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8章 你需要我
    游铮远没有再绕圈子,他缓缓说道:“安家,在安华的卧室里,有一个保险箱。★首★发★★★★我近来深得安华的信任,我想办法,知道了保险箱的密码。我打开保险箱,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文件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喉咙,有些干涩了起来,她的手,不由自主地握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“这些文件的其中一方,都是安华。安华约定,在某个时间之后,赠与某些人某些东西。其中,金额最大的一个合同,一个是赠与一个叫岳凛的人,一笔两千万的巨款。这合同的签订时间,是你母亲去世前的一个月。而约定实施赠与的时间,则是你母亲去世后三天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意味深长地看着安夏:“那时候,你外公还在,你爸爸在鼎丰集团,只是挂了名,还没有拿到什么实权。在你母亲去世前一个月,他凭什么觉得,一个月后,他就能拿出这样一笔巨款呢?”

    安夏的声音艰涩:“除非,他知道母亲一个月后会死,而他会得到鼎丰。”

    除此之外,她想不到其他解释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游铮远点了点头:“而且,你知道这个岳凛是谁吗?”

    “是谁?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,你外公的身体已经好不好,身边常年都有医生跟随。岳凛,就是他最信任的贴身医生。”游铮远意味深长地看着安夏:“我暗中问了问陈默当年的事情。陈默是你外公的心腹,他跟我说,二十年前,你外公,是突然把公司交给安华的,理由是,他痛失爱女,没有精力打理公司。再之后,他的身体越来越差,没多久,也去世了。大家都说,他是悲痛过度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根据陈默的说法,在那次突然的举动之前,你外公一直觉得你父亲不太靠谱,并没有把公司传给他的打算。而且,你母亲刚去的时候,你外公还跟他说,他这把身子骨虽然不重要,但是为了他唯一的孙女,还是要努力打起精神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见,你外公已经决定了要为了你振作起来。既然如此,他怎么会悲痛过度而死?”

    “陈默当时就觉得有些奇怪。可你外公亲自签下的文件,不会有假。安华随后又用你母亲的清誉来辖制他。他也只能一直着安华。之前安晴是私生女的事情暴露出来,陈默才越来越觉得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小夏,你说。安华突然赠送一大笔钱,给你外公的心腹医生,倒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游铮远意味深长地看着安夏。

    游铮远说话的时候,安夏咬着牙,一个字都没有说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眼眶,却由于过度的激动,显得有些通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夏?”游铮远有些担忧地看着安夏,他伸手想要去触碰安夏。

    安夏躲开了他。

    她通红着眼睛问道:“所以,母亲的死不是意外,外公的死,也不是意外!”

    对于母亲的死,安夏一直心有疑虑。

    可是外公那会年纪大了,身体又一直不好,安夏还真没有往别的方向想过。

    结果。

    安华竟然给过外公的私人医生,这么大的一笔钱,要说这中间没有猫腻,谁会相信?

    “多半是人为。”游铮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至于是哪个人为的,游铮远没有说,安夏也没有问。

    安夏只觉眼睛干涩地厉害:“他可以不喜欢我的母亲,可以不喜欢我。可是当年,我母亲是堂堂凌氏千金,他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,他若不喜欢母亲,主动提了出来,难道我母亲还非他不可吗?”

    为什么……

    为什么非要害了母亲和外公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人都是贪婪的。”游铮远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安夏苦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安华仅仅是贪婪吗?

    那是两条人命啊。

    而且,一个是将他一手提携起来的岳父。

    一个是一心念着他的娇妻。

    就为了一些财富,就能杀死这样两个人吗?

    那根本就是禽兽!

    想起这些年来,她竟然还曾经渴求过安华的父爱,安夏就想打死那个脑抽的自己。

    这样的男人,根本不配当她的父亲。

    安夏的目光慢慢冷了下来,她哑着声音问道:“那份文件,你有办法拿到吗?”

    “文件,我可以拿到。”游铮远说道:“但是,仅仅有文件是不够的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这还不能证明他的狼子野心?”安夏有些愤怒地说道。

    游铮远冷静地说道:“不能。这份合同,只能说明安华曾经赠与过岳凛钱。但他为什么要给这笔钱,却不得而知。我们刚刚所说的一切,都只是猜测,并不能定他的罪。如果贸然把文件拿出来,反而会打草惊蛇。”

    安夏有些绝望。

    安华对她如何,她现在已经放下了。

    之前还了母亲一个公道之后,她就只当他们已经不再是父女,从此各走各的路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可如果,安华的手里,还背着这样两条血淋淋的人命。

    安夏就觉得,只是那样的结果,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,她的外公,都因为他的贪婪而死,但他却可以坐拥着外公的心血,逍遥自在地活着,凭什么啊?

    安夏死死地咬住牙,不让自己的表情太过失控,她缓缓说道:“无论如何,谢谢你今天告诉我这些。这件事情……我会继续去调查。我相信,公道可能会迟到,但绝不会缺席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,大步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雪那么大,疯狂地飘在她的脸上,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可安夏却几乎感觉不到。

    她只知道,她的人生,从此又多了一样使命。

    母亲和外公,都在天上等着她为他们找回公道。

    安夏刚走了几步路,突然,游铮远从背后,一把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安夏心中一凛,下意识地挣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夏。”风雪中,游铮远的声音显得有些飘忽:“你的目标是安华,我的目标也是安华,这天底下,只有我们,才是一路人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