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5章 从你工资里扣
    邹星琪转头,就看见苏青正一脸漠然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邹星琪的脸色一下子难看了起来:“你说什么,我听不懂!”

    苏青冷笑了一声,慢慢走进了过来:“邹星琪,在我面前你就不用装了。陆瑶是怎么走的,你我都最清楚不过。”

    邹星琪的目光闪了闪,然后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我还要准备下午的课程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就走了。

    苏青冷哼了一声,也没有多做停留。

    不知道自己走后发生的这一小段,安夏这会,正老老实实地跟在顾景行的背后。

    “顾总好。”

    “顾总好。”

    每一个看见顾景行的人,都恭敬地行礼,然后用隐晦的好奇目光打量着安夏。

    安夏忍不住解释:“我弄脏了总裁的衣服,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顾景行皱眉打断了她的话:“少说废话,我想快点脱衣服。”

    安夏;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夏简直露出了一个快要哭出来的笑容:“事情真不是你们想的这样……我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可不管安夏怎么解释,众人只是以一种闪电般的速度,飞快离开。

    顾景行已经大步朝前走去,安夏没有办法,只能迈着小碎步赶上去。

    她压低了声音,有些郁闷地说道:“顾总,你这样说话,他们会误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误会什么?”顾景行问道。

    “误会我们两个有不正当的关系啊。”安夏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?”顾景行看着安夏,“什么不正当的关系?”

    这说的还不够明显?

    安夏心一横,咬牙说道:“就是那种……上的关系啊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还笑?”安夏悲愤欲死。

    顾景行没有在笑,他认真地看着安夏,然后说道:“我们两个……难道不是这种关系吗?”

    安夏愣住了,她目瞪口呆地看着顾景行:“你……我……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?”顾景行耐心地等着她的后话。

    安夏咽了咽口水:“我们之间是有过一点小小的那啥关系,可是现在,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你想始乱终弃了?”顾景行突然弯腰,凑近了安夏。

    安夏看着男人俊帅无匹的容貌,忍不住再次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她捏捏诺诺说不出话来的时候,顾景行却已经淡定地直起了身子:“走,趁我的办公室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安夏下意识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然后,她又纠结了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……什么叫做趁我的办公室没有人啊?

    呜呜呜呜,她真是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午休时间,办公室里,果然是没有人。

    顾景行率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安夏咬了咬牙,也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关门。”顾景行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安夏乖巧照做。

    关好门,她一转身,眼睛差点被闪瞎。

    安夏目瞪口呆地看着顾景行结实有肉的胸膛:“顾……顾总,你……你脱衣服干什么?”

    顾景行挑了挑眉:“可不仅仅是脱衣服。”

    他的手,淡定地放在了裤腰带上。

    我……我去?

    安夏靠在墙上,浑身都僵硬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仿佛没有察觉到她的震惊,淡定地把外裤也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安夏莫名想起了那火热的一夜,然后……莫名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安夏那羞红的脸,嘴角泛起一个微妙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慢悠悠地走到了安夏面前。

    浓厚的雄性气息将她包围,安夏强行控制住自己的眼睛不要乱飘。

    她克制着说道:“顾……顾总!这样,不太好?”

    下一刻,又什么东西被扔到了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安夏茫然地捧住了顾景行扔过来的外套和裤子。

    顾景行挑了挑眉:“什么不太好?不是说好,要帮我洗衣服的吗?拿去洗。”

    安夏;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讪讪地笑了笑:“顾……顾总……就是这个事啊?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呢?”顾景行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……”安夏深深唾弃自己丰富的脑洞。

    “以为什么?”顾景行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安夏迅速捧起衣服,“我这就去洗。”

    她抱着衣服要溜走。

    顾景行一把抓住了她的后领。

    “顾……顾总?”安夏茫然地看着顾景行。

    顾景行指了指一扇小门:“哪里有洗漱室,去那里洗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这地儿,说是办公室,其实就是一个总统套房,各种设施,十分齐全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安夏不敢多说,匆匆忙忙跑过去,然后,她就砰地一下,撞到了门上。

    背后,顾景行发出了几声低笑。

    安夏不敢看他,赶快开门溜了进去。

    关上了门,隔绝了顾景行的视线。

    安夏脸红的症状这才缓解了一些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仔细将衣服摊开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衣服裤子上,都沾染上了不少污垢。安夏找出一代强力去污粉,仔细搓洗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候,看着烘干的衣服,安夏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叠好衣服,磨磨蹭蹭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顾总……”她刚喊了一声,声音就噎在了喉咙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,竟然还有人!

    顾景行早已经换好了衣服,他现在,正一脸严肃地和秘书说这些什么。

    看见安夏走出来,秘书一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“抱歉!我……我只是想说,衣服洗好了。”安夏飞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了她一眼,“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不辛苦。”安夏拼命摇着头。

    顾景行笑了:“洗衣服不辛苦,接下来,可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这……这是什么意思啊。

    安夏麻木地转头,看着那个同样惊呆了秘书。

    “你误会了,顾总他不是那个意思。”安夏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先出去。我接下来有点忙。”顾景行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顾总。”秘书飞快地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喂,等等,他真的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安夏无力地解释着,回答她的,是砰一声,关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顾总!”安夏有些暴躁地挠了挠头发;“你能不能,不要再说这种令人误会的话了,对你来说,这可能就是一个乐子,可是,我只是一个小人物,我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安夏正说着,顾景行简单地检查了一下衣服,然后说道:“你水洗了,这套衣服被毁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啥?”安夏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她,认真地说道:“你看这里,有个标签,禁止水洗。这种衣服十分精贵,过了水,版型就没有那么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对不起,我没注意!”安夏赶忙说道:“要不,我新赔你一套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顾景行的嘴角露出来一个笑容:“一百万。从你以后工资里扣。”

    安夏傻了;“多……多少钱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