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43章 你难道喜欢我?
    原本,就算是没有任务,摄制组的导演,也都会全程拍的,毕竟谁知道什么时候,就会有好的素材。★首★发★★★★

    但这一次,顾景行开了口,整个摄制组自然就没了二话,毫不犹豫地就退走,留了空间给两人。

    顾景行坐在沙发上,平静地拍了拍自己身边的位置:“坐过来。”

    安夏尴尬地笑了笑;“不用了,我站着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要我直接把你抱过来吗?”顾景行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安夏抿了抿唇,瞬间怂了。

    她乖巧地坐到了顾景行身边,心头泛上了一丝悲哀。

    她发现,都这么久了,她面对着顾景行,依然是怂地不行啊。

    果然,翻身做主人什么的是不可能了,这辈子都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顾景行不说话,安夏也就不说话。

    空气,一下子凝滞了起来。

    气氛十分尴尬,安夏忍不住看了看门口的方向,思考着逃跑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顾景行挑了挑眉:“我让导演组的人,把门锁死了,你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安夏:“……”

    把门锁死了!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绝!

    顾景行双手交合放在胸前;“所以,你还是别打什么奇怪的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低着头,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她到现在都不知道,顾景行到底是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说不要再见她的是他,千里之外赶来见她的,却也是她。

    “那张照片……”顾景行开口了。

    安夏的身体,微微僵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。”顾景行却紧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安夏抬头,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顾景行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和游铮远之前什么都没有。”顾景行认真说道:“他固然是贼心不死,可我想来想去,觉得你的眼睛应该还没瞎。怎么也不可能在我们两个之间,选择了他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说的很平静。

    安夏却莫名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哪里有人这么自恋的啊……

    “我说错了吗?”顾景行扬了扬眉。

    安夏憋着笑,但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的确,不管是哪方面,顾景行都比游铮远要好的太多。

    “看见那张照片之后,我一直在等着你的解释。”顾景行定定地看着她:“可你的选择,却是宣布分手,离开海城,甚至还给我一纸离婚协议。安夏,你告诉我,你的脑袋里,到底在想些什么?还是说,那份大ip女主的合同,对你来说,就这么至关重要,重要到你连离开我都在所不惜?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语气很平和,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,他竟能主动和安夏说这些。

    他生来骄傲,可这一次,他跟这个女人说这些,已经是放低了自己的姿态。他就差没明晃晃告诉他,他不想她离开他。

    从商业上来说,这属于把自己的底牌,提前掀开给对手看。

    是要输的一塌糊涂的。

    可刚刚,抱着安夏跳下悬崖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种强烈失重感袭来的时候,他脑海中唯一的想法,竟是:哪怕就这么死了,能够抱着安夏一起,也算是值得。

    从那一刻起,顾景行就知道他输了。

    输的彻彻底底。

    什么自尊,什么骄傲,似乎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他把一切明明白白给安夏看,就等着她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眸光太过深邃,安夏慌了一下,忍不住说道:“从来都不是我选择分手的。不是你让顾奶奶来跟我说,说你从此不想再见我的吗?那份合同,不是你给我的分手礼物吗,顾奶奶让我必须要签,这样才能杜绝我以后继续纠缠你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设想过许多种安夏可能有的答案,却怎么都没有想到,是这一种。

    他纠结了这么多天,结果却是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脸上,都不由闪过了一丝愕然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,却不由自主浮现了一个笑意:“那那个分手的围脖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顾奶奶让我发的。”安夏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离婚协议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我自己寄的。可你都说了不想再见我了,我也不能死赖着呀。”安夏说道。

    至此,顾景行终于发出了愉悦的声音。

    安夏有些不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这有什么好笑的啊?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问题,你和游铮远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顾景行轻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有事情要他忙。具体什么事情,我现在不能说,但应该,很快就会有一个结果了。”安夏斟酌着说道。

    她和游铮远,本来就清清白白,她虽然不能说出原委,但也不必太过遮掩。

    之前,在顾家,因为有着顾奶奶在,她知道自己不管说什么,都没有用,所以干脆没有说。

    后来,她想要和顾景行暗中解释的。可顾景行直接让顾奶奶来通知她分手的事情。

    既然顾景行因为那一张照片就定了她的罪,安夏也就不想再解释什么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阴差阳错到了今天,安夏才有机会说出这些。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;“什么事情,要他忙,我却不上?”

    “没没什么……”安夏下意识地说道。

    顾景行皱了皱眉头:“只有他能,那事情应该和鼎丰集团有关系。你对鼎丰集团的财产并不感兴趣,那……”

    顾景行正推理着,安夏有些惊慌地捂住了他的嘴巴:“你快别往下想了,反正过几天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真的是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她要是不阻止他,再被他推理一下,他恐怕就要猜出真相来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意味深长地看着安夏,突然轻轻吻了吻她的手掌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安夏受惊的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顾景行挑了挑眉:“安夏,我这么相信你,你却似乎并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安夏不明白。

    顾景行叹了一口气,伸手摸了摸安夏的头发;“我从来就没有让奶奶来找过你。从来就没有拜托她来跟你说这些话。”

    没……没有?

    安夏嘴巴微张,顿时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因为第三人的话,就毫不犹豫地要和我划清界限。安夏,你有点过分。”顾景行清冷的眸中,隐隐透露出了些许控诉。

    安夏莫名慌乱了起来:“那不是普通的第三人,那是你的亲人,我以为……”

    顾景行继续控诉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安夏更慌了,下意识地说道:“而且,我们本来就是契约夫妻,契约时间也快要到了,你不过就是提前几天结束契约,这很正常啊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:“契约上说的是,如果两方都同意,才能解除婚姻关系。我什么时候同意离婚了?恩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同意?”安夏看着他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