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6章 这里真热闹
    邹星琪看了福伯一眼,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当然知道。免-费-首-发→【】你们的关系,虽然藏得深,却瞒不过天下人的眼睛。”

    知道?

    福伯和安夏对视了一眼,微微都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福伯想得是,少爷和少夫人交代过,他们的关系,暂时要保密的。

    安夏想得是,她和顾景行隐婚的事情,难道曝光了?

    这,这不可能啊!

    安夏正惊疑不定的时候,邹星琪已经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这个什么福伯,根本不是你的长辈。他根本就是你新搭上的金主!”

    邹星琪气吞山河地说完,然后就盯着安夏,想要看到她惊慌失措,茫然四顾的样子。

    安夏茫然是茫然,却一点都不惊慌,相反还有些懵逼:“金……金主?”

    福伯是她的金主?她是不是耳朵出什么问题了。

    邹星琪皱了皱眉头,冷声说道:“你还装什么?围脖上都已经传遍了。有人向刘老师举报了你,安夏,你别想再隐瞒了。”

    围脖?

    正看着热闹的众人一听,赶忙打开了手机。

    刘成芳刚拿出手机,就看见了一堆的未接来电。

    她皱了皱眉头,先不管这些电话,打开围脖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自己也打开了围脖,她点开这些话题一看,简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
    自己和福伯?

    这都什么鬼。现代人的脑洞,都这么大的吗。

    还有谢洋,这人竟然还倒打一耙,也真是够不要脸的。

    安夏自己是觉得这些传言,十分可笑。

    可是当她抬头要解释,却撞见了众人有些鄙夷的目光时,这才惊觉。

    她以为是荒谬的传言,在有心人的传播下,赫然已经成为了某种现实。

    安夏的心里,顿时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是假的!”安夏开口解释:“我和福伯,怎么可能是这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福伯也是一脸紧张地说道:“对,都是假的!”

    真是夭寿啊。

    现在的人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自己就是给少夫人送个饭,怎么还能传出谣言来了?

    “哦?那你倒是说说看,你跟这个福伯,到底是什么关系。”邹星琪冷笑了一声,咄咄逼人地说道:“你们是在哪里认识的?他是什么身份?你每天坐他的车来公司,两人是不是已同居?你说啊,你倒是把这一切,都说清楚啊。”

    安夏被邹星琪逼的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:“我没有义务跟你解释这些。”

    邹星琪顿时露出了一个不屑的笑容:“你是不敢解释吧!明明就是金主,假装什么长辈啊?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不是这样的。”安夏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邹星琪斜了她一眼,老神在在地说道:“那你解释啊。”

    安夏瞬间有些无力。

    解释?

    她要怎么解释?

    解释福伯是顾景行家里的管家?

    解释其实和她同居的人,是顾景行?

    且不说说出来大家会不会相信,顾景行并不想公开他们的关系,她怎么敢乱说。

    可不说这些,她和福伯的关系,还真是有些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见安夏不说话了,邹星琪最终露出了一个胜利的神情:“说不出来了吧?”

    她转身看着刘成芳;“刘老师,热搜大家也都看到了。除了找金主之外,安夏还私下勾引谢影帝,曾经还勾引过自己的妹夫。这种品德败坏的人,如果真进了娱乐圈,肯定会败坏我们圈内的名声的。”

    刘成芳面无表情地看着安夏;“你有什么要解释的?”

    她的眸底,有一丝藏的极深的期盼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上课下来,她对安夏,已经有了改观,她甚至觉得安夏是个好苗子,甚至还想推荐一下自己手头的资源给安夏。

    可安夏如果真是这种人,那么,哪怕她的业务能力再好,刘成芳也不会用。

    “刘老师,小夏不是这种人。”苏青忍不住说道。

    刘成芳面不改色:“我没问你。让她自己说。”

    苏青顿时爱莫能助地看了一眼安夏。

    安夏抿着唇,认认真真地说道:“刘老师,我和福伯之间,就是晚辈和长辈的关系,并无其他。还有,谢洋所说的事情,也是无中生有。实际情况是,我那天跟着顾总去到柠檬奖现场,谢洋骚扰我,我拒绝了他。他这次,应该是恼羞成怒报复我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谢洋骚扰你?你脸可真大啊。”邹星琪忍不住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,谢洋要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啊,值当骚扰你吗?”其他人也忍不住纷纷说道。

    谢洋路人缘很好,就算是训练室中,都有不少他的小迷妹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,就是实话。”安夏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得了吧。谢洋是污蔑你,那之前,安晴亲口说被姐姐抢未婚夫,也是污蔑你了?”邹星琪嘲讽道:“安夏,承认吧,你就是这么一个烂女人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刘成芳。

    刘成芳皱着眉头,似乎在思考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其他训练生,除了苏青是一脸担忧,其他人的脸上,都是赤果果的不屑。

    没有人相信她。

    如果谢洋没有发声,这件事情,她或许还可以解释。

    可偏偏谢洋下场了。

    以谢洋的身份地位,和他多年以来经营出来的好口碑,所有人下意识地都会相信他的话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……果然是卑鄙无耻。

    自己以前,竟然还把他当男神。

    安夏气得浑身发抖,双手都紧紧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又一次,她体会到了跑龙套时候的那种绝望和渺小。

    她怎么说,怎么做,从来都不重要,不管她多努力,安华一句话,就可以夺去她的所有。

    现在,签约了新城,她本以为,自己得到一些掌控命运的机会了。可现实,却将她的幻想,狠狠击碎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