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67章 勾引计划
    刘成芳看了她一眼,淡淡地说道:“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垫底了。免-费-首-发→【】换言之,我已经给过你机会,是你一直没有好好把握。”

    邹星琪脸色一白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,今天就到这里。淘汰的三个人把学员卡交上来。明天可以不用来了,剩下的五个人,照常上课。”刘成芳说道。

    三个人没有办法,都把卡交了上去。

    曾柔和刘天伤心了一会,和要好的学员告了别,就收拾东西离开了。

    邹星琪却站在那里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就这么走了,可是不走,她又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。”安夏对着苏青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苏青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邹星琪猛然转身,神情狰狞:“安夏,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?我告诉你,我还没有输。”

    安夏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:“你神经病吧?见谁都咬?”

    “我发誓,你不会得意太久的。”邹星琪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安夏翻了个白眼,懒得理会邹星琪,拉着苏青就走了。

    她这般无视的态度,让邹星琪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事情,是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?

    明明,她才是她们班中最有潜质的一个,现在,她却早早就被淘汰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因为安夏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安夏,她会落到这个地步吗?

    而安夏之所以可以把她赶走,靠的,不还是顾景行吗?

    邹星琪现在完全不去想自己的原因,一心一意觉得,一切都是安夏害的。

    她是绝对不甘心就这么输了的,那她唯一的机会,就是搞定顾景行。只要顾景行喜欢她了,愿意护着她了,谁还能赶她走?

    她今天被淘汰了,学员卡也交上去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今天离开后,就再也无法进入天下集团的大厦了。

    连公司都无法进入,更不用说靠近顾景行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今天就是唯一的机会。

    邹星琪的目光闪了闪。

    刚刚,安夏是和苏青一起走的,顾景行有很大可能,还在公司里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她还有机会。

    邹星琪想起来,安夏入顾景行的眼,是因为,她不小心把菜汁泼到顾景行身上了,可见,顾景行可能就是喜欢这种冒失中带着点可爱的小白类型。

    确定了这一点,攻略起来,就很容易了。

    她安夏可以,自己难道不行?

    邹星琪的目光闪动着,飞快地定下了一个计划。

    晚上七点。

    顾景行刚刚开完一个会议,拿出手机看了看。

    吃土少女:我晚上在苏青家里住一晚,就不回来啦。

    不回来了?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,抬起他修长的手指,慢悠悠地写道:“没事,你好好玩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,他又发了一条过去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开完会,不知道怎么的,有些感冒。你不回来也好,省的被我传染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现在有点头晕,脑袋也有点痛。但是你不用担心,福伯会照顾我的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刚刚发完这两条,手机就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感冒了?”安夏的声音中,隐隐透着担忧。

    顾景行嘴角微扬,特意压低了声音,一副虚弱的样子:“没事,可能是空调吹太久了,不是很严重。你和朋友好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你讲话都讲不出来了,怎么不严重?你刚刚开完会?还在公司?我现在就过来。”安夏迅速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不用了……”顾景行的声音更虚了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,我马上到。”安夏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顾景行这才满意了,他淡定地收起手机,转身就看见助理一脸震惊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顾……顾总,你感冒了?”助理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吗?”顾景行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助理抖了一下:“没,没问题!”

    顾景行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下班吧。我在公司等下小夏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助理默默同情了一把被拿捏死死的安夏,然后迅速让总裁办的所有人下班。

    总裁办公室的这一层,很快就空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这空荡荡的一整层,嘴角浮现出一个微妙的笑容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,突然响起一声女子的惊呼声。

    怎么还有人?

    顾景行皱了皱眉头,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顾……顾总,你还在?”一道略带着惊喜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低头,就看见了摔倒在地上的邹星琪。

    注意到顾景行的视线,邹星琪低头,露出一个有些羞怯的神情:“顾总,不好意思啊,我不小心崴到脚了。”

    崴脚了?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,冷静地走到邹星琪面前,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顾景行越来越近,邹星琪的心脏,也越跳越快。

    等顾景行停了下来,她低着头,一脸沮丧地说道:“对不起,我真的是太不小心了。只是,我努力了这么久,今天还是被淘汰了。我实在太过伤心,才会摔倒的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她清凉的穿着,还有若隐若现的事业线,神情更加微妙了起来。

    邹星琪已经沉浸在表演中不可自拔,她抬眸,梨花带雨地看着顾景行;“但是,就算是被淘汰了,也是我自己实力不行,我不怪任何人。只是,我明天就要走了,走之后,就再也来不了公司了。我……我以为顾总你不在,所以才来了这里,想要最后看看顾总你工作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又自嘲地笑了笑:“我这样,是不是很傻?”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:“哦?那你为什么要来看看我工作的地方呢?”

    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的答案,邹星琪已经在心中排练了许多遍,她抬头,含情脉脉地看着顾景行;“因为,顾总你是我这辈子最仰慕的人。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靠你太近,我也不敢奢求这个。对我而言,只要能看看顾总你工作的地方,就已经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邹星琪很清楚地知道,什么样的女人,才是男人最喜欢的。

    她长得虽然没有安夏好看,但她能被选中到练习生中来,显然也是好看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