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章 碾压
    刘成芳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一组组表演,这会,她却微微坐直了身体。&9733;&39318;&21457;&36861;&20070;&24110;&9733;

    这个安夏,有些意思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刘成芳饶有兴致地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开始了。

    苏青深吸了一口气,迅速进入了剧情。

    “陛下。”她低声说道:“太子这段时间,动作颇多。陛下就这般听之任之吗?”

    安夏笑了笑,自然地坐在道具椅子上。

    她虚空翻动着,仿佛她的面前,有着一大堆奏折。

    “是啊,动作颇多。”安夏淡淡地说道,眸中有着一种掌控一切的自信:“昨天晚上,他开了个宴会,你猜,来的都有些什么人?”

    苏青没有说话,只是一脸疑惑地看着安夏。

    “凤阁楼侍郎张柬之,左羽林将军敬晖……”这里足足有七八个名字。

    十分难记,前面表演的人,都是只能说出一两个名字,然后草草带过其他人。

    安夏却不急不缓,用一种从容的姿态,将台词,完完整整地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来了这么多人。显儿如今的面子,可比朕还要大了。”安夏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之前邹星琪表演的时候,到这里,露出了一个有些愤怒的神情。

    而安夏从头到尾都只是无悲无喜,淡淡的话语中,带出一丝绝对的自信来。

    安夏的演技……有点出乎意料啊。

    邹星琪莫名地有些慌乱了起来。难道,她真要输?

    其他人,只觉得安夏的演技不错,可正和安夏对着戏的苏青,却不由心中一凛。

    这种平淡下的威势,竟然让她的心都有些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有些畏惧,但又忍不住试探:“那陛下就不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?”安夏笑了,她看向某个方向,眸底闪过一丝不屑:“先前,朕早有皇帝之实,只缺皇帝之名。女人摄政,虽然稀少,但并非不存在。只要朕一日不正式称帝,那些臣子,就一日有块遮羞布。但朕偏偏要扯掉这块遮羞布。以前从未有过女人当皇帝,可谁说,朕就不能?朕偏偏就要即位,偏偏就要称帝,偏偏就要那些人好好看看,到底女人能不能当好一个皇帝。这些年,无数攻击,一波接一波,朕可曾怕过?”

    眼看着安夏从容地表演着,邹星琪的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这样一长段话,区区五分钟时间,安夏竟然真的背诵了下来?而且,她还不是简单的背诵,这种帝王的不屑和自信,在话语中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她……究竟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那太子那边……”苏青完全沉浸了进去,她问道。

    安夏弯了弯唇角,淡然说道:“这皇位,本就是要给他的,他若是觉得夺来的更安心些,那便随他去吧。”

    女王依旧自信,依旧可以掌控一切,可最后一刹那,她的眉眼中,终究是有了一丝疲倦。所有人都不信,她会交还皇位,所以,他们要政变,要来夺回去。她这些年威势太重,若是显儿能从她手里夺到皇位,也能积累一些威望,有利接下来的统治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哪怕知道一切的小动作,终究,还是随他去吧。

    短短一句话,却透露出了许许多多的未尽之意。

    表演到了这里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刘成芳一贯严厉的脸上,露出一个微不可察的笑容。

    安夏拉着苏青退了下来。

    邹星琪的脸色,苍白似纸。

    安夏竟然……呈现出了一个这么完整的表演。区区五分钟的准备时间而已。她,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邹星琪的手指拧在一起,心里烦躁地不得了。

    难道,她就这么输了?

    “这一次的表演。”刘成芳淡淡地说道:“第一名,安夏,苏青。”

    第一,真的是第一。

    虽然演完之后,苏青就有了预感,但这会,她还是忍不住露出了一个惊喜的神情。

    有了一个第一,起码,她不会太快被赶走了。

    报完第一,刘成芳直接合上了本子。

    “老师,剩下几组呢?”水珊儿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刘成芳挑了挑眉:“这样的表演,还想要分数?其他三组,并列最后。”

    众人顿时都讪讪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邹星琪的脸色更加难看了,原本,她以为自己好歹也有个第二。结果,竟是并列最后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课堂,就是刘成芳根据大家的表现进行讲解。

    刘成芳为人严肃,之前是很少夸人的,但是这一堂课,她却破天荒地表演了安夏好几次,还让大家跟安夏学习。

    邹星琪死死咬住下唇,恨得差点咬破嘴唇。

    一下课,安夏就凑到了邹星琪旁边:“赌局,你还没有忘吧?”

    邹星琪的脸色有些难看,但开始勉强说道:“小夏,那不过是个玩笑,你怎么还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要耍赖了?”安夏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邹星琪的目光闪了闪:“本来就是个玩笑。是你太认真了。”

    她就不履行赌约,安夏能拿她怎么办?

    “邹星琪,要是输的人是小夏,你也会说,这是个玩笑?”苏青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会了。”邹星琪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够不要脸的。”苏青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安夏却笑了:“本来拿了这五万块钱,我是打算请大家吃大餐的。既然邹星琪不肯给,那就算了,哎。”

    原本,其他人都是事不关己地听着,一听安夏说这钱是要请大家吃饭的,大家就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星琪,这赌约,我们大家都听着的,愿赌可要服输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想要赖账吧?五万块都拿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家里条件不是不错吗?不至于这么小气吧。”

    淘汰制度的练习生,哪有什么真正的友情,之前这些人着邹星琪怼安夏,无非是觉得安夏的长相,太有威胁性。

    现在,安夏展现出了她恐怖的演技后,大家反而有点绝望了。这样的演技,跟她们,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。

    可以说,不管有没有后台,安夏这第一的位置,恐怕是坐稳了。

    她们这些人能争的,就只有两个席位了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邹星琪的威胁,就凸显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的长相过关,演技在她们中间也一直是第一第二。

    比起安夏,邹星琪,才是她们真正需要去竞争的对象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众人倒是开始隐隐着安夏了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大家的变化这么大。邹星琪在叽叽喳喳的声音中,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:“五万就五万,你加我微信,我转你钱。”

    她的家境不错,但也不是豪富。五万块,她不是拿不出来,只是因为一个赌约,就送出去五万块,心痛是免不了的。

    可如今大家都着安夏,她如果想要继续混下去,不拿也是不可能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