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章 大家都知道了
    水声朦胧,安夏就这么被顾景行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顾景行浑身上下,是不着寸缕的,安夏僵硬在那里,睫毛都不敢动一下,就怕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顾景行终于放开了安夏。

    安夏爬起来,转了个身,慌不择路地逃跑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了这么亲密的接触,但从头到尾,她硬是没敢看顾景行的脸!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眸底闪过一丝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安夏慌慌张张地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被顾景行抱地湿漉漉的衣服,安夏不由就想起自己被他抱着那一幕。

    啊啊啊啊!

    要命了,连游铮远都没有占到过她一丝便宜,呜呜呜,今天,她竟然就这么莫名其妙被一个裸男给抱上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对得起他们家小顾!

    安夏做贼心虚地溜进了浴室,洗了澡,又换了身干净衣服,这才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生怕遇见顾景行,安夏在房间里呆了很久,这才磨磨蹭蹭地出了门。

    福伯看见安夏,热情地打起了招呼:“小夏。”

    “福伯。”安夏挤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脸有点红啊。”福伯有些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什么……”安夏心虚地转了转眼睛,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福伯,顾先生他,之前回来过啊?”

    福伯不由一拍脑袋:“是啊,少爷临时回来了一趟。我忘记跟你说了。少爷说,你见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何止是见到……还把人给扑倒了。

    安夏咳嗽了一声,低声问道:“他没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啊。刚刚还心情不错地去上班了。”福伯说道。

    安夏微微松了一口气,还能去上班,那应该是没撞到什么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还听说,你看到了我家少爷,纯洁的?”福伯突然用一种和他年龄极其不相符的八卦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纯洁!

    的!

    安夏瞬间想死,她生无可恋地抬起头来:“福伯!你怎么连这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福伯偷笑了一下:“不只是我,别墅里的人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;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能不能去死?

    她强撑着问道:“怎么……怎么就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少爷的头撞到了,下来擦了点药。我问了几句,少爷就说了。”福伯一脸的无辜:“没事,这也不是什么大事,你不用在意。”

    安夏;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果然还是去死。

    她羞愤欲死地逃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福伯看着她的背影,忍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少爷也真是的。

    这不是故意逗人家姑娘么。

    那些乱七八糟的奖杯,以前都被少爷仍在老家积灰尘,这一次,却千里迢迢特意让人快递回来,还摆到书房的重要位置。

    这是跟谁炫耀呢?

    一边让安夏去打扫卫生,一边故意去洗澡。这又是想勾引谁呢?

    啧啧啧,少爷简直是个妖艳jian货啊。

    福伯感慨着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。”安夏羞愤地把自己埋在被子里,久久不肯动弹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门口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小夏,吃晚饭了,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吃了,福伯。”安夏有些闷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松茸排骨汤哦。”

    松茸排骨汤!

    安夏的头从被子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中午就喝过一次。这顾家的松茸,是最好的那种的,一口汤下去,那鲜味,简直是要上天。

    “还有开水白菜哦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口水下来了。

    这开水白菜,可不是一般的开水白菜。

    这所谓的开水,是用火腿,鸡肉,干杯等熬出来的一锅极品高汤,最后浇在鲜嫩的白菜心上,那滋味,想想都美得很。

    安夏也是小时候,才吃过一次。

    “还有缠丝兔头,灯影牛肉,五彩烩素菜……”

    砰,门打开了!

    福伯笑眯眯地看着安夏。

    安夏视死如归地说道:“福伯!浪费食物是可耻的,既然厨房做了这么多菜,那我也只能帮忙解决了。。”

    嘤嘤嘤,向美食势力低头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晚上少爷不在,你就帮福伯多吃点。”福伯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少爷不在?

    安夏这才松了一口气,跟着福伯就下了楼。

    晚餐很丰盛,吃的人却只有福伯和安夏两个人。

    安夏不由问道:“其他人不来吃吗?”

    福伯笑着解释:“少爷不喜欢家里有太多人。其他佣人都是在规定的房间办完规定的事情后,就要立刻离开。他们另有地方吃住。”

    安夏点了点头,然后就迫不及待地朝着满桌的菜伸出了魔掌。

    福伯笑眯眯地给她夹菜,然后看着安夏全部吃光,心里还颇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哎,小时候,他也是这么给少爷夹菜的。可惜少爷现在已经很久没有好胃口了。

    这安夏激发了福伯的老妈子之心,福伯硬是把安夏喂到连连讨饶,这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福伯,我一个月后就要进组了,我要是长膘十斤,我会不会被导演打死啊。”安夏哀嚎着。

    “哪个导演敢打你?”福伯拍了拍桌子:“你现在太瘦了,我看你就是胖一点才好。要是有人打你,你跟我说,我帮你打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福伯!”安夏眼泪汪汪地看着福伯,还真有些感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呜呜呜呜,很久没有人愿意这么护着她了。

    晚上顾景行不回来睡觉。

    安夏挺着个肚子,就回房躺尸去了。

    饱暖之下思淫欲,她忍不住暗暗发了个微信过去。

    “景行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发完微信之后,安夏就有些别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以前,她和这位顾景行没什么交集,同名同姓也是常事,她这么叫小顾,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和传说中的顾景行有了交集,再这么叫……啊啊啊,总感觉就有些别扭了。

    “没干什么。在顾家过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饭菜好吃,超好吃!!!”安夏加了好几个感叹号。

    顾景行挑了挑眉。那给厨师加一倍工资好了。

    “除了饭菜呢?其他的呢?”顾景行问道。

    安夏下意识地想起了浴室的那一幕,脸红了一下,然后迅速说道:“活也很轻松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,直接道:“那顾景行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