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章 让那逆女去道歉
    安华张大了嘴巴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结结巴巴地开口了:“秦……秦少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他怀疑自己刚刚好像出现幻听了。

    秦家三少爷竟然说那个男公关是顾景行本人?

    这,这不可能啊。

    秦越走到顾景行身边,强忍着笑:“顾少,听说你改行当男公关了?”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他,眸中满满的都是威胁:“你可以继续废话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安小姐,你看,他用眼神欺负我。”秦越恬不知耻地跑到了安夏的背后。

    安夏呆站着仿佛是一个木偶人。

    这会,她才有些反应了过来,她有些茫然地看着顾景行;“你……你不是男公关?”

    顾景行正要解释些什么。

    秦越拍着大腿就笑了起来:“哈哈,男公关,哈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安夏茫然地看了秦越一眼:“很好笑吗?当时你们两个走进来,我以为你们是同事。”

    同事……

    秦越的笑容,顿时僵硬住了。

    看着秦越那仿佛被雷劈过一样的表情,顾景行笑了:“请问,作为同事,你在笑什么?”

    秦越快要疯了,他躲到墙角画圈圈去了。

    这对混蛋,哪个都不是好人。

    一个精神上打击他,一个言语上打击他,呜呜呜呜。

    这一番下来,谁看不出来,秦越和那个所谓的男公关是旧识,而且,秦越还隐隐有些怕着对方。

    能够让秦三少这么害怕的,除了天下集团的那位,还能有谁。

    宾客们纷纷将顾景行包围了起来,讨好的话语,不要钱似的倾泻而出。

    作为主人的安家人,反而被排斥在了外头,还时不时要迎接一些意味深长的目光。

    啧啧啧……

    安华的胆子够可以啊,竟然敢当众编造关于顾景行的谣言。若是顾景行有意报复的话,安家很快就会彻底完蛋。

    众人隐隐约约的同情目光中,安华的心脏,瞬间被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慌攫取住。他的手脚,都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天,那是顾景行,顾景行啊!

    要是能和顾景行交好,他手指缝里随便漏下点什么,都够鼎丰集团吃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竟然生生把人给得罪了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往死里得罪那种。

    “华哥……”木若雅有些紧张地拉了拉安华的手。

    现在可怎么收场?安家……安家不会有事的。

    一向对她还算温柔的安华,却神经质一般地大力甩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木若雅正惊愕着,就听见安华咬牙切齿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养的好女儿!”安华目光血红地盯着木若雅;“现在,立刻马上,让那个逆女跪着去给我道歉!如果不能博得顾景行原谅的话,就让她一直跪着。”

    木若雅被安华这可怕的样子吓到了,情不自禁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她现在脑子还有点没转过来。

    这样凶狠的话,她不是没有听安华说过,可那都是对安夏的啊。

    那时候,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,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安华竟然让安晴去跪着道歉,木若雅就觉得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她强忍住害怕,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华哥,没必要?今天是小晴的婚礼啊,要是让她去给人道歉,她的脸该往哪里搁。而且,她还怀着孩子呢,万一孩子有点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安华一把抓住了木若雅的手,声音凶狠:“别说她安晴了,如果我跪了能解决这个事情,我也得跪!”

    木若雅心中一跳,有些害怕地说道:“不……不至于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知不知道顾景行是谁?”安华看着木若雅那茫然的脸,突然有些后悔了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为什么要娶这样一个女人。虽然长相是还行,对他照顾的很妥帖,但是,确实是上不了大场面。

    他只能咬牙说道:“总之,你记住了。必须要让顾景行原谅我们,否则,我们一家三口,就等着要饭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安华就拉着木若雅,往安晴那边走。

    木若雅从未见过自家丈夫这么紧张,不由,也有些慌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晴正为这突然的变化而茫然不已,就听到安华说,要她去磕头道歉。

    “爸,你疯了!”安晴的声音猛然尖锐了起来:“要我去向一个男公关道歉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安华狠狠一巴掌,就打在了安晴的脸上。

    安晴的脸都被打偏了,她捂住脸,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安华;“爸,你……”

    安华看着她这个样子,也有些心疼,但还是咬着牙说道;“逆女!要不是你的假消息,我们至于把顾景行得罪地这么惨吗!那三个字,你这辈子,都不要给我提。”

    安晴委屈地快要哭出来了:“可是我真的在网上找到了安夏的下单记录啊。爸!这肯定是骗人的!依我看,那个秦越就是假的,是安夏这小贱人雇来作伪证的。”

    “愚蠢!”安华气得不行,但还记得压低声音:“秦越没顾景行那么神秘,见过他的人可不少。谁能假冒秦越?!”

    安晴懵了,但还是强撑着说道:“那也不能证明那个男人就是顾景行……万一是秦三少认错人了呢。”

    安华用一种看傻逼的眼神看着安晴:“天底下,谁不知道秦三少和顾景行是挚友。他能认错人?”

    安晴的脸色涨红,拼命地想着各种借口。

    安华彻底不耐烦了,他抓着安晴,就往顾景行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要去跟安夏道歉。”安晴拼命挣扎了起来,她有些哀求地看着游铮远:“峥远哥哥,我不要,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的目光闪了闪,然后柔声说道:“小晴,不要任性。”

    安晴的心,一下子沉了下去,安华却很满意:“看看,还是峥远识大体!”

    安晴的身体,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地明白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帮她了。这是她的婚礼,可是现在,所有人都在等着她出丑。

    这是她一生才有一次的婚礼啊。

    她绝不能让这一切,被安夏那个贱人毁了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安晴疯了一般地挣扎了起来。她宁愿死,也不愿意跟安夏低头。

    这边的动静越来越大,众人都不由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和安夏,也把视线投了过来。

    被众人的目光聚焦着,安晴浑身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,所有人都在看自己的笑话。

    他们一定都在心里鄙夷着自己。

    安夏那个贱人,她心里还不知道怎么在偷乐!

    安晴尖叫了一声,挣扎的动作,越发大力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华猝不及防,还真被她挣脱了出去。

    安华下意识地去拉,然后,他的手,正好抓到了安晴的头发。

    假发掉下,露出安晴那一头狗啃一样的短发。

    全场,再一次安静。

    然后,猛然爆发出一阵阵低笑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