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33章 见个面
    游铮远的语气平淡,眸中却隐隐带上了一丝掌控一切的自信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★★★

    安夏都不由怔忡了一下。

    游铮远一直说要复仇,她一直以为,以安华的老谋深算,这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才多久?

    游铮远和安晴结婚,也才四个月,游铮远竟然暗地里,就已经是鼎丰集团的掌控者了?

    安夏看着神情淡定的游铮远,不知为何,心头一抖。

    游铮远的心机手段……实在是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“你又怕我?”游铮远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安夏摇了摇头,强行转移了话题:“所以,你打算要动手了?可我母亲和外公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游铮远深深地看了一眼安夏,仿佛不知道她是故意转移话题,只是淡然说道:“这两个月,该查的我都查过了。你母亲和外公的事情,发生在二十年前,时间上实在是太久了。除了那纸合同,我实在是找不到更多的线索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更多的线索了吗?

    安夏眸中的光,不由暗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但我发现了一件事。”游铮远说道:“我发现安华每年,都会往一个账户,打一千万。今年,他更是足足打了三千万。而且,他开始打钱的时间,就是二十年前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瞳孔一缩:“你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游铮远点了点头:“我怀疑,那是岳凛的账号。岳凛了安华伪造遗嘱之后,可能并不满足于合同上约定好的钱。他应该是留了什么把柄下来,安华被其胁迫,只能一直给他打钱。”

    安夏心神一震:“这么说来,只要找到岳凛,我们就能找到证据!但我们要怎么找到他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问题所在。”游铮远轻笑了一声:“岳凛这些年这么老实,是因为安华能赚,每年会给他提供源源不断的经济支持。那么如果……安华失去了鼎丰,失去了付钱的能力呢?岳凛还会甘心他保守秘密吗?”

    安夏隐隐有些明白了游铮远的意思,但还是不甚清晰。她忍不住看了一眼游铮远:“你是不是已经有全盘计划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游铮远笑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计划?”安夏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游铮远看着她,眸底温柔:“你不需要知道具体内容,你只需要知道,答应你的事情,我一定会做到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的声音太过温柔,安夏微微抿了抿唇,有些不安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游铮远,这次的事情,我很感谢你能够我。你若能我调查出真相,不管什么价格,你随便开。虽然我现在没什么钱,但是,哪怕打一辈子工,我以后,也一定会把钱给你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眯了眯眼睛:“如果,我要的不是钱呢?”

    “我能给的,只有钱。”安夏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她知道游铮远想要的是什么,可感情,她给不了。有些事情,还是一开始就说清楚来的比较好。

    游铮远定定地看着她,半晌,他缓缓说道:“好。我你调查出真相。你给我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五百万。

    对此刻的安夏来说,是一笔天价。

    但安夏还是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,她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成交。如果你不放心的话,我们可以签合同……”

    游铮远站了起来,直接扬手去拍她的头:“合同就不用了。等事情办成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安夏躲了一下,下意识地嘟囔:“别碰我的头,你把我发型都弄乱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安夏的身体就紧绷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样的对话,好像曾经发生过无数遍。

    很早很早以前,游铮远就最爱折腾自己的头发,自己每次都躲,每次都要嘟囔他。可下一次,游铮远却还是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看着安夏微变的神情,游铮远轻笑了一声,眸光越发暗沉。

    所谓的五百万,不过是让她降低警惕的手段。

    他就不相信,那五年的时光,对小夏来说,真的就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等处理了安家的那些事情……

    他再也不会放这个女人离开。

    茶馆外头。

    司机偷偷看了一眼神情冰冻的顾景行,忍不住开口:“老板,要不然,我们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顾景行抬了抬眸,冷声说道: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司机的心脏不由紧了紧。

    老板的最近的威势,真的是越来越重了,他脸这么一板,自己的小心脏都有些受不了。

    司机下意识地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突然,他的眼睛一亮,大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顾总,出来了,人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也已经看到了。

    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前一后出来的游铮远和安夏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茶馆门口,又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顾景行离得远,听不见两人的说话内容,可就是听不到,才让人难熬。

    安夏和游铮远没说多久,两人很快各自分开。

    司机忍不住问道:“老板,我们要跟上安小姐吗?”

