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4章 出轨石锤
    她旁边的助理听不下去了:“晴姐!这就证明,安华是婚内出轨生下的你。「首~发」某种意义上,你是个私生女。”

    安晴的神情顿时僵硬了。

    安夏看着她,漠然地说道:“母亲失踪后,因为一些零碎的现场,警方认定她坠崖身亡,给出了死亡证明。虽然我一直相信母亲还活着,但我的相信不重要。母亲已经在法律上被认定死亡,安华自然有另娶的权利。他虽然很快娶了你的母亲,但他不愿承认自己是婚内出轨,所以,他篡改了你出生日期。甚至于,为了不让外人发现,小的时候,他一度把你藏在乡下,直到上小学的年纪,才让你出现。那会,你已经十岁了吧,但由于你生来瘦小,他说你是七岁,也没有人怀疑。你的年龄,从此就少了三岁。可是安晴,哪怕程序上法律上,都做得天衣无缝,但你到底几岁,你自己心里,最清楚,不是吗?”

    安夏的目光冰冷,这件事情,已经藏在她的心中很久。

    母亲失踪后,安华很快另娶,但他对外,只说是为了娶一个女人来照顾自己。同时,还装出一副对前妻念念不忘的样子。

    也因为他的伪装,不少人还觉得他十分深情。

    鼎丰集团当时,还是外公的产业。外公虽然不在,但集团中还有不少外公的亲信。他们也是因为安华表现出来的对母亲的深情,才让他坐稳了董事长的位置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呢?

    哪有什么深情,哪有什么男人!

    有的,不过是一个婚外出轨,还假模假样怀念前妻的渣男。

    如今,借由安晴的一个年龄问题,真相,终于可以大白。

    安华好男人的假面,也终于可以被揭破。

    母亲,如果你还在这里,想来你也不会愿意让安华借着你的名头,去博自己的名声。

    安夏一番讲述,安晴脸色一白,终于意识到,她的这个年龄问题,牵扯着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她都以自己安家千金的身份而自豪。可如果,她是婚内出轨的产物……

    安晴不敢去想,网上会是什么样的舆论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听错了,我没说我24岁。”安晴有些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坚持,那我们干脆去医院做个鉴定,以免污了你的名声。”安夏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让安晴亲口说出了这件事情,她绝不容许这件事有任何反转的余地。

    “还是算了吧,我……”安晴想要推脱。

    顾景行却已经拿起手机,打了一个电话出去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,他淡定地说道:“预约好了,这附近有一家私人医院,就可以做年龄测定。”

    安晴脸色发白,死活不肯同意。

    但此刻,却已经由不得她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直接找人把她带到了医院,压着她做了测年龄的全套测试。

    医院加急给出鉴定结果,第二天一早,就出了结果。

    安晴,果然是24的年龄。

    安晴看着这张检测单,神情一阵绝望。

    完蛋了!

    安夏拿着检测单,却轻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平静地走到安晴面前:“这件事情一直在我心里。我其实一直挺发愁,到底要怎么揭发真相。没想到,你自己把机会送到我面前了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如果不是安晴突然作死,给了她反制的机会,她无缘无故,也么办法带着安晴去测年龄。

    所以,安夏的这声谢谢,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可安晴只想砍死她。

    折腾了整整一夜,高导干脆宣布剧组休息一天。

    安晴就躲回自己的房间,身体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场上那么多人都听见了,一定会被传出去。

    她的名声……

    安晴以前最喜欢上围脖看粉丝对她的吹捧,可现在,她连摸着手机,都觉得烫手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安夏并没有像安晴所想的一样,迫不及待地上网去黑她。

    她只是静静地看着这张检测单子,神情怔忡。

    顾景行默默地放了一杯热茶到她旁边。

    茶水还冒着烟,朦朦胧胧的感觉,就仿佛这人间烟火。

    安夏突然有了一种倾诉的愿望。

    她低声说道:“我母亲还在的时候,其实,我过的很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对我很好。安华他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也很宠我,很疼我。他会带我去游乐园,会给我买礼物,在我无理取闹的时候,会耐心地和我讲道理。我一直觉得,他是世界上,最好的爸爸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母亲一失踪,这个最好的爸爸,突然间,就变了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他有了妻子,有了女儿,他有了新的家庭。而我不属于那个家,成了他们的幸福的局外人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沉默着,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安夏抿着唇:“我所遭受的一切,我可以不恨。但安晴的存在,就是对妈妈的背叛。妈妈,需要一个公道,所以,我今天做的,没有错。你……会不会觉得我这样很过分?”

    说着,她有些忐忑地看着顾景行。

    顾景行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小夏的心,还是太柔软了。她不过用了这么一点小小的手段,竟然就有些不安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忍不住亲了她一下;“你会问我这个问题,可见你还不知道我在商场上的绰号。”

    “杀神?我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轻笑了一声:“那你就该知道,我素以手段狠辣著称。你这点程度的小手段如果都算过分?那我算什么,恶魔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好,怎么会是恶魔。”安夏下意识地反驳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神情微柔,低声说道:“你在我心里,也一直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安夏怔忡了一下,心中慢慢泛上了一丝暖意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