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7章 说几句话
    听见这声音,安夏下意识就有些不耐烦。&9733;&39318;&21457;&36861;&20070;&24110;&9733;

    怎么哪哪都有游铮远。

    她转身,面无表情地说道;“游铮远,看样子,你在鼎丰集团相当的可有可无啊。怎么,打算死赖在剧组不回去了?”

    游铮远仿佛没有听见她的嘲讽。

    他只是定定地看着安夏通红的手,再次说道:“为什么不用?”

    他的表情,好像有多么关心她似的。

    安夏越发烦躁了起来:“关你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游铮远的神情微凛:“你知不知道,我花了多少功夫,才拿到林医生的独门药方!安夏,哪怕你看我不爽,也不要和自己的手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姑娘,鸡蛋饼好了。”这时候,老板递过来一个鸡蛋饼。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。”安夏付了钱,接过鸡蛋饼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不想在这里和游铮远说这些有的没的。

    安夏一走,游铮远却毫不犹豫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?”寂静的湖边,安夏停了下来,有些恼怒地看着他:“注意你的身份,你现在是安晴的丈夫,你跟着我做什么?没事做的话,去陪着你家安晴,好吗?”

    安夏现在严重怀疑游铮远是个精分。

    在安晴面前,他用尽一切办法捧着安晴,踩着自己。

    安晴一不在,他就跑到自己面前一副献殷勤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有病,而且病得还不轻。

    游铮远挑了挑眉:“你终究还是在意我和安晴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安夏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:“没有,我只是单纯地嫌你烦。”

    安夏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厌恶,游铮远的心,微微刺痛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低声说道:“安夏,你就一点关心你的机会都不给我?哪怕,我只是以一个妹夫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安夏嘲讽地看着他:“以一个妹夫的身份?怎么,你要不要我把你表里不一的行为,都跟安晴讲一讲。你说,安晴知道你私下这么纠缠我,会不会气个半死?安华知道她受了委屈,这鼎丰集团,还会不会有你的份!”

    游铮远愣愣地看着安夏;“小夏,你以前从不会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以前你还是个人,现在你就个渣渣。”安夏有些不耐烦地说道。

    清晨,正是冬日最冷的时候。寒风凌冽,安夏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宾馆的房间。

    可游铮远一直跟着她,她又怕这么回去,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游铮远也是神经病,自己从头到尾就没给过他好脸,他却怎么赶都赶不走。

    安夏的不耐,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游铮远的心脏抽痛了一下,良久,他说道:“小夏,我跟你说几句话。听了这几句话之后,如果你还是恨我,从此,我不会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安夏有些警惕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听了不就知道了。”游铮远神情坦然:“还是说,你喜欢一直被我纠缠?”

    “就只是几句话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游铮远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那你说。”安夏冷淡地看着他:“不过你说完之后,记住你的承诺。我们两个,最好就老死不相往来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安晴肚子里的孩子,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安夏揉了揉耳朵,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游铮远看着她,坦然重复:“从头到尾,我都没有和安晴发生过关系。那天晚上,她给我下了药,然后爬上我的床。但实际上,我根本没有喝下那个药。”

    安夏感觉自己在听着某种天方夜谭:“那这个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游铮远的眸中闪过一丝冷漠的光芒:“她想给我喝的那个药,我给她喝了。然后,趁她神志不清,我找了其他男人和她发生了关系。等事完后,我才回房。再之后,就是那天早上你看见的那一幕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感觉自己的脑袋有点疼,她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半晌,才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游铮远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哪有人上赶着让自己喜当爹的的。游铮远是疯了吗?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游铮远的眸中,有那么一瞬间,闪过了一丝刺骨的恨意。

    这丝恨意,强烈地令安夏都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游铮远反应了过来,立刻收敛了神情;“我不是针对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安夏的心里有些慌。

    她隐隐感觉,有什么东西,即将要付出水面了。她不知道,自己能不能承受,这所谓的真相。

    游铮远垂了垂眼眸,淡淡地说道:“十年前,你的父亲安华,他为了拿下一个重点项目,抹黑污蔑了当时一起竞标的陈氏企业。当时,陈夫人身怀有孕,即将临盆,安华煽动了许多人,到陈家大吵大闹。陈夫人心思敏感,被刺激之下,发生了大流血。陈先生着急不已,想要送夫人去医院,门口却被人拦住。等他好不容易把人送到的时候,已经迟了,陈夫人一尸两命,就此去世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抬头,看了一眼安夏。

    他的语气平淡。

    安夏的心,突然被一种莫大的恐慌攫取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想听下去。

    “游铮远,我不想听了!我先走了。”安夏转身要走。

    游铮远却一把拉住了她:“为什么不听?陈夫人死活,陈先生伤心过度,更是为了自证清白,跳楼自杀!临死前,他给自己远在国外的独子留了一笔钱,并且嘱托他,不要在国内露面,也不要说自己是陈家的孩子。因为他知道,这一切的幕后指使人,就是安华,安华若是知道了有那个孩子的存在,他绝不会放过他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