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章 醉酒
    福伯深吸了一口气,决定自家不争气的少爷。本↘↘首↘发↘↘zhuishubang/

    “小夏啊。”福伯露出一个愁眉苦脸的神情:“我也知道,我们家少爷虽然长得好看,但是他性子沉闷,又不会说话,不是一个好对象。少爷这几年,也可怜啊。家里人不停逼婚,少爷他找不到女朋友,这些年,都不敢回家啊。去年,他过年鼓起勇气回去了一趟,结果,直接被夫人拿着擀面杖赶了出来啊,少爷这遭遇,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……”

    福伯说着,安夏听得一脸惊奇。

    顾景行,竟然被逼婚?

    额……可见天底下的父母,总有些共通之处的。

    她正听的津津有味的,顾景行冷漠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福伯,你说什么这么开心。”

    福伯的话语戛然而止,他站起来,一脸冷静地说道:“小夏,我去你收拾一下房间。”

    然后,他就用一种和他年纪绝不相符的矫健身姿,迅速消失了。

    安夏一脸尴尬地看着顾景行,紧紧抿住唇。

    顾景行无奈地看了她一眼:“想笑你就笑吧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安夏笑了一声,又迅速收住:“没有,我一点都没有想笑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安夏咳嗽了两声,忍不住问道:“顾总,你真的被逼婚啊?”

    顾景行静静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安夏迅速怂了;“我去福伯收拾房间。”

    她也想偷溜,但她经过顾景行身边的时候,却被顾景行一把拉住了。

    “顾总。”安夏有些心虚的看着他:“今天晚上听到的话,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的,我保证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安夏更心虚了。

    她好像是听了一些不能听的东西,但是,顾景行总不至于杀人灭口的吧?

    良久,寂静的大厅中,响起一声轻叹。

    顾景行无奈地说道:“我的母亲,逼婚,确实,比较疯狂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眼睛腾的一下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好像不该听,但她有些忍不住啊。

    “想听?”顾景行挑眉。

    安夏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了一眼沙发的位置。

    安夏屁颠屁颠过去,给他放好靠枕,倒好茶,一脸狗腿地说道:“顾总,好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坐了下来,安夏迅速把茶水递到了他的嘴边。

    顾景行润了润嗓子,慢悠悠地说道:“我刚刚毕业那会,我母亲,就开始了疯狂的逼婚。我有阵子没办法,还被逼着去相了好几次亲。”

    “第一次,跟我相亲的那个人,每句话的末尾,都要加一个语气词,还喜欢用叠词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棒棒呀。这是怎么做到的呢?这菜菜真好吃丫!”

    顾景行面无表情地模仿着,安夏狂笑了一声,然后忍不住拆开了一包瓜子吃着。

    “然后,就是第二个。那人是传说中的名门淑女。到了餐馆,她擦了三遍椅子才坐下去。杯子和碗就更夸张,我稍微数了数,大概也就洗了十几次吧。反正那一次,我就光顾着看她忙活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神情无奈,安夏忍不住又笑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,顾景行讲的事情,肯定有夸张的成分。可是,听着一个远在天边的人,跟她聊着逼婚这种接地气的话题,安夏突然间觉得,顾景行,仿佛也不是她想象中的那般不识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他也是寻常人,也会有寻常人的烦恼。

    褪去顾景行的光环,她第一次发现,她眼前这个人,是如此真切地存在着。

    这一个晚上,顾景行和安夏聊了些相亲的趣事,又说起一些顾夫人逼婚的妙招。安夏听得笑声不断,几乎忘记了,几个小时之间,面对着眼前这个人,她还是小心恭谨的状态。

    到了后来,安夏也会说上一些,卸下了所有防备的她,看起来亮亮的甜甜的,像是一颗美味的巧克力球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她,目光越来越深邃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啊,你妈妈给你找的对象,还算是精心挑选过了,我那个爸爸才是夸张,他……”安夏一边说着,微微有些口渴。

    茶水没了,看着桌上的一瓶饮料,她打开就喝了一小半。

    “陈勇之前,还有好几次相亲。有一次,他……”安夏正说着,突然,她揉了揉脑袋,低声嘟囔了起来:“我又没有喝酒,怎么感觉有点醉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从小不能喝酒,属于一沾就倒的类型。所以,她基本不会去碰酒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了一眼那瓶饮料,上面写着:酒精含量06。

    对常人来说,这点量是不会醉的,可安夏,似乎尤其喝不了酒。

    顾景行把她手里的饮料拿过来,开口正要解释,安夏突然两手托腮,亮晶晶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酒意让她的面庞上沾染上了一丝红润,眸子晶亮地仿佛要滴出水来,娇艳地恍若清晨刚刚盛开的玫瑰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嗓子,突然有些干涩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安夏笑意盈盈地看着顾景行,突然说道:“你长得真好看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着,她还凑了过来,伸手轻轻戳了戳顾景行的面颊。

    顾景行不动声色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戳改为了摸。

    安夏柔嫩的小手,在顾景行的脸上,摸过来摸过去,仿佛终于找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,玩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她靠的极近,身上还带着好闻的香水气息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声音微微嘶哑了起来:“安夏,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摸一摸嘛。别小气。”安夏嘟囔起了嘴巴,有些不高兴的样子:“顾景行,说,你凭什么长得这么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顾景行强行克制着自己。

    安夏泄愤一样地在他脸上捏了一下;“要不是你长得这么好看,我就不用这么纠结了。”

    “纠结什么?”顾景行声音低沉,充满了蛊惑。

    安夏眸子灿亮如繁星:“纠结要不要推倒你啊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