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7章 她不爱我
    外头的雪,越飘越大,安夏走在路上,有些心神不宁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★★★

    她忍不住想起了半个小时前的那通电话。那电话,是游铮远打来的。

    游铮远只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他说:“小夏,你母亲并不是意外坠崖,而是被人害死的,你若想知道内情,就在一个小时之内,到海城的中央广场来,过时不候。”

    说完,游铮远就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安夏回想起那通电话,脸上露出一个有些痛苦的神情。

    关于母亲的意外坠崖,她其实也隐隐有怀疑过,可是事情过去那么久了,她无从调查。她的内心深处,也不愿意将人心往那么糟糕的地步去想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游铮远告诉她。她的母亲,真的是被人害死的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安夏看着飘飞的大雪,神情越发难过了起来。

    妈妈坠崖之后,一直没有找到尸体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意外,安夏反而还有借口安慰自己,说妈妈或许并没有坠崖,只是现场意外有些痕迹罢了。

    说不定妈妈现在就在世界的哪个角落,好好生活着呢。

    这样的念想,支撑了她很久很久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妈妈是被害的……

    那她还活着的可能性就太小太小,近乎于零了啊。

    而害妈妈的人,又究竟是谁呢?

    是……吗?

    安夏的心,像是被一块块石头沉重地压住,难受地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雪太大,安夏迎着风雪,一路走到中央广场的时候,寥落的广场上建筑物上,已经堆积上了些许白色。

    除夕夜,基本没有人在外面,安夏一眼,就看见了大雪中站立着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游铮远!”安夏不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夏。”游铮远转头看她,眸中闪动着安夏读不懂的神情:“我以为你不会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,我母亲的失踪,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安夏没有心思和他绕圈子,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
    游铮远挑了挑眉,没有回答她,反而淡淡地说道:“今天是除夕。你之前应该是在顾景行家里吧?”

    “游铮远,这不重要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顾景行的家人怎么样?还好相处吗?”游铮远打断了安夏的话。

    安夏的心里烦躁不已,可她现在还有求于游铮远,只能回答道:“还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小夏,你骗人。”游铮远笑了:“顾景行的爸爸妈妈如何,我不知道。但是,顾景行的奶奶,在整个圈子里,都是出了名的难搞。”

    安夏越听越焦躁:“这些都不重要,你先告诉我,我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会告诉你的。”游铮远慢慢说道;“我们还有一整个晚上可以慢慢说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没有马上进入正题的意思,安夏深吸一口气,强压下心中的急迫:“你到底要怎么样,才肯告诉我?”

    游铮远轻笑了一声,仍然没有回答安夏的问题,反而说起了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“小夏,在这么重要的日子里,你知道,我是怎么脱身出来找你的吗?”

    安夏一点都不想知道的,但她还是勉强问道:“怎么脱身的?”

    游铮远轻笑了一声:“安晴是不是曾经算计过你和陈勇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安夏的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我恐怕知道地比你多。”游铮远挑了挑眉:“你只知道你没有中招,那你知不知道,在带走之后,顾景行设套,让安晴和陈勇睡了一晚。”

    安晴和陈勇……

    安夏的目光瞬间凝缩。她确实不知道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事后,还有人把他们翻云覆雨的录像,寄到了我这里来。”游铮远轻笑着:“寄录像的人,大概觉得我会伤心难过,痛不欲生?”

    安夏看着游铮远这笑意盈盈的样子,简直觉得可怕,她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游铮远:“安晴毕竟是你的妻子!你居然还笑得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很可怕?”游铮远目光凝缩:“那么,设计了这一切的顾景行,又可怕不可怕呢?”

    “景行他只是为了保护我。”安夏毫不犹豫地说道。

    游铮远定定地看着她,突然笑了,只是这笑容,怎么看怎么苦涩。

    “小夏,是不是顾景行不管做什么,都是情有可原,而我不管做什么,都是阴险毒辣?”

    雪花漫天,游铮远站在那里,神情有着异样的落寞。

    安夏抿了抿唇,不知该如何回应。

    良久,她开口:“我妈妈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游铮远又一次打断了她,淡然说道:“那件事情之后,陈勇就赖上了安晴,经常问她要钱财要好处,安晴偷偷摸摸给了他不少。今天,为了脱身,我想办法,让陈勇又一次到乐市来。陈勇一打电话说要去找她,安晴就慌得不行。她生怕被我撞到什么,大年夜也想方设法让我外出出差。”

    “我到了出差的地方,又坐了五个小时的飞机。我心机算尽,又跋涉了上千里路,才终于,能在此时此刻,见到你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的语气十分平静,但这种平静,不是波澜不惊的湖泊,而是强行压抑着爆发冲动的火山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只想知道,我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夏,你看看我。”游铮远盯着安夏:“我整整一天一夜没有睡觉,我在这里,站了两个多小时。我冻得浑身发冷,累得全身发酸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你了。那……”安夏安慰了一句,就要把话题转过来。

    游铮远的脸上,终于露出了一个惨然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终于确定。

    安夏竟是真的,已经把他们五年的感情,都彻底放下了。

    不管他如何用心,如何辛苦。

    不管他如何忏悔,如何煎熬。

    她不爱了他了,一点都不爱他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