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26章 要回来了
    净身出户?

    顾景行还真没注意这个。免-费-首-发→【】

    他看起协议,仔细又看了一遍,顿时更气了。

    安夏这女人,还真够可以的。

    协议上,清清楚楚写着两人的财产,各归各所有,不按照共同财产进行分配。

    “你想的,倒是挺周全的。”顾景行的声音里充满了嘲讽。

    安夏没有听出来,她老老实实地说道:“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不由紧握住手机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很好。安夏,你真的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话听起来像是在表扬她,可是语气怎么听怎么奇怪。

    安夏不由有一瞬间的茫然。

    顾景行,这到底是高兴呢?还是生气呢?

    应该是高兴吧。

    他没有生气的理由啊。

    “安夏,下一幕准备。”高导喊道。

    安夏应了一声,对着手机匆匆说道:“那先这样了,我去拍戏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就直接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那头,传来了忙音。

    顾景行盯着手机,目光像是要吃人一样。

    安夏的心,果然是捂不热的。

    说分手就分手,说离婚就离婚,她倒是好处也拿到手了,潇潇洒洒抽身而走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,怎么样了?你是不是跟夫人打电话呢?你们和好了吗?”福伯有些关怀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?”顾景行冷冷地看着福伯:“以后叫她安小姐。”

    安小姐?

    福伯不由震惊了。

    少爷和夫人,这是真的闹翻了?

    不至于啊……

    就前几天,少爷还是高高兴兴去剧组接的夫人,怎么这么快,就闹成这样了?

    福伯想要劝说什么,可是看着顾景行铁青的脸色,他又有些不敢开口。

    顾景行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重新收拾一下家里,别让我看到这女人留下来的东西!家里,也不准再提起她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福伯犹豫了一下,还是老老实实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起身,直接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他有那么多的事情要做,怎么能把时间,耗费在一个安夏身上。

    安夏既然这么想离开,他又何必强求?

    顾景行想要忙碌的话,是可以让自己很忙碌的。

    他在公司,一直工作到凌晨一点多,才回到了家。

    福伯为他留着灯。

    厨房的夜宵,也是随时准备着。

    一切,都和以往一样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为何,这偌大的家,就是莫名让人觉得冷清。

    “少爷,要吃点东西吗?”福伯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顾景行抿了抿唇,直接上了楼。

    他打开房间的灯。

    灯光亮度正好,房间温度也正好。

    佣人已经将床铺铺好,轻薄暖和的被子,一看就很舒服。

    顾景行微微怔忡。

    他恍惚看见了床上一个人影在打滚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,这床也太舒服了吧。睡了这张床以后,我感觉我早上都要起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女子的艳丽的容貌上,是全然满足的神情。看起来,像极了一只餍足的小猫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早上是因为这张床才起不来了?而不是因为我晚上太努力了?”

    顾景行看见另一个自己轻笑着。

    小夏格外害羞,自己只要稍微微微撩一下,她就会立刻羞得两颊通红。

    哪怕他们两个对彼此的身体已经熟悉地不能再熟悉,她脸红的习惯,却是一点都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顾景行闭了闭眼睛,这些画面,就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再度睁开眼睛,看见的,只有空荡荡的床铺。

    顾景行沉默地看了一会,然后,他的嘴角泛起一丝哂笑。

    又是分手,又是离婚。

    安夏已经把她绝情的态度都表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就当真这么犯贱,非要这个女人不可?

    如今会想到她,也无非是个习惯问题。

    等过了这阵子,他自然会,将她彻底忘记。

    顾景行垂了垂眸,走进浴室。

    自从安夏搬进来之后,浴室中,就有两套洗漱用品。

    原本,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,他也不觉得洗手台空旷。

    可是此刻,看着这空了一大半的洗手台,他沉默了。

    安夏爱美,洗手台上,摆满了她各色各样的护肤品。

    顾景行自认聪明过人,看见这些瓶瓶罐罐,也难免糊涂。

    安夏倒是一瓶一瓶,一样一样,都分的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每天早上,她光是护肤,就要花上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那会,自己还经常取笑她。

