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章 我比你好看
    顾景行看着安夏,好心地重复了一遍:“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安夏感觉自己的脑袋都在发疼,她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这……这么贵?”

    “怕我讹诈你么?我可以提供发票。”顾景行十分贴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相信顾总。”安夏苦着一张脸,心里把推她的邹星琪骂了一百遍一千遍。

    一百万啊!就她一个小透明,得要多久才能还上。

    “还有问题吗?”顾景行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安夏哪敢说有,但她的心里,早就苦的跟吃了黄连一样。

    “很好,下午还有课,你就先走。”顾景行说道。

    安夏乖巧应了下来:“那我就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点了点头,然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;“今天跟你一起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邹星琪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挑眉:“需要我帮忙解决吗?”

    安夏愣了一下,很快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邹星琪的那些小把戏,如何瞒得过顾景行。

    顾景行怕是早就对一切了然于心。

    但安夏还是说道:“不用了,我想,这点小问题,我可以自己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顾景行也没有强求:“需要我帮忙的时候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安夏刚要摇头,突然,她想起了什么,双目亮晶晶地说道:“还真有那么……一点点小事,需要顾总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十分钟后。

    安夏离开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门刚刚关上,安夏就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,总觉得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到底是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安夏用力敲了一下自己的头,突然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他把衣服交给自己之前,就应该知道衣服不能水洗啊。可他那时候没有说,非等自己洗完之后,才告诉自己这一点,还让自己欠了他一百万。

    他有没有可能……是故意的啊?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从脑海里闪过,安夏就迅速摇了摇头,不,不可能的。顾景行这么大的家业,还能苦心孤诣骗自己一百万?

    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都是邹星琪!

    想起邹星琪那一推,安夏的眸中,不由闪过了一丝寒光。

    她和邹星琪无冤无仇,她却故意接近自己,还这么害自己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,自己能欠下顾景行这么一笔巨款吗。

    安夏越想越生气,气势汹汹地就往上课的教室走。

    下午的课程还没有正式开始,练习生们三三两两地凑在一起,随意地说着话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。门,突然被打开。

    安夏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邹星琪原本正和别人说着话,看见安夏,她的心头跳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脸上很快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小夏,你可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过一样,走过去拉安夏的手。

    安夏不着痕迹地往旁边靠了靠,避开了邹星琪的手。

    邹星琪愣了一下,脸上露出了一个有些委屈的神情:“小夏,怎么了?你还在怪我吗?我中午只是手滑了一下,真的不是故意的呀。而且,你也因此被顾总带走了,这是大好事啊。对了,你弄脏了顾总的衣服,顾总没有责怪你?”

    在邹星琪的宣传下,练习生们都已经知道了安夏被顾景行带走的事情,这会,众人纷纷看向安夏,眼中充满了妒忌和警惕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是被责怪的样子吗?”安夏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邹星琪热情地又想去拉安夏的手。

    安夏面无表情,再次避开了她。

    邹星琪的脸上就有些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有人忍不住阴阳怪气地说道:“星琪,人家现在跟顾总都扯上关系了,哪里还看得上我们啊,你就别热脸贴冷屁股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。小夏不是这种人。”邹星琪十分愤怒的样子:“小夏才不会因为得了顾总的青眼就疏远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切。你看她像是要理你的意思吗?”那人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也不知道她有什么好得意的。故意弄脏了顾总的衣服,顾总不过是好心好意不跟你计较,还真以为自己能飞上枝头了?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顾总这样的,最多就是玩玩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恬不知耻,不知道嘚瑟个什么劲。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讥讽着,但顾景行身份太贵重,这些人就算讥讽着安夏,话语中,也难免带着丝丝醋意。

    哎,如果被顾总带走的人,是她们就好了。

    安夏看着一张张因为妒忌而显得有些扭曲的脸,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:“啧啧啧,这一屋子,可真是酸死人了。虽然顾总和我并没有发生什么,但是话又说回来了,人顾总就算想要玩玩,最低档次,也得长得跟我一样好看?像你们这样的,哪怕脱光了,人家也硬不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安夏……你,你恬不知耻。”一个女练习生,愤怒地看着安夏。

    安夏微笑:“我比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自甘下贱。”另一人说道。

    安夏挖了挖耳朵:“我比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卑鄙无耻。”

    安夏眨了眨眼睛:“我比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她就这么一句话,硬是把所有人都噎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个狐狸精。”一人颤抖着说道。

    安夏笑了:“谢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是一群人在对抗安夏一个人,可安夏娇娇媚媚地站在那里,却站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,根本没有在怕的。

    “小夏。”邹星琪的目光闪了闪:“就要上课了,你没来得及买笔记本和笔。我借你。”

    安夏笑的眼睛弯弯:“不用了。顾总送我了呢。”

    安夏从包里拿出笔记本和钢笔,故意在邹星琪面前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临走前,特意问顾景行要了这个。

    呵。这个邹星琪,之前推自己,是想要害自己。结果,自己不但没倒霉,顾景行还送了她笔记本和钢笔。

    这个小婊砸,肯定气死了。

    看着邹星琪那强忍着后悔的面容,安夏这才舒出了一口气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这张大旗还挺好扯的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舒服。

    炫耀完一波,安夏懒得和邹星琪废话,她看了一圈,屁颠屁颠坐到了苏青身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