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5章 你生气了
    “你等一下。「首~发」”简甜冲着顾景行笑了笑,迅速凑到安夏耳边,压低声音:“小夏,不要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安夏也很想自己是在开玩笑,然而,迎着简甜期待的目光,她只能爱莫能助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简甜眸底期待的眼神,瞬间熄灭啊。

    妈呀,什么鬼啊。

    她刚刚是指着顾景行的鼻子在教育她吗?

    简甜出身大家族,从小到大,家里人就告诉她,有些人是万万不能惹的。

    而这个名单的榜首,赫然就是顾景行!

    传说中,顾景行心狠手辣,杀人都不眨眼。

    之前有一个和简家差不多的家族,得罪了他。人家挥一挥衣袖,隔天这家族就破产了啊。

    这证明,只要顾景行愿意,他分分钟也能搞垮简家。

    要是被爸妈知道她刚刚做的事情,她估计这辈子都不用回家了。

    简甜绝望地看了一眼安夏,眼神仿佛在说。

    你怎么会找了这么一尊祖宗当男朋友!

    安夏还给她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她最初知道那人是顾景行的时候,反应比简甜还要夸张。

    如今两人熟悉许多,她大多数时候面对顾景行,已经比较淡定了。但偶尔想起顾景行的身份,她还是有一种做梦一般的不真实感。

    简甜继续用眼神问安夏:我接下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安夏也回给她一个眼神:该怎么办怎么办。

    简甜忍不住心塞了。好吧,这闺蜜是指望不上了。

    那头,顾景行还神情认真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简甜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这个,顾先生,刚刚都是误会。我不是故意说你是……那个啥的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笑了笑,伸手自然地理了理安夏额前的碎发:“没关系。要不是因为这个,我也无法认识小夏,对我来说,这不是误会,而是上天给与的奇迹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毫不掩饰地表现着两人之间的亲昵,安夏微微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简甜看了,不由淡定了。

    看顾景行的样子,似乎没有要跟她算账的意思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商场杀神,也没有这么可怕嘛。

    秦倩倩看着顾景行看着安夏时的宠溺眼神,牙齿微微咬住了下唇。

    这个安夏,到底有哪里好的,值得景行哥哥这般容忍她?

    这一顿饭,除了秦倩倩心不在焉,其他人吃的都还算开心。

    吃完饭,安夏放下筷子:“小甜,你难得回来,我晚上去你那儿住吧,我们聊天到通宵!”

    简甜正要应下,突然,她感觉旁边有一道凌厉的视线。

    她迅速咳嗽了一声:“不了,我晚上先陪陪家里人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你们也两年没有见了。”安夏点了点头:“那我送你去到门口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安排司机。”顾景行淡定地说道,仿佛之前盯着简甜的人,不是她一样。

    “谢谢顾总。”简甜有些拘谨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倩倩,我给你哥打过电话了。我让司机先送你去你哥家,等他应酬完,就来陪你。”顾景行又对着秦倩倩说道。

    秦倩倩根本就不想走,可是她并没有拒绝的理由,只能恹恹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安排简甜和秦倩倩上了车,又交代了司机几句,就和安夏一起目送着她们离开。

    车门刚刚合上,简甜和秦倩倩相看两厌地给了对方一个白眼,然后就坐的远远的,谁也不理谁。

    车子都已经远地看不见了,安夏还在后面望着。

    顾景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:“这么舍不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都两年没有见了。”安夏依依不舍地说道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脸微黑,忍不住问道:“要是我们也两年没有见了,你也会这么想我?”

    “不会啊。”安夏下意识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和顾景行的羁绊,也只有这短暂的时间。两人要是分开了,她一定会努力忘记他,才不要像思念简甜一样思念他。

    安夏话音刚落,就感觉气氛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她的眼珠子转了转,就看见了顾景行漆黑如墨的眼眸。

    安夏心脏一跳,突然福至心灵:“我的意思是说!我们根本就不会那么长时间不见面!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顾景行的脸色迅速好转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了安夏这句话,他大度地决定放过简甜夺走安夏注意力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顾景行大方地说道:“也难怪你和她感情好。我看的出来,她也是真心为你着想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。”安夏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之前看,老是看到那种闺蜜为了一个男人反目成仇的桥段。我和小甜都对此嗤之以鼻,真的闺蜜之间,根本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顾景行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你就不担心简甜会打我的主意?”

    安夏看了看顾景行,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,我的条件不好吗?”顾景行挑眉。

    “你的条件当然很好。”安夏认真地说道:“不过,简甜喜欢的是男人。所谓男人,就是可以求的对象。你既然是我的男朋友了,就不再属于这个范畴了。反而更像是一种男女之间的第三性别。所以,你觉得她会不会对你感兴趣?”

    俗话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。

    但安夏从没想过要防简甜什么。她相信简甜,就如同简甜相信她样。

    虽然莫名其妙变成了一种第三性别,但是,从安夏的这番话中,他还是听出了两个女孩之间深厚的友谊。

    顾景行甚至有些酸溜溜地想,若是要安夏在他和简甜一定要选择一个,她会选择的,恐怕是简甜。

    月光下,说着这番话的安夏,话语自信而笃定。

    顾景行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安夏的头发。

    安夏什么时候,才能像相信简甜一样相信他?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,我的发型都乱了。”安夏嘟囔了一句。

    顾景行更加用力地揉了揉她的头发;“来,我们聊一聊白天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安夏眨了眨眼睛:“白天什么事情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