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2章 坏了
    安夏拉了拉苏青的袖子,示意她坐下来,然后才笑眯眯地说道:“我无所谓。&9733;&39318;&21457;&36861;&20070;&24110;&9733;我本来,就没想过除了第一以外的其他位置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语气平淡,却自有一种由内而外的自信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定了。”刘成芳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,直接就把这件事情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上午的课程,仍然是偏向理论课。

    和昨天不同,刘成芳没有再刻意无视安夏,也会偶尔点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上午结束,苏青忍不住低声说道:“小夏,这一定是邹星琪给你使绊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安夏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不过是次次第一而已,这个挑战,她接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。”苏青还是有些忧虑:“我们训练的结果,都由刘老师一个人决定。刘老师好像对你有些意见,万一她不给你过关怎么办?”

    苏青觉得,次次第一这个要求实在是太为难人了,刘成芳有点故意为难安夏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,只要实力足够,刘老师也不会做的太明显的。”安夏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苏青见此,也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夏。”邹星琪一脸忧虑地走了过来:“对不起啊,我昨天只是随口一提,没想到,刘老师竟然真的放在心上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斜了她一眼:“没关系,保持第一而已,又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语气云淡风轻,邹星琪的脸色微微难看,她故意说道:“小夏,虽然你昨天演的很好,但是,你可别看不起大家哦,大家都在努力,第一的位置,谁都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她直接说安夏看不起大家,想要激起大家对安夏的妒忌之心。

    安夏笑了笑:“你们都是新人,就算参加了培训,也不过是努力了半个月,我之前到处当群演,可是努力过好几年了。如果我这都拿不到第一,那天赋也就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把自己的演技,归功于长期的努力,这让人听的人感觉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“而且,我这几年对演技,也有些小心得,大家有空的话,我可以私下给你们讲讲哦。”安夏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吗?小夏,那我可一定要跟你请教一下了。”水珊儿眼睛发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了。”安夏笑了笑。

    众人不由都有些高兴地围到了安夏身边。

    邹星琪看着众星捧月的安夏,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她的挑拨,就这么被安夏破解了?

    这女人,仿佛是生来就和她作对的。

    说好有空安夏给大家分享经验,大家就约着准备去食堂了。

    “苏青,我们走吧。”安夏挽住苏青的手。

    “小夏,我们也一起吃吧。”邹星琪已经镇定了下来,自然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安夏斜了邹星琪一眼。

    都这样了,邹星琪竟然还不放弃?

    安夏笑了笑,说道:“不了,你太能吃了,我可不敢和你一起。要不然,你肠胃不好,吃了的是都吐了,也长不胖。我可不想长胖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拉着苏青的手走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,却还在沉吟着安夏的话。

    说起长胖,之前陆瑶……好像就是因为长胖出局的吧?

    当时,邹星琪和陆瑶吃的一样多,但却没胖。

    大家一开始以为是体质原因,可是安夏刚刚的话,好像有言外之意啊。

    肠胃不好,吃了的都吐了?

    邹星琪把吃下去的东西都吐了?

    这才是她没长胖的原因。

    那陆瑶的出局,根本就不是意外,而是……

    一时间,众人看向邹星琪的眼神都戒备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连和邹星琪一直走的比较近的水珊儿,也不由离邹星琪远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珊儿……”邹星琪开口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水珊儿却赶忙拉着另一个人,逃跑一样地去了食堂。她想起来,邹星琪一直也在劝她多吃东西。然而陆瑶的例子在前,她一直比较克制,要不然,她岂不就是第二个陆瑶?

    可怕可怕,邹星琪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练习生们纷纷离开了,只留下邹星琪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训练室中。

    邹星琪的拳头,紧了又松,松了又紧!

    她不担心陆瑶的事情曝光。

    反正,没有人有证据她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其他人戒备她,她也不怎么在意。反正,她是注定要大红大火的,这些人,迟早会被她踩在脚下,本就不配当她的朋友。

    可是!

    安夏来了,这才一天多,自己的境遇,就从以前的众星捧月,落到了这个下场。

    这种强烈的屈辱感和不确定感,让邹星琪不由有些不安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这个女人,仿佛生来就是来克她的。

    不行,她必须早点把安夏赶走。

    寂静的训练室中,邹星琪的眸光明明暗暗,怨毒不已。

    简单地吃了午饭,安夏想起昨天顾景行的微信,她还得把钢笔还给顾景行呢。

    安夏找顾景行的秘打听了一下,得知顾景行中午外出和客户吃饭去了,现在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那她,可以不用面对顾景行了?

    安夏顿时高高兴兴地把钢笔交到秘处,让秘忙转交一下。

    用完午餐,顾景行回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一眼,就看见了办公桌上的那只钢笔。

    这是,他借给安夏的那一支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目光顿时明灭不定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女人,竟然自己不来还。

    顾景行面无表情地拿过钢笔,然后打开笔盖,淡定地弄断了钢笔的笔尖。

    然后,他打了一个电话,让安夏来一趟办公室。

    没一会,敲门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板着一张脸;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顾总。”安夏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: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安夏,那只钢笔,还给我之前,你检查过吗?”顾景行严厉地问道。

    安夏懵了一下:“检查?昨天下午我收起笔的时候,它还是好好的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