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章 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
    安夏顺着他的衬衫领口向下一看,瞬间口水都要出来了。免-费-首-发→【】

    因为是在家里,顾景行的穿着很随意,棉质的衬衫,最上面的几颗纽扣是开着的,露出了他好看的锁骨。

    现在,顾景行正拉着她的手,放在这锁骨上。

    安夏咽了咽口水,然后,仿佛被蛊惑一般,她的手越来越下,摸上了顾景行精壮的胸膛。

    嘤嘤嘤。

    这肌肉果然是很好摸,又结实,又光滑。

    如果能咬上一口就好了。

    酒精侵蚀了安夏的理智,她想到就做,一把就撕开了顾景行的衣服,几颗小牙齿,随即蹭了上去。

    顾景行不由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安夏在他的胸口留下一个小小的牙印,然后,有些不满地嘟囔了起来:“太滑了,不好咬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顾景行挑眉,声音中仿佛在努力忍耐着什么:“有好咬的地方,我们回房去看看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安夏眨了眨眼睛:“真的吗?你没有骗我?”

    她的眸子,纯洁无瑕,仿佛初生的婴儿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火苗,又是猛地一蹿。

    要命了。

    喝酒之后的安夏,竟然会是这副样子。

    以后,在外的场合,绝对不能让安夏碰一滴酒。

    但是在家里的话……

    倒是可以多摆上几瓶酒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顾景行心里荡漾,神情却十分诚恳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安夏想了一下,点头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低笑了一声,将她抱到了客房。

    刚进房,安夏就急急忙忙地要找好咬的地方。

    顾景行开了个手机摄像在旁边拍着。

    安夏扑过来的时候,他强忍着冲动,推开了安夏;“小夏,你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醉,顾景行,我要吃了你。”安夏有些不满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顾景行很为难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我就是要吃了你。”安夏粗鲁地撕开他的衬衫。

    顾景行又作势抗拒了几下,然后才关掉了录像,最后“迫不得已”地从了安夏。

    一夜荒唐。

    安夏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下意识就揉了揉太阳穴,她昨晚这是干什么了,头也太疼了吧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缓解了一些,安夏手撑着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刚刚坐起来,薄被滑下,露出她赤果着的身体。

    安夏的脑袋还有些迟钝,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,这才忍不住尖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她人在哪里?

    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她为什么没有穿衣服?

    安夏只恍惚记得,她昨天,是跟着顾景行回了家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聊了会天,再然后,安夏的记忆中,就完全是一片空白了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不,不会吧。

    安夏僵硬地转了转头。

    看见旁边的位置是空荡荡的,她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然而,她那道气,还没有松出口。

    顾景行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袍,从洗漱间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。”顾景行十分自然地和她打了个招呼。

    顾景行这太过淡定的态度,让安夏愣了几秒钟,才有些慌乱地拿起被子,挡住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顾景行挑了挑眉:“遮什么,你身上有哪里是我没有看过的?”

    安夏顿时羞耻地面颊通红,她强撑着镇定说道:“顾总!昨天晚上,我们发生了什么吗?

    虽然心里已经有了数,但安夏还是抱着一种万一的指望,眼巴巴地看着顾景行,希望能够听到否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顾景行没有回答,只是眉头一挑,依靠门边。

    慵懒魅惑,美色惊人。

    安夏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,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:“我……我昨天晚上好像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叹了一口气,有些苦恼地样子:“的确是喝醉了。那不过是一点酒精饮料,小孩子都喝不醉,没想到你的酒量这么差。”

    安夏往被子里缩了缩,弱弱地说道:“我从小喝不了酒。顾总,你把我扔客房,让我自己睡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看了她一眼,再度叹了一口气:“我倒是想。”

    恩?

    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安夏突然有一种,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顾景行紧接着说道:“你喝醉了,我刚想把你抱到客房。你就拉着我不肯放手,扑过来就要脱我的衣服,还蹭到我身上咬个不停。”

    安夏;“……!!!”

    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顾景行就贴心地拿出了手机:“怕你不信,我还特意拍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打开视频。

    安夏就看见视频中的自己,满脸通红,八爪章鱼一样缠绕在顾景行身上。

    顾景行要走,她还不让。

    非要把手伸到顾景行衣服里摸个不停,光摸还不够,她还上牙去咬。

    这场面,香艳地让安夏都有些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顾景行没拍多久,证明了他是被动的之后,他就把手机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志力还算可以,但我,毕竟也是个男人。”顾景行看着安夏,神情中颇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安夏瞬间想死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昨天晚上,不仅喝醉了,而且还借酒发疯,强了顾景行?

    看着顾景行此刻,强撑着镇定的样子。

    安夏瞬间有一种逼良为昌的不安感觉。

    安夏有些不安地动了动:“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额,睡完来了这么一句,好像有点渣渣的。

    安夏正纠结着,顾景行挑了挑眉:“所以,你是吃干抹净就不想负责了?”

    “负责?”安夏有些艰难地咽了咽口水:“顾总,很抱歉不小心睡了你。可是,我现在真的没钱可以给你了。要不,我再给你打个欠条?”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这女人,睡了他,唯一想到的事情,就是要给钱?

    顾景行的脸色实在是有些难看,安夏不安地抓了抓被子:“你别生气了。我知道是我不对,不该强迫你。可是,我现在真的没钱。要不,等我拍了戏,送你一个礼物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