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0章 送我了
    安夏第一次在外人面前,主动对他表现出亲近的姿态。「首~发」

    顾景行的心情甚好,他斜了一眼秘:“不管什么事,晚点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秘赶忙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万一是很重要的事情呢?”安夏站起来,想要先行离开。

    顾景行却一把拉住了她的手:“无妨,什么事情都没有你重要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脸腾的一红,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秘。

    秘迅速低头,飞一样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安夏无力地看着门被关上,脸更红了。她偷偷瞥了一眼顾景行,想要把手抽出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却把她抓的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景……景行,现在人已经走了。我们不用再装恩爱了。”安夏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    顾景行不动声色:“恩爱这种事情,临时去装,会显得有些虚假。为了更真实一点,我们私下,也要培养一下感觉。”

    是……是这样吗?

    安夏有些茫茫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顾景行不由进一步举例:“就比如说你们演戏,总不能一下子就开始演。演之前,是不是要揣摩剧本,是不是要对戏,是不是要努力让自己沉浸进去?”

    顾景行举这个例子,安夏深有同感,不由点了点头。唔,顾景行说的,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眸底闪过一丝笑意,然后自然地握住了安夏的手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去哪儿?”安夏下意识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午我正好没事,我你请个假,然后去把你的行李,搬到顾家来。”顾景行自然而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搬行李……

    那,就是同居的节奏?

    安夏总觉得这个进度,跟坐了火箭一样,快的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一想到从此要和顾景行朝夕相处,她就有一种梦幻般的感觉。

    可今天,顾景行为了她,牺牲了这么多,如果她此刻拒绝,安夏真觉得自己就有些不知好歹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安夏乖巧地任由顾景行牵着她出去。

    两人这一路上走出来。走到哪里,迎来的都是一阵阵注目礼。

    安夏被看的窘迫地不行,有好几次,都想要把手抽出来,顾景行却安之若素地握紧她的手,有几次,还特意凑到她耳边来,亲昵地说些有的没的。

    这一路走过来,一道道视线,灼热地如同烈日一样。

    走出公司的时候,安夏的背上,都出了一层细细的薄汗。这种感觉,简直比让她跑三千米还要来的更疲倦。

    司机已经在门口等着,顾景行直接带着安夏,去她住的出租屋。

    安夏挽了挽袖子,准备开始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她打开衣柜,准备收拾衣服。

    顾景行瞥了一眼:“我已经让私人助理,根据你的尺寸,买了全新的衣服,你这些衣服,就不用带了。用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尺寸?”安夏震惊地看着顾景行;“你什么时候量的?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眼神,有些微妙地上下扫了一下安夏的全身。

    安夏的脸一红,顿时不敢问了。

    她强撑着镇定的表面,说道:“新衣服就不用了,我的衣服,够穿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两三百一件的衣服?”顾景行挑眉:“你现在的身份,法律上是顾景行的妻子,外人眼中,是顾景行的女友。不管是妻子还是女友,这样的衣服,都不太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……”安夏有些心塞。她突然觉得,公开这件事情,还真是挺麻烦的……从此以后,她不能只做自己,她还要做好顾景行的女人。

    顾景行补充道:“这些衣服也不会浪费,我会找人你收拾,然后捐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好吧。”安夏应了下来,

    衣服不用收拾了,她就去整理别的。

    然而,她每整理一样,顾景行就在旁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用带,家里有新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也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家里用得上这种折叠沙发吗?”

    被顾景行挑剔了一下午,最后,安夏只抱着一个小匣子,就算是收拾完毕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了一眼这个匣子。他不知道这里面装的是什么,可安夏将匣子抱的很紧,显然对它珍惜万分。

    车上。

    安夏的目光,时不时地放在匣子上,显得有些犹豫的样子。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;“这个匣子是别人送你的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安夏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眸光深邃了起来:“送你东西的人,对你来说,很重要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安夏毫不犹豫,再次点头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眸底,染上了一丝阴霾,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:“该不会是游铮远吧?”

    安夏眨了眨眼睛,一脸的莫名其妙:“游铮远?他送的东西,我早就扔光了。”

    警报解除,阴霾消失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神情舒缓了起来:“哦?那是谁送的?”

    安夏犹豫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是我妈妈。”

    妈妈?

    没有想到,会听到这样一个回答,顾景行不由愣住了。

    安夏低着头,让人看清不清楚她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,妈妈还没有失踪。我七岁生日的时候,妈妈偷偷送了我生日礼物。礼物,就是匣子中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眉眼一动,他看向这个略显得单薄的女人,心里弥漫上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

    安夏说着,打开了匣子。

    里面,是一块男士手表。

    这手表,并不算昂贵,款式,也是许多年前的款式,放到现在,显得老旧又鸡肋。

    “男士手表?”顾景行有些惊讶;“你妈妈怎么会送你一块男士手表?”

    安夏的脸,瞬间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的反应,有些奇怪。顾景行的眉眼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安夏低着头:“妈妈说,这块手表,她当年是买来,想要送给心爱的人的。但是她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。现在,她把这块手表交给我,如果有一天,我遇到了什么很喜欢很喜欢的人,就把手表送给他。”

    安夏话音刚落,顾景行突然把手表拿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顾景行拿下自己的手表,换上这块手表,嘴角泛起一丝淡淡的笑容。

    咦咦?

    安夏震惊了:“顾总……”

    顾景行斜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安夏迅速改口:“景行,这块手表不值钱的,配不上你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流行复古,我觉得挺好的。”顾景行从容说道,没有要摘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安夏捏捏诺诺想要说些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