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1章 找我解决
    顾景行是高兴了,安夏一直有些心塞塞的。&9733;&39318;&21457;&36861;&20070;&24110;&9733;

    话说,等三个月的合同期到了,等他们终止婚姻关系了,她问顾景行要回手表的话?他会给的么?

    应该会的……吧?

    安夏纠结着纠结着,就跟着顾景行到了顾家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见福伯,自然地甩了甩手腕。

    福伯茫然。

    顾景行皱眉,又甩了甩手腕。

    福伯恍然;“少爷,你手腕疼?我找人你揉揉?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脸,一下子黑了。

    他只能直接提醒:“你没发现,我换了块手表吗?”

    福伯这才明白过来,他看了一眼,说道:“少爷这块手表,很复古啊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嘴角,扬起一个淡淡的笑容:“好看吧?小夏送的。这是她妈妈留下来的东西,只能送给她最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完整听完这段话的安夏;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有一种想要钻地洞的感觉。

    福伯却很高兴:“哈哈,少爷和少夫人的感情,可真好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点头:“那是自然。毕竟,连母亲的东西,都送我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;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总,真的是你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顾景行跟别墅中每一个人,连扫地的阿姨都没有放过,一一跟他们讲述了这块手表的来历。

    知道听的人都发出了他们感情真好的感慨,顾景行才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顾景行看着这块手表,陷入到了沉思中。

    安夏一下午,已经窘地不能再窘,这会,她赶忙问道:“怎么样?是不是终于发现这块手表不太好看了?那不如就……”还给我吧!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顾景行已经一脸纠结地说道:“小夏,这手表防水吗?洗澡的时候,可以不拿下来吗?”

    安夏:“???”

    她很想问,顾总你是不是开玩笑那?

    偏偏顾景行的表情却认真无比,似乎这个问题,真的很重要。

    安夏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,但毕竟时间久了,我觉得,可能不太防水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顾景行思考了一下;“洗澡还是要拿下来。”

    安夏精神一振,她打算,等顾景行去洗澡了,她就偷偷把手表拿回来。顾景行要是再问她要,她就打死不给。毕竟顾景行炫耀手表的样子,真的是……太羞耻了!

    顾景行却直接往浴室走了。

    安夏下意识地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顾景行走到门口,顿了一下,转头看着安夏:“你要一起洗澡吗?”

    安夏脸一红:“没有!”

    “真遗憾。”顾景行挑了挑眉,然后慢悠悠地褪下手表。

    安夏眼睛一亮,伸手就要把手表接过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手腕却一转,直接把手表放到了洗漱台上,似笑非笑地看着安夏;“还是放在视线所及的位置,比较保险。”

    安夏:“……”

    随后,顾景行无情地关上了浴室的门,安夏有些崩溃地抓了抓头发。

    算了算了,这手表,是要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安夏垂头丧气,正要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她开了开门,又开了开门。

    门却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?”门口响起福伯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福伯,你开下门!”安夏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少爷说你跟他生气了,可能会溜到客房睡。所以,我直接把门反锁了。”福伯说道。

    安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安夏不出声,福伯就温声说道;“少夫人,你们都是夫妻了,夫妻哪有分房睡的。所谓夫妻吵架,床头打架床位和。你还是和少爷好好聊一聊。”

    “福伯,不是这样的,你先开门……”

    安夏正说着,福伯却已经一溜烟逃走了。

    安夏又敲了几下门,意识到自己果然是离不开了,这才有些郁闷地坐到了床边。

    浴室的隔音效果很好,几乎没有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可安夏很清楚地知道,顾景行正在里面洗澡。

    她的脑海中,不由自主,泛起了一个个脑补的画面。

    顾景行除了长得好看,他的身材,也是出人意料地好。

    完美地身材比例,脱衣有肉的胸膛,修长有力的大腿……

    这一切,都在流水下,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安夏几乎能看到水雾中,顾景行似笑非笑的神情。

    啊啊啊啊啊。

    安夏迅速伸手,捂住了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再想下去,她感觉自己要流鼻血了。

    浴室门口。

    顾景行穿好浴袍靠在那里,饶有兴致地看着安夏一会青,一会红的脸色。

    他迈开大长腿,漫不经心地走过去,开口说道:“今天的暖气,好像有点热。我还是换一件薄点的浴袍。”

    当着安夏的面,他解开浴袍腰间的带子,慢悠悠地褪下浴袍。

    安夏的视线,控制不住地粘了过去。

    上天作证,她本来真的没有想看的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但是……食色性也,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顾景行浅笑了一声,脱浴袍的动作,越发慢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眼睁睁地看着他脱下浴袍,露出精壮的上半身,然后是……

    安夏不敢再往下看,她腾的一下站了起来,用百里冲刺的速度,冲进了浴室中。

    她还是洗个澡,冷静冷静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,不由发出一声轻笑。

    安夏这个澡,洗了一个多小时,才脸蛋红红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坐在落地玻璃前的沙发上,悠然喝着红酒。

    看见安夏,他挑了挑眉:“我听说,80的女人,会在洗澡的时候,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情。剩下的20会唱歌。你知道她们唱的都是什么歌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歌?”安夏下意识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哦,看样子,你不属于那20……”顾景行的表情,意味深长:“难怪你洗了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安夏呆滞了一秒钟,脸蛋瞬间变成了火烧云。

    她结结巴巴地说道;“我……我没有!”

    顾景行低笑了一声,起身走到安夏身边,压低了声音:“以后若是有需求,不用自己解决,你可以找我。毕竟我们现在还在合同期,我不收你钱。这可是只对你一个人有效的承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