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19章 落我手里了
    岳凛,很有可能是害死外公的凶,甚至,连妈妈的死,他也有可能是知情人。&9733;&39318;&21457;&36861;&20070;&24110;&9733;

    找到岳凛,或许就有了扳倒安华的证据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还不知道,但是,已经有了眉目。”游铮远缓缓说道:“安华他这些年,其实一直和岳凛保持着联系,但是他做的很小心,我也是千辛万苦,才找到了一点点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小夏,安华对我的防备心并不深,只有我才能接近他,只有我,才能你找到真相。你需要我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定定地看着安夏。

    他的眸中,有着一丝执拗和狂热。

    安夏并不想和游铮远有太多牵扯,可她又不得不承认,游铮远的话,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安华为人,十分老谋深算,如果不是游铮远深得他的信任,那份文件,都会永远被尘封在保险箱深处。

    “你也恨安华。你不仅仅是我,你也是你自己。”安夏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游铮远看着安夏:“报仇的方法,有千万种,对我来说,只要拿到了鼎丰,安华自然生不如死。但是对你来说,这恐怕不够。”

    这当然不够。

    安夏的指甲深深地抠进肉里。

    她要的是真相大白天下,她要的是母亲和外公,得到公道。

    “我调查岳凛的事情,不仅冒着巨大的风险,而且就算成功了,对我来说,好处也不大。”游铮远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安夏咬着牙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游铮远笑了,看着安夏的眸中,闪动着势在必得的光芒:“小夏,我可以你。前提是,你要和顾景行分手。你知道,我爱你。我可以不计较你和顾景行的那段故事。等我报了仇,等你为母亲和外公讨回公道。我们两个,还可以重新开始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,赤果果地暴露出了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和顾景行分手……

    安夏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按照契约,离三个月的期限,其实也没多少时间了。

    两个多月前,开始契约的时候,她明明想得是,只是三个月的相处,她应该还能抽离出来。

    可现在,单单想到要和顾景行分手,想到和他从此没了交集,她就有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。

    安夏咬着牙,有些艰难地说道:“抱歉,感情不能作为条件。我和景行的事情,和你无关。我和你,也不可能重新开始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的眸光暗了暗:“我跟你解释过,我和安晴,什么都没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苦衷是你的事,我放下了,是我的事。”安夏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人的感情,真的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。

    被游铮远背叛,她也曾经痛彻心扉过。

    可是后来,在游铮远一次次的糟践后,她痛着痛着,就放下了。

    结果,游铮远突然跟她说,我之前并不是故意糟践你,我只是想要替父母报仇。

    是啊,他有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可是,难道这样的话,他对她曾经造成的伤害,就不存在了吗?

    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,伤害就是伤害,不会因为目的不同,产生任何改变。

    游铮远看着安夏的面容。

    她静静地站在那里,艳丽倔强,似一朵雪中的红梅。

    她说爱的时候,是真心实意地爱着。

    说放下了,便也是彻彻底底地放下。

    这中间,没有一丝拖泥带水。

    也没有一丝藕断丝连。

    他从不曾放下,可她却已经坚定地将他驱逐。

    游铮远强压下心中的苦涩,缓缓说道:“那么,换一个交换条件如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安夏警惕地看着游铮远。

    “你母亲和外公的事情,暂时,只能有我们两个人知道。你不能将这件事情,透露给第三个人。包括顾景行。”游铮远看着安夏;“就这个条件,你答应,我就你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?”安夏有些犹疑地看着游铮远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个。”游铮远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安夏想了想,就答应了下来:“好,这个我可以答应你。”

    母亲和外公的事情,本来就不适合让太多人知道。要不然,万一打草惊蛇,那就真的是一点证据都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走了。”游铮远说道。

    他深深地看了一眼安夏,然后转身,慢慢走近雪中。

    安夏看着他的背影,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感觉。

    游铮远他……这么千辛万苦,就为了告诉自己这件事情吗?

    她有些相信游铮远对她的真心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不可能,终究就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大年夜,所有人都在家里团圆,大街上就显得格外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安夏孤寂的背影,很快消失在暗夜中。

    游铮远和安夏都不知道,他们两个刚刚分开,广场的雕像后面,钻出了一个人影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翻了翻手机上,自己刚刚拍下的照片,发出了嘿嘿的笑声。

    他立刻打了一个电话出去。

    秦倩倩看到电话,不由眸中一亮,飞快地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秦小姐,你让我一直盯着安夏,看能不能拍到些什么,你还记得吗?”那人笑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倩倩的精神一阵振奋:“你拍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那人笑了笑,神秘地说道:“拍到安夏半夜三更外出,和一个男人偷偷相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秦倩倩的声音拔高了八度,听起来十分惊喜:“安夏放着景行哥哥不好好抓住,竟然还私会别的男人?你有没有听到他们说了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么,我不敢靠太近,并没有听到。但我拍下了他们拥抱的照片。”那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快发给我。”秦倩倩激动地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“这个当然可以发给秦小姐。不过价钱方面……嘿嘿。”

    秦倩倩毫不犹豫,就报了一个天价出来。

    那人才笑呵呵地把照片发了过来。

    秦倩倩翻了翻照片,眼睛越来越亮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