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6章 只能一个人去
    顾奶奶的改变,安夏没怎么感觉到,秦倩倩却感觉到了。「首~发」

    她不由有些慌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以前,她一提安夏,顾奶奶就气的跳脚。

    可是这几天,她明里暗里说安夏坏话的时候,顾奶奶竟然还会纠正她了。

    顾奶奶详细去了解了安家的事情,她再说安夏和安华的事情,顾奶奶竟然开始骂安华不是人了。

    秦倩倩简直感觉有些迷。

    这变脸,也不带这么快的啊?

    她提前半个月回来,潜移默化给了顾奶奶这么多暗示,让顾奶奶讨厌安夏。

    一开始,她做的也很成功。

    可是这才多久,顾奶奶的态度,就有所改变了?

    看着秦倩倩迷惘的样子,顾奶奶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倩倩,我也不瞒你,我还是觉得你比较适合景行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……”秦倩倩有些惊喜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但是。”顾奶奶话锋一转,“景行是我的孙子,是我的亲人,到头来,我还是要尊重他自己的意见。之前安夏赶来,我是想着,如果景行不是特别喜欢她的话,我表现出态度,景行应该就会知道怎么选了。可是你知道吗?景行跟我说,他非安夏不可。”

    秦倩倩的脸色瞬间苍白。

    顾奶奶叹了一口气:“哪怕觉得他们再不适合,景行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。我如果一味反对,这就是故意在逼景行。”

    顾奶奶说着,拍了拍秦倩倩的手:“所以,我不是觉得安夏有多好,我只是不想让景行为难。”

    顾奶奶把话说的很透彻了。

    秦倩倩的脸色微白,有些失魂落魄地说道: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,会有更好的因缘的。”顾奶奶慈祥地看着秦倩倩。

    秦倩倩苦笑了一声,有些失魂落魄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更好的因缘?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哪里还有比景行哥哥更好的人呢?

    她喜欢他,喜欢那么久了。

    就为了景行哥哥一句玩笑般的,喜欢智商高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些年,她就一直努力,现在,她连硕士文凭都拿到了。

    而安夏,就不过是一个艺术学院的毕业生。

    除了那张脸,她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景行哥哥,还是喜欢她。

    秦倩倩不明白,她真的不明白。

    顾奶奶把话说清楚之后,秦倩倩就没有再到顾家来。

    这一天,是难得的好太阳,顾家上下,早早地忙碌起来。整个府邸都笼罩着喜庆的气息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就是夏国传统的除夕夜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,顾景行打开一个精致的盒子,唇角微扬。

    盒子里,赫然是一枚戒指,戒指上的钻石,正在闪闪发光。

    顾景行静静看了一会,然后又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骗小夏签了契约,领了证。但是,他还没有正经求婚过。

    顾景行觉得,现在差不多是时候了。

    他打算在今晚12点的时候,正式跟安夏求婚,然后告诉她,从来就没有什么契约,什么期限,他要的,从一开始,就是天长地久。

    顾景行把戒指放到保险箱里,然后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外头,顾妈妈和安夏,正一起包着饺子。

    顾奶奶在旁边,不时嫌弃这两人的技术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,笑着走过去要忙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忙?”顾奶奶瞪了他一眼:“你是要做大事的人,做这些个小事干什么。安夏,我们做女人的,要懂得听男人的话,不要让他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安夏抿了抿唇,一贯地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顾奶奶一看她这样子,就来气:“又给我装哑巴。你有什么意见,你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“真要说?”安夏看着顾奶奶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顾奶奶恶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安夏就老老实实地说道:“是这样的,老太太。我是优先听男人的话呢?还是坚决地不让他在这种事情浪费时间呢?”

    顾奶奶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安夏诚恳地看着他:“就比如,现在是景行自己要包饺子,照理说,我该听他的。可你又说,不能让他浪费时间。那我到底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你闭嘴吧。”顾奶奶感觉脑壳有些疼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安夏和顾奶奶的相处,轻笑了一声,还是动手起了忙。

    顾奶奶想要说些什么,可是又怕安夏说什么让她脑壳疼的话,干脆也眼不见心不烦了。

    桌上摆好了丰盛的饭菜,电视里放着春节联播晚会,饺子也热腾腾地出锅了。

    大家一起热热闹闹吃了饭,一边看着春晚,一边等烟火。

    等到12点,海城的天空燃起了烟花。

    安夏专注地看着烟火,眼神迷离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了她一眼,手慢慢放到了口袋里,他把戒指盒子放在口袋里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正想着,找个什么机会求婚。

    安夏的手机,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看了一眼屏幕,见是陌生来电,她不明所以地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人,只说了一句话,就匆匆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手紧紧放在戒指盒上,他开口说道;“小夏,我……”

    安夏转身看着他。

    顾景行猛然一愣。

    安夏的脸色,竟然是惨白惨白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顾景行下意识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有事要出去一趟。”安夏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顾景行一把抓住她的手臂,目光凝重:“再给我一分钟。”

    “景行,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。”安夏看起来,像是下一秒钟,就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现在出去?”顾景行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。”

    “我送你。”顾景行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安夏拒绝:“我只能一个人去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还要再说些什么,安夏一脸哀求地看着他:“景行,我真的……只能一个人去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然后缓缓说道;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挣脱开顾景行的手,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持续了一天的好天气,在这个时候,突然发生了变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