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0章 不要辜负他
    安夏迎着大雪回到顾家,值班的门房给她开了门。「首~发」

    她回来的时候,已经很晚了。

    安夏以为,大家应该都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可她一进来,就看见顾景行坐在客厅里,静静地等待着。

    “景行。”安夏的心情有些复杂:“你还没休息吗?”

    顾景行摇了摇头:“你那么晚出去,我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在安夏出门之后,他一度想要暗中跟过去。

    可他最终,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小夏既然说了,她要一个人出去,那自己,也只能尊重她的意愿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安夏的嘴唇颤抖了一下:“抱歉,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今晚的事情,还是不能告诉我?”顾景行看着她。

    安夏犹豫了一下,慢慢摇了摇头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且不说这是游铮远她的条件,这件事情本身,也和顾景行没有任何关系,他没必要参与进来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顾景行点了点头,不再多问。

    他的手放在口袋里,再度摸上了那个戒指盒子。

    最好的时机已经错过了,求婚可能没有那么完美了,可他还是想要在这新年的第一天,告诉安夏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顾景行正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安夏脸色苍白地说道:“景行,我有些不舒服,我先……”

    安夏说着,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,竟然直接向后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顾景行心中一惊,赶忙抱住了安夏。

    他低头一看。

    安夏吹了太久的冷风,身体凉地像是冰块。

    他碰了碰安夏的额头,那里却又滚烫地如同火焰一般。

    顾景行一把抱起她,生平第一次,明白了焚心似火是个什么滋味。

    “医生,马上找医生过来!”顾景行喊着。

    顾家的佣人,生平第一次见到了紧张到有些失控的自家少爷,都不由暗暗称奇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“烧退下来了。”医生看着安夏已经恢复了正常的体温,暗自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如果这烧再不退下去,他感觉自己就要被旁边顾景行的目光灼烧程成烟了。

    “那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?”顾景行皱着眉头,丝毫没有放松。

    “她只是受了凉,有些发烧,问题不大。现在还在睡,只是有些太累了。等她睡够了,自然就醒了。”医生说着,又多交代了一句:“这位小姐的身体底子一般,以后这种天气,又是三更半夜最冷的时候,就不要让她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抿唇,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医生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,这才离开了房间。顾景行担心安夏的病情有反复,安排医生,就住在隔壁房间,一有问题,也可以随叫随到。

    安夏的呼吸已经恢复了平稳,她艳丽的容貌,在月光下,也透露出几分柔和的美感。

    “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安夏的嘴角发出梦呓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顾景行没有听清,小声问了问。

    “妈妈,不要离开我……”安夏的声音轻柔脆弱,像是一个年幼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一次,顾景行听清了。

    他的眸中闪过一丝心疼,缓缓握住了安夏的手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安夏的妈妈去了哪里,甚至是死是活,他唯一能做的,只是一直陪伴着她。

    “小夏,我在。”顾景行的声音,有着前所未有的柔和。

    安夏紧皱着的眉头,慢慢地松展了开来。

    安夏这一昏睡,直接睡到了第二天的中午。

    她醒来的时候,房间中空荡荡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安夏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,收拾一番下了楼。

    她刚走下楼梯,就听到了顾奶奶中气十足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安夏,还没醒?虽然是小门小户出身的,没想到人还挺精贵,这就病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这么冷的天,她又出去这么久,不生病都不可能。”顾妈妈说着话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!半夜三更,出什么门。”顾奶奶有些不满地嘟囔着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有些急事要处理吧。”顾妈妈说道。

    顾奶奶撇了撇嘴,语气依然很恶劣:“总之,她就是自己给自己作的。她病了,还连累景行亲自也一夜未睡。这样,你去把林中医找来,让他给那女人开个药。省的她没事做就病恹恹的,浪费景行精力。”

    “林中医?林中医这会人还不知道在哪里呢。”顾妈妈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在哪里,你不会去找吗?”顾奶奶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安夏听着顾奶奶的声音,心头闪过一丝奇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顾奶奶嘴巴虽然毒,可她竟然想要找林中医来给自己调养身体。

    其实……老太太也并不是一个坏人。

    “顾老太太,不用了。”安夏走了出来:“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顾奶奶看了安夏一眼,见她精神还不错的样子,微微松了一口气,旋即皱起了眉头:“什么用不用的。你以为我是关心你?我是心疼我家乖孙子。”

    顾奶奶的语气十分恶劣,但安夏莫名的,竟然觉得有些亲切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轻笑了一声: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顾奶奶见安夏笑,就气不打一出来:“嗯嗯?你嗯个什么!”

    安夏认认真真地解释道:“老太太,嗯是一个语气词,在这里表示知道了,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顾奶奶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果然还是很讨厌安夏。

    顾妈妈笑着打圆场:“小夏,我们都吃过午饭了,你看看想吃什么,我让厨房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我都没关系的。”安夏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让厨房下碗面吧。”顾妈妈转身安排去了。

    又剩下安夏和顾奶奶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顾奶奶斜了她一眼:“你怎么不问景行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景行去哪里了?”安夏乖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问,你才问?我要是不说,你都想不起来问?”顾奶奶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安夏默默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顾奶奶又有一种想要发火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这辈子从不吃亏,但是这个安夏,真的是让她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。

    自己说的话,她想回答就回答,不想就直接不说话,简直气死个人。

    顾奶奶强压着怒气,说道:“景行守了你一晚上,我刚刚好说歹说,才劝着他去休息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