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91章 戏里戏外
    顾景行的手里拿着一件大大的羽绒服,一看见安夏,不容拒绝地就要衣服往她身上披。★首★发★★★★

    “我不要穿。”安夏撒着娇拒绝:“而且这里已经是室内了,又不冷。”

    这羽绒服这么大,又很笨重,穿起来一点都显不出她妙曼的身材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颜值狗,安夏对自己的颜值要求也是很高的。某种程度上,为了风度,她是绝对可以不要温度的。

    “别闹。这里室内又没有暖气。”顾景行却强势地把羽绒服给她穿上,然后他凑到安夏耳边,低声说道:“再不老实,我就亲你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脸一红,顿时不敢挣扎了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……

    她好心分顾景行一半的鸡蛋饼,结果倒好。他吃着吃着,就到自己嘴巴里去抢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自己定力惊人,她这会都到不了片场。

    安夏害怕顾景行正当真这么多人的面就亲她,顿时老老实实,一点都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满意地把安夏裹成了一个球,才满意地拍了拍她的头,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地说道:“乖。”

    两人这一番互动下来,旁边的人,早已经看傻了。

    眼前这突然出现的男子,分明是顾景行啊。

    “顾总。”高导走了过来:“你突然过来,怎么也不打一声招呼。”

    高导略微有些紧张,顾景行淡淡说道:“我来看一下小夏,待会就走。高导不必理会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高导连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高导竟然也有这么紧张的时候,众人惊奇了一下,又觉得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毕竟,眼前这人,可是顾景行。

    他虽然也很年轻,但这些年,他却创造了太多的传奇,对很多人来说,他都像是另一个人次元的人,甚至称之为神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现在,神灵却下了凡,而且,他对安夏的态度,更是宠溺地有些过分。

    看安夏自然而然撒娇的样子,可知他们日常就是这样相处的,并非故意去秀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以顾景行的身份,谁又有本事,让他违背本心去秀些什么?

    眼看着顾景行和安夏的相处,众人看着安晴的目光,就有些奇异了起来。

    要知道,安晴之前话里话外,都炫耀游铮远对她有多体贴,暗示安夏虽然人前风光,背地里不知道多可怜。

    可现在一看,人家安夏,是人前人后都受宠,怎么都和小可怜无关。

    安晴察觉到众人的视线,脸色一时青,一时红,顿时难看万分。

    她前脚还在炫耀游铮远,后脚顾景行就来了,而且还表现地对安夏宠爱万分。

    这看起来,就像是专门打她的脸。

    可顾景行没在的时候,她还能隐隐约约嘲讽安夏几句,现在顾景行在这里,她哪怕心里嫉妒地发狂,也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今天是我的重头戏,你在这里等着,我先去化妆了。”安夏没心思关注其他人的想法,她只是对着顾景行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顾景行略点了点头,安夏就跟着化妆师走了。

    他扫视了一下摄影棚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洛昀主动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,走到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不同于面对安夏时候的柔情,他斜了一眼洛昀,面无表情地问道:“网上的事情怎么还没有解决。”

    虽然舆论已经好转了一些,但还不算彻底反转。

    顾景行一板脸,那种商场杀神的气质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洛昀心中咯噔一下,低声说道:“我昨晚和高导商量了一下,高导的意见,是等拍完今天的戏份,再一起澄清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戏份?”顾景行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今天有一场重头戏,十分展现演技。”洛昀说道:“高导认为,要用演技打脸的话,没有什么比这一场,更有说服力了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高导很有细心安夏能够把这一场演好。

    顾景行听了,便也点了点头,然后警告性地看了一眼洛昀:“以后小夏的事情,你自己及时处理,别每次都等着我来提醒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洛昀坐直了身体,看不出一丝之前那懒散的样子,额头上,甚至还冒出了层层细汗。

    安夏这一次化妆,足足画了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等她化好妆的时候,风雪刚刚到了最大的时候。

    她穿着一席素衣,却披了大红色的斗篷。

    极艳和极淡融合在一起,仿若一个矛盾的共同体。

    顾景行是第一次看见安夏的戏装,他的神情,不由微微怔忡了一下。

    此刻的安夏,红的似火,仿佛要将人灼烧般的热烈。

    她的眉眼淡淡,深处却藏着一丝极致的骄傲倔强,仿佛随时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。

    这样的安夏,陌生地令人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安夏看见了他,冷艳的神情却瞬间一收,她冲着顾景行粲然一笑:“我去拍戏了哈。”

    那种陌生的感觉瞬间消失,顾景行唇角微弯:“好。”

    安夏就蹦蹦跳跳地走到了高导身边,听着他最后的指导。

    高导认真给安夏讲了戏,又让她酝酿了一下感情,这出戏,正式开拍。

    风雪漫天。安夏的衣服穿得有单薄,一走出去,她就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可一入镜头,她就仿佛完全失去了对寒冷的感应,变得坚定又漠然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,眸中酝酿着许多情绪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风雪……小夏一定很冷。

    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把她拥入怀中,告诉她,可以不必让自己这么辛苦。

    可他什么都没有做。

    因为每一个人,都有自己想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一个演员,就是小夏想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该做的,是尊重,而不是阻碍。

    顾景行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安夏在风雪中,一步步,走上了台阶,踏上了城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