,我还什么都没做啊。”

    “顾少,怎么处理他?”秦越问道。

    “杀了,找一个偏僻的地方,直接喂狗吃了。”顾景行森然说着,抱着安夏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陈勇吓得整个人都软了,他大声说道:“我是无辜的。都是安晴,都是安晴那个女人让我做的啊!你们要找就去找那个女人,我真的是无辜的啊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脚步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转头,面无表情地看着陈勇。

    “真的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”陈勇慌忙说道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嘴角,泛起一个冷冽的弧度:“我可以不杀你,但前提是,你要帮我做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陈勇根本想都不想,就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顾景行笑了,那笑容,却仿佛来自地狱。

    宴会中途,安晴起身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她摇了摇头,总觉得自己有些迷迷糊糊的,倒好像是被下了药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这怎么可能呢?药下在牛奶里,她又没有喝牛奶。

    安晴正想着,突然,就被人从背后按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然后,安晴就被扔到了一个房间中,看到了陈勇那张猥琐的脸。

    安晴的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!

    陈勇怎么在这里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给安夏写的剧本吗?

    怎么女主角变成了她。

    陈勇已经慢慢走近了她。

    安晴吓了一跳;“陈勇,你怎么回事!我不是让你去找安夏的吗?安夏呢?”

    陈勇冷着一张脸,面无表情地就去扒安晴的衣服。

    安晴差点没被吓疯,她尖锐地大喊:“陈勇,你干什么!”

    “臭娘们,你给我闭嘴!老子被你害惨了。”陈勇冷着脸,毫不客气地扑向了安晴。

    安晴想要挣扎,可她根本没有力气,她的意识,也在慢慢失去。

    她很快,就彻底软到在了陈勇的身上。

    看在面前那张狰狞丑陋的脸,安晴有些绝望地失去了所有意识。

    “酒店的房间里,记得全程录像,拍好后交给我。”顾景行说道。

    秦越笑嘻嘻地应了下来:“敢得罪你,这安晴也真是胆子够大的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冷笑了一声,抱着安夏,直接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把安夏,带回了自己的别墅。

    家庭医生检查了一下,说道:“顾少,这位小姐是中了强力的安眠效果,不需要特殊的处理,等药效过去,她就会醒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安夏的面容,沉声说道:“好,你先退下。”

    医生离开,还贴心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顾景行沉默地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月光温柔,衬地安夏那张艳丽地有些过分的脸上,也多了几分似水的柔情。

    方才,得知安夏失踪的那一瞬间,一贯从容的他,尝到了少有的失控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似乎不得不承认,安夏对他来说,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可这份不同,究竟是因为她是安夏,还是因为……

    顾景行将安夏的衣服微微下拉,然后用一种他自己也不明白的眼神,深深地看着那个胎记,就仿佛看着什么很久远的记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