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9章 很香
    “凉了。免-费-首-发→【】”顾景行安夏手里的鸡蛋饼,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安夏看起来有些魂不守舍,听见顾景行的声音,她才有些慌张地应道:“是……是哦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平静地把鸡蛋饼拿到一边,然后说道:“喜欢的话,就再去买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安夏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顾景行又倒了一杯热水,放在安夏面前:“那喝杯水吧。”

    安夏迟疑了一下,然后小口地喝了些热水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原本是冷的,喝了这几口热水,才活泛了过来。

    安夏抬眸,偷偷看了一眼顾景行。

    顾景行就这么静静地坐在她对面,眉眼俊美地仿若一幅画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不问我吗?”安夏犹豫着开口。

    顾景行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他不想问吗?

    他想问,他想问的要死。

    天知道他匆匆赶来,却看见安夏和游铮远两人孤男寡女呆在空无一人的湖边时,他心里瞬间涌上来的暴戾,有多么可怕。

    可他不能问,也不敢问。

    “人都有自己的秘密。”顾景行缓缓开口:“你也并不知道我所有的事情。所以,我也不会一定要知道你的所有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说着,自己都有些唾弃自己的虚伪。

    明明他的心里,已经被疯狂的妒忌所充斥,可他看起来,却是那么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安夏不由苦笑了一声。也是,她和顾景行,认识才一个多月,如今虽在一起,也不过是因为契约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脑袋要想的事情那么多,哪里有心思关注她?

    可安夏却莫名地想要和他倾诉。

    “如果……如果我有事情要请教你呢?”安夏说道。

    顾景行眼睛一亮,却装的一脸淡然:“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安夏深吸了一口气,“如果你有一个前女友,你以为她背叛了你,所以一直很恨她。可是突然有一天,她告诉你,她并未背叛你,她其实另有苦衷。你……你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“游铮远另有苦衷?”顾景行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没,我说你前女友!”安夏莫名心虚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前女友。”

    “假如!”

    然后,顾景行和安夏,就在那里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顾景行直接摸了摸安夏的头:“所以就是,游铮远跟你说了一番话,告诉你,他没有背叛你,他和安晴之间没有发生关系。甚至可能,安晴的孩子,也不是他的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安夏有些惊奇地看着顾景行。

    顾景行继续猜测:“他靠近安晴,为的无非就是鼎丰集团。但如果只是那么功利的理由,不可能让你这般纠结。所以,他想要鼎丰集团,可能是为了报复之类的理由?”

    安夏:“……你……你是不是听到我们讲话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挑了挑眉:“没听到。但看样子我猜的不离十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简直快要哭了。

    她就说了那么一点点,顾景行竟然就把整个大概给猜出来了。这个男人,还是不是人啊。

    “小夏,现在的关键不是我的意见。而是,你是怎么想的?”顾景行定定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是这么镇定。

    可没有人知道,他竟然,也是会害怕的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游铮远和小夏,有着五年的感情。

    如果游铮远并没有背叛,如果他有着他的苦衷,如果小夏对他,余情未了……

    顾景行不知道,他是不是要放手成全他们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念头刚刚升起,就被他狠狠掐断。

    成全?

    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是安夏先撩拨了他,这辈子,她都休想离开。

    如果她一定要走,那么,哪怕用骗的,用绑的,哪怕她恨他一辈子,他也要强留她在身边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脑海里,正转动着各种疯狂的念头。

    就听见安夏苦恼的声音:“我能怎么想啊?我就觉得吧,他这个人也太可怕了。你是没看见他在安晴面前有多温柔,可转眼间,那竟然都是阴谋。我现在想起来他以前对我的好,我都有些害怕。天知道那些好中,有几分是真心,有几分是假意!”

    顾景行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恩?

    看安夏这样子,好像并没有旧情复燃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我主要纠结的地方就是,游铮远的目的,是想要报复安华,报复安家。”安夏挠了挠头:“你说,这事情,我要不要管啊?”

    说完,安夏就用期待的眼神看着顾景行。

    在她心里,顾景行是万能的,他一定能够给出建议的。

    顾景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良久,他轻笑了一声:“你就在纠结这个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安夏点了点头,有些疑惑地看着顾景行:“要不然呢?”

    她对感情,自有一套标准。

    不管游铮远的身世有多可怜,不管他有多少苦衷。

    她没有义务,为他的可怜和仇恨买单。

    他既然选择了安晴,选择了仇恨,那他们之间,早就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……”顾景行哂笑了一声:“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只是困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顾景行忍不住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,然后才说道:“安家的事情,你不好插手。对安家人来说,游铮远是自己人,你是外人。不管你说什么,他们都不会相信。”

    安夏点了点头:“我也是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“鼎丰集团,是你外公留下的。你如果在意这个公司的话,我可以直接你收购过来。这样,不管是安华,还是游铮远,都拿不到这个公司。”顾景行沉吟了一下,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用。”安夏连连摆手:“只要公司好好的,它最终在谁的手里,我并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鼎丰集团,是外公的心血。安夏不想要看到公司发生什么意外,但不管是安华,还是游铮远,和外公之间,其实都已经没了血缘传承。

    最终公司会落到谁手里,她并没有什么好在意的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安夏突然就想通了。

    她的神情不由雀跃了起来:“对哦,我纠结这个干什么。不管是安华还是游铮远,都会好好经营鼎丰。就让他们两个狗咬狗去好了。”

    想明白了之后,安夏看着桌上冷了的鸡蛋饼,突然就可惜了起来:“啊,多好的饼,都凉了。唔,我得放微波炉去转一下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