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章 为什么不等我
    安夏一张嘴,就是战斗力十足。

    林媛媛不由咬着牙。

    她倒不是不能反驳,但是现在,顾景行在这里,她还要给人留下一个好印象!

    呵,安夏这个蠢货,占尽了嘴巴上的便宜,却忘记了,男人从不喜欢这种彪悍的女人。

    林媛媛的眸中迅速泛起了水汽,她可怜兮兮地看着顾景行;“顾总,我……我只是过来想要和你喝一杯酒,小夏,小夏她却……”

    林媛媛说着,身体还颤抖了一下,看起来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安夏的心里,顿时警铃大作!

    林媛媛这女人还敢耍这种花招!

    虽然女人一眼,就能看出那是什么样的花样。

    但是,男人大部分可是看不出来的啊。

    安夏顿时有些紧张地看着顾景行;“顾先生,我……”

    顾景行凝了凝眸,却平静地把安夏拥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安夏猝不及防落入了顾景行的怀抱中,不由怔忡了一下。

    林媛媛则是满脸不可思议,完全没从顾景行的这行动中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抱着安夏,宠溺地摸了摸她鼻子:“调皮。”

    安夏被肉麻地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她见林媛媛那黑的可以去写毛笔字的脸,心情一下子愉悦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故意环抱住了顾景行,娇滴滴地说道:“亲爱的,还有外人在呢,你这样,多不好。”

    林媛媛的脸,顿时更黑了。

    但她却不肯就此放弃,她向前一步,执着地向顾景行甩着秋波:“顾先生,我……”

    顾景行前一秒还在对安夏笑着,下一秒看着林媛媛的时候,眼神却冰冷地似冬日的冰刀。

    他轻启薄情的唇,冷漠地说道:“滚!”

    顾景行就站在那里,恍若千年寒冰,只需要随便放出一点冷起来,就足以把人冰冻粉碎。

    林媛媛脸一白,竟是连停留都不敢,落荒而逃了。

    安夏这下高兴了,她得意地挑了挑眉:“呵,跟我抢男人,也不看自己长得什么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你的男人?”

    一道声音,冷不丁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的笑容顿时僵硬住了。

    她迅速从顾景行的怀里钻了出来,然后说道:“顾先生,抱歉,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我以后保证不再冒犯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她或许可以和小顾长长久久。

    但如果那是顾景行,不可以。

    哪怕她对顾景行的眷恋,不可能一下子就全部收回来。

    但是,长痛不如短痛,她安夏,不会让自己陷入到无望的感情中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安夏苍白却又倔强的面庞,眉头微皱。

    然后,他拉住安夏,直接往外走。

    被不敢包围顾景行,转而包围他的宾客包围着,秦越努力举高自己的双手:“顾少,你等等我,一起走,一起走啊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,顾景行只留给他一个绝情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见色忘友见色忘友啊。”秦越瞬间悲愤无比。

    安夏迷迷糊糊,就被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酒店门口,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,站在那里等着。

    游铮远转头,文质彬彬地说道:“顾先生,你和小夏,这就走了吗?”

    安夏立刻黑了脸:“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现在有点怵和顾景行单独相处这件事,但是比起和游铮远交流,她宁愿和顾景行两个人呆到死。

    安夏的语气十分恶劣。

    游铮远也只是微微一笑,他一脸诚恳地看着顾景行:“顾先生,我和小夏交往过五年,十分知道她的性格。她应该给你添了不少麻烦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,无声地笑了。

    这句话的重点,怕是“交往过五年”这几个字。

    真有意思,这算是宣战么?

    顾景行淡定地牵起安夏的手,仿佛没有听出游铮远的言外之意:“没有麻烦。小夏很好,比我能够想象到的最好,还要好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一放柔声音,那百丈刚变成绕指柔的感觉,简直让人恨不得溺死在他的声音来。

    安夏的脸,也不由有些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游铮远目光一闪,笑着开口:“顾先生喜欢就好。只是,小夏她对待感情比较认真,一旦开始,就是蹦着结婚去的。”

    他冲着顾景行,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顾景行,你能娶安夏吗?

    顾景行的嘴角泛起一丝饶有兴致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该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吗?

    游铮远,这是在挑衅他吗?

    “正好。我对感情,也很认真。”顾景行说道:“只要小夏愿意,我随时可以娶她为妻。”

    “总之,我和景行的感情好的很,不用你操心。”安夏闻言,更是挽住了顾景行的手,用她自己都有些恶心的声音娇声说道。

    游铮远沉默了。

    月光明亮,良久,他挑起一个看不清楚喜怒的笑容;“那我,就等着喝你们的喜酒了。”

    “想的美。老娘就算结婚,婚宴也是禁止畜生出席的。”安夏翻了一个要多大有多大的白眼,然后扭着腰肢就拉着顾景行走了。

    游铮远就一路看着两人上了车,然后远离。

    顾景行……安夏……

    小夏,你为什么,就不能多给我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你为什么就不能听我的安排,先在我身边乖乖当我的秘密情人。等我得到了安家,我们不就可以在一起了?

    为什么,连这点时间都不给我。

    游铮远的眸光越来黑,最后,黑成了黑夜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游铮远,有点耐心,再有点耐心。

    你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,安家已经唾手可得。你不能就这么放弃。

    而且,小夏她为人天真,顾景行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会真的和她走到最后。

    总有一天,顾景行会抛弃她。

    到时候,她仍是只能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“峥远,你站在这里干什么?小晴在新房里扔东西呢,你快去安慰她一下。”木若雅有些焦急的声音在背后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晴?

    游铮远遮掩住眸底嘲讽的目光,嘴角的笑容温柔:“妈,知道了,我这就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新房里。

    安晴歇斯底里地扔着东西,那狰狞的样子,和灵动如同精灵的安夏,完全是两个极端。

    游铮远想起安夏,眼神又有了一瞬间的恍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