    安夏就会理直气壮地说他果然是直男。

    现在……

    他想取笑,也没有人可以取笑。

    也再也不会有人,理直气壮地反驳他。

    顾景行突然有些烦躁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连澡都不想洗了。

    直接走了出来,想要换身睡衣,直接睡觉。

    他打开衣柜。

    安夏的衣服,已经完全消失,显得衣柜都空旷了许多。

    顾景行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他对自己的衣服不怎么挑,就想随便拿一件衣服换上就好。

    可他下意识地,竟然拿到一套胸前还印着米老鼠图案的睡袍。

    顾景行不由无言。

    这套衣服,还是安夏在网上买护肤品的时候,店家附赠的。

    她按照他的尺寸选了男士睡衣,还十分期待地想要他穿上看看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他看着这米老鼠的图案,就有点丧失勇气,最终也没穿上身。

    这会,没人娇俏地让他穿上看看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这米老鼠,却突然觉得有些顺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衣服虽然是送的,但料子摸起来挺舒服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低声说服了自己,然后换上了这套睡衣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,他穿着这睡衣,竟然还真觉得挺舒服的。

    顾景行强迫自己闭眼,然后好好睡觉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自己具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晚上,他特别多梦,梦里的画面光怪陆离。

    他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大灰狼。

    他是森林之王,可他偏偏看上了一只和他不同物种的小兔子。

    这只兔子,担心又谨慎,出了一身白毛,几乎没有可取之处。

    可他偏偏就很喜欢它毛茸茸的毛发。

    为了不吓到小兔子,他收起自己森林之王的气势,披上了白兔的皮,伪装成它的同伴。

    他一步一步,小心筹谋。

    终于,他让小白兔对他卸下了戒心。

    这小兔子是那么可口,可口到他再也无法忍耐。

    慢慢的,他朝着兔子伸出了爪子。

    眼看,他就要过上梦寐以求撸兔子的生活,那兔子却突然跑到森林中大声说,它决定要抛弃自己这个森林之王了。

    然后,它竟就这么跑了!

    这个梦有些诡异,可小兔子突然跑掉的举动还是气到了顾景行,他生生从梦里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顾景行一睁眼,就看见了一脸担忧的福伯:“你睡了一个上午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点了点头,不动声色地起身。

    他这一起来,福伯就看见了他身上的米老鼠睡衣,不由露出了一个不忍直视的表情。

    不是说这衣服不好……

    而是他家少爷的气势,配这么件衣服,实在是……不太合适啊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?”顾景行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。”福伯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出去。”顾景行挑眉。

    福伯赶忙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顾景行一个人在床边坐了一会儿,良久,他的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就不信了,不过这么点时间,他难道还真能不习惯了?

    安夏出现以前,那么多的日日夜夜,他一个人,不也过得挺好的。

    这一次,如果安夏不主动跟他认错,或者跟他解释,他绝不会原谅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顾景行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手机。

    想了想,还是把手机的铃声开到最大,又确认安夏的来电,是特别关心。

    这才把手机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这不是对安夏还有什么留恋什么的。

    而是安夏万一知道错了,要跟他道歉,顺便哭着喊着求他原谅的话,他大人有大量,也好第一时间表现自己的大度。

    顾景行前后思索了一下,觉得自己这么想没毛病,这才淡定地换衣服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安夏的这个道歉电话。

    顾景行等了一个月,等了两个月,最终都没有等到。

    这两个月。天下集团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顾大总裁也不知道受什么刺激了,脾气臭的毁天灭地。

    他们这两个月挨的骂,比以前一年还要多啊。

    老天爷,救救可怜的孩子门吧。

    这一天早上,顾景行仍然冷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秘小心翼翼地递上去一些文件。

    顾景行面无表情的翻阅着,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秘的一颗心都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总有一种即将要挨骂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一件事情。”顾景行突然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顾总你说。”秘瞬间紧张了起来。他果然是要挨骂吧?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,反正他都有些习惯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皱了皱眉头,问道:“我们旗下的新城娱乐,是不是有一个艺人,在深宫剧组?”

    顾景行绝口不提名字,但秘一听,就反应了过来:“顾总你是说安小姐吧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姓安吧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顾景行说道。

    秘:“……”

    顾总你骗个鬼啊?

    可能是姓安啊?

    这特么是你前女友啊,你不是很清楚?

    秘心里吐槽归吐槽,嘴里赶忙说道:“是的,安小姐正在深宫剧组拍摄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淡淡地说道:“她这戏拍的也挺久的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