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章 忘了什么事情
    安晴的表情各种一言难尽,顾景行忍不住低笑了一声。★首★发★★★★

    “怎么了啊?很好笑吗?”安夏有些不解,她迷惘地看了一眼剧组的其他人:“还有,大家怎么都过来了?”

    高导咳嗽了一声,神情有些尴尬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安晴尖锐的声音,却猛然响了起来:“半夜三更,孤男寡女,就为了做个保养?这种事情谁会信啊。”

    安夏莫名其妙地看了她一眼:“又不是我们喜欢半夜三更的。为了赶进度,拍完戏自然而然就半夜三更了啊。”

    安晴的脸色更加难看,她也顾不得暴露自己早有预谋的事情了,直接就说道:“如果真是这么简单,那为什么洛昀每次进入你房间的时候,都鬼鬼祟祟的,生怕被人发现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问你呢。”安夏斜了一眼洛昀。

    洛昀恼羞成怒,直接冲着安晴说道:“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?就比如你吧,你明明精心打扮了,偏偏用的是隐形眼线,用的粉底也十分通透,这不就是为了营造一个素颜的效果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胡说什么,我就是素颜。”安晴下意识地说道。

    洛昀的神情更加鄙视了:“那我拿一瓶卸妆水出来,你敢当场用吗?”

    安晴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咬了咬牙,强行转移了话题;“这跟你神情慌张有什么联系。”

    洛昀冷哼了一声,似乎有些难堪,但还是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我就是想要营造一种,我不需要保养,也能天生丽质的假象。要是被人知道我天天做两个小时的包保,那我的美貌不就没有那么大的震慑力了吗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言难尽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洛昀也是破罐子破摔了,他拿下眼镜和络腮胡子,理直气壮地说道:“你们难道没有这种经历吗?明明化了妆,却偏偏要说是素颜,明明每天保养,没人问起来的时候,却说每天只是用清水洗脸。大家都是凡人,有什么不好承认的。”

    洛昀又一次露出了自己这张脸,不少人,又看的怔忡了起来。

    洛昀这长相……实在太过妖孽了。

    更奇妙的是,他的身上,还有一种不知世事的清澈感。那双眼睛,就像是初生的婴儿似的。

    安晴也恍惚了一瞬间,然后才反应了过来,她颤抖地伸手指着洛昀:“你骗人!你和安夏之间,一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洛昀没听明白安晴的言外之意,神情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他微微困惑的样子,直接让场上的女孩子一个个母性大发。

    一个女孩子忍不住开口了:“晴姐,我们敲门的时候,洛昀和夏姐都在听歌,他们之间坦坦荡荡,不是故意不开门的。”

    一直状况外的安夏和洛昀到了这里,才听出了一些意味来。

    安夏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安晴:“你是觉得,我和洛昀之间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我天,洛昀的长相,完全就是个未成年啊。她虽然是个颜控,但也不可能对一个孩子下手啊。

    洛昀也怒了:“你凭什么觉得我的眼光这么差?会看上一个这么肤浅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若是没曝光长相之前的洛昀,他这么说话,肯定会被安夏打死。

    但这会,安夏只是包容地笑了笑:“大家见谅,小孩被刺激地发脾气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年龄其实和洛昀差不多,但安夏说小孩,没有人觉得有违和感。众人还纷纷理解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……”洛昀有些抓狂了。比起现在这个一直姨母笑的安夏,他还是觉得跟以前那个朝他翻白眼的安夏比较顺眼。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安晴的脸色难看:“不管怎么样,你们两个这段时间经常独处是事实!不管你们怎么解释,都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!”

    安晴无论如何,都不想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。

    哪怕抓不住石锤,也要在顾景行的心里留下一个疙瘩!

    “对了!”安晴突然想起了什么,眼睛猛然一亮:“若华有时候也会来,难道若华也是过来保养的?”

    仿佛觉得自己抓住了漏洞,她的声音激动的像是过年。

    安夏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她:“若华每隔几天,就会过来,我们重新制定护肤程序。这很难理解吗?”

    安晴激动的声音,顿时噎在了喉咙。

    她刚刚太执着于找漏洞,竟然都忘记了,若华本人就是一个护肤专家。

    “总之……总之,你们就是无法证明自己的青白。”安晴干脆胡搅蛮缠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想我们怎么证明?”安夏有些火大了。

    高导咳嗽了一声,打起了圆场:“这不过是一个小事,要不就让若华来做说明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?”安晴当即否认:“说不定若华自己都不清白,她凭什么作证?”

    安夏和洛昀自己证明也不行,第三者若华证明也不行。

    安晴现在,完全是在耍赖纠缠了。

    “除非你们能够拿出确切的证据来,否则……”安晴正说着话。

    顾景行漠然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哦?若华也无法作证。那么,我来作证,可以不可以?”

    安晴顿时愣住了,她转头看着顾景行,心中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她,唇角弯出一个冷冽的弧度:“小夏从来就没有刻意瞒着我,事实上,这两个小时,是她一天中难得的休息时间,所以,做保养的同时,她多半还会和我视频。所以,我来证明他们的清白,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声线,冰冷无温。

    安晴的身体,控制不住地颤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瞬间,她突然想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顾景行叫宾馆拿来备用房卡,根本不是不相信安夏。他是早已心中有数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任由自己导演了这场捉奸的戏,顾景行他……

    安晴的心中,泛起一丝从所未有的慌乱。

    她强撑着挤出一个笑容:“既然顾总都作证了,那姐姐,自然是清白了。应该是我多想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