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2章 关你屁事
    “小夏。首发&119;ww&122;&104;&117;&105;&115;&104;&117;&98;&97;&110;&103;&109;”福伯笑眯眯地端上了牛奶和点心:“来,吃些点心。”

    安夏乖巧地拿起牛奶喝了一口,然后一脸茫然地说道:“福伯,我这就和顾总领证啦?”

    福伯顿时笑眯了眼睛:“叫什么顾总,你要改口叫名字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脸腾的一红。

    她没说她和顾景行是假结婚,合同上规定不让说。

    不过,安夏也没有多做纠结。反正三个月后,福伯就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安夏又喝了一口牛奶,有些不自在地说道:“福伯,顾总……”

    福伯炯炯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e……

    安夏只能改口:“景行。景行他身边,就真的没有过其他女人?”

    福伯的目光闪了闪,眼神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安夏没有发现,只是等着福伯的答案。

    福伯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小夏。你不要多想了,少爷虽然身份贵重,但这些年来,他不是私生活混乱的人。这些年,他只有你一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也不算是骗小夏。

    当年的那个女孩,已经死在了那场灾难中。

    少爷,也已经将那段时光,那个人,彻底忘记。

    自从那以后,安夏确实是第一个离少爷这么近的女人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说谎。

    福伯说的认真。

    安夏不知为何有些脸红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他们只是假结婚,这段短暂的婚姻,也只是为了应付顾景行的家里人而存在。

    可得知,顾景行这些年,只有她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安夏的心中,还是微微有了一丝旖旎的情绪。

    福伯笑了笑,不动声色转移了话题:“少爷结婚了,今年总算是可以回家了。这是一件大好事,小夏,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?”

    婚礼?

    安夏尴尬地笑了笑:“不用婚礼的,领证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婚姻只有三个月,哪里需要什么婚礼。

    福伯顿时皱了皱眉头:“这是少爷说的?他也太不像话了,女孩子哪有不需要婚礼的。你等着,等他回来,我你跟他好好说说,你们的婚礼,不仅要办,而且还要大办特办。对了,小夏,现在这里是你家了,你看看喜欢什么样的风格,我叫人重新装修一下,保证让你住的舒舒服服……”

    福伯展现出了十二分的热情。

    安夏有些心虚,她轻咳了一声:“福伯,一切,就等年后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等过完年,离三个月的期限,也就不远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她和顾景行都离婚了,自然也没有之后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也是。年前时间短暂,有点折腾不过来。”福伯想了想,认可了安夏的想法,他旋即又一脸八卦地问道:“小夏,我们少爷,是怎么求婚的?你怎么这么快就答应了他。”

    怎么求婚的?

    安夏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当时什么情况来着。

    真结婚还是假结婚。顾景行让她二选一,她选择了……

    当时的情况,被顾景行步步紧逼着,安夏没觉得这两个选项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可事后一回想,安夏总觉得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卧槽。

    为什么她只能选择真结婚或者假结婚。

    她就不能选择,不结婚吗?

    安夏呆若木鸡地坐在沙发上,突然觉得,自己当时可能是中了脑残喷雾。

    “小夏,怎么了?”福伯有些奇怪地看着安夏。

    安夏的嘴角挤出了一个笑容,握着杯子的手都有些抖:“没……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她的脑海中出现了一副画面。她是一只被放在温水中煮着的小白兔,茫然地被煮熟,然后,被大灰狼一口吃掉。

    额,这画面太美,安夏不由哆嗦了一下,赶快将这画面甩出脑海。

    唔,想多了,她绝对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找她结婚,就是为了应付逼婚,绝对没有其他意思。

    “小夏……”安夏的脸色变来变去,福伯看着奇怪,他正要再问。

    安夏蹭的一下站了起来:“福伯,我……我去公司上课了。再见!”

    她可不敢再胡思乱想下去了,还是去上课安稳。

    “诶诶?少爷说给你请假了啊……少夫人,这里离公司远,你等我给你安排车啊。”福伯还在背后喊着呢,安夏的身影已经刷的一下不见了。

    福伯赶忙打电话安排了司机送安夏去公司,然后,他眨了眨眼睛,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。

    啧啧啧,少爷刚去公司,小夏就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小两口,可真是甜蜜啊。

    福伯愉悦地哼了几句小曲,然后交代厨房去做午饭。

    天下集团食堂的伙食也不错,但和家里的还是不能比,等午饭做好了,回头他亲自给少爷和少夫人送过去,反正他一天天闲得很。

    不过,少爷和少夫人都成婚了,估计很快,他们就会有孩子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自己忙照看着小少爷小小姐,生活就要忙碌起来了。

    福伯越想越是美滋滋,嘴角都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到了。”司机停好车,朝着安夏露出一个讨好的神情。

    少夫人……

    听着这个称呼,安夏微微有些别扭。

    合同上说好不对外界说明两人的关系,但是,顾景行身边贴身照顾的人,还是都知道的。

    安夏强忍住不适应的感觉,说了声谢谢,就下了车。

    “小夏。”安夏刚下车,一道意味不明的声音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一转头,就看见邹星琪目光闪动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。”安夏皱了皱眉头,毫不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会都11点了,邹星琪应该在上课才对。

    邹星琪笑着走了过来:“我昨天吃坏了肚子,去了趟医院,就迟了点。先不说我,小夏,刚刚送你来的人,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?”安夏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邹星琪弯了弯唇角:“这车子看起来,好像也还值些钱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安夏有些不耐烦。

    邹星琪眨了眨眼睛,却话锋一转:“昨天晚上,我看了一晚上柠檬杯的直播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安夏大步朝前走着,邹星琪却寸步不离地跟着,像是块甩不掉的狗皮膏药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顾总带你出席晚会,是为了让你出镜呢,结果,一整个晚上,我都没有看见你的脸。顾总好像根本没有想要提携你啊。”邹星琪笑眯眯地说道,等着看安夏被刺痛的表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