    顾景行面无表情地看着安夏离开。

    直到她的背影,也消失在人群中,他才冷冷说道: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他是顾景行。

    是天下集团的掌舵人。

    为了一个安夏,他已经突破了太多自己的底线,做了太多,以前地他根本不会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两个月了,这个女人单方面要和他离婚,而且,还一次都不曾主动联系他。

    可他偏忍不住,人一回乐市,就要去找她。

    结果呢。

    他看到是什么?

    他看到安夏毫不犹豫地跟着游铮远离开。

    她的眼中,可曾有过他?

    一贯以来,他都是一个优秀的商人。

    商业上,有一个最基本的准则。

    做生意的时候,要计算好投入和收益,如果收益远远不如投入,那就是亏损的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亏损状态,不能持久。

    一个合格的商人,在此时此刻,最应该做的,就是及时止损。

    或许,他根本连这一趟,都不该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漠然地看向了窗外:“回公司吧。”

    夜。

    安夏和简甜捧着吃的圆鼓鼓的肚子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电视上,放着一个综艺节目,简甜和安夏一脸懵逼地看着几个主持人笑的前俯后仰。

    有这么好笑吗?她们怎么不觉得。

    简甜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用余光不停地瞥着安夏。

    “你想问什么,就直接问吧。”安夏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简甜轻咳了一声:“其实也没有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奥。那就看电视吧。”安夏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诶诶,别啊。”简甜直接盘腿上来,“我今天都憋了一天了,你再不让我问,我要爆炸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有些好笑地看着她:“问吧问吧。”

    简甜赶忙说道;“你跟游铮远是怎么回事?这种渣渣,你难道还想跟他重新开始?你要是真这么想不开,不如我现在就把你打晕,省得你出去犯傻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他,只是有事情要谈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非得要单独谈?”简甜问。

    安夏抿了抿唇,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。

    母亲和外公的事情,现在只是猜测,并没有实际证据。她自己都不确定的事情,也不能就这么贸贸然到处乱说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还是脑子傻了。”简甜一脸的恨铁不成钢:“你是不是跟顾景行分手,伤心过度,脑子突然不正常了啊?不行,作为你的闺蜜,我一定要拉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“我脑子真挺正常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般说自己正常的人,都是不正常的。”简甜严肃地打断了她:“你现在这个状态,我觉得就是受了太重情伤的缘故。缓解情伤最好的方法,你知道是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安夏话刚出口,就看见了简甜脸上的笑容。她突然有些后悔问这个问题了。

    简甜已经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缓解情伤最好的方法,当然就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了。我决定了,我要给你介绍一个男朋友!”

    “啥?”安夏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你先别惊讶。”简甜兴致勃勃地说道:“你不是一个颜值狗吗?我跟你说,我有一个表弟,那长相,简直是举世无双。你要是看见了,保管沉迷在他的颜值下。”

    “举世无双?你这话有点夸张了。”安夏摇了摇头:“要说单纯的长相,我的经纪人,才是真的令人惊为天人。”

    “切,比长相,我表弟就没输过。”

    “我经纪人才是没输过。”安夏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她真觉得,洛昀的样貌,已经是某种极限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,明天我休假。你把你经纪人叫来,我把我表弟叫来,让他们比一比。你敢不敢?”简甜挑衅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不敢的。”安夏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行。那我这就去把他约出来,大家明天见一见。”简甜顿时笑了,就像是一只偷吃鱼的猫。

    安夏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是不是被简甜套路了?

    她正要说,要不然还是不见了。简甜却已经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:“就这么说定了,明天你要是不能把你经纪人叫来,我就咒你长一脸的麻子。”

    这么毒的吗?安夏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我的诅咒很灵的。”简甜眨了眨眼睛:“你不是对你的那个经纪人很有信心吗?这样,明天如果我的表弟长得比较好,你就和他相亲看看。如果你的经纪人长得比较好,给你介绍男朋友的事情,我就再也不提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不由无奈了。介绍男朋友什么的,她是真不需要……不过,比洛昀还好看的人,这个世界上应该不存在。

    那就干脆见一见。要不然,以简甜的执着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她会在自己耳边说个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简甜和安夏,几乎是第一时间发起了消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