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53章 她不在乎他
    游铮远说的激动,可顾景行的眸底,只有漠然。★首★发★★★★

    “你不信?”游铮远的瞳孔微微凝缩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没有任何人,可以怀疑他对安夏的爱。

    顾景行哂笑了一声,“我当然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不信?”游铮远的眸中闪过了一丝怒意:“顾景行,我和小夏,认识了整整五年。我了解她的喜好,了解她的求,甚至连她习惯性的小动作,我都一清二楚。你呢?你又了解她多少?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眸子,依旧没有波澜。

    他平静地说道:“或许,我对小夏的了解,暂时没有你多。可是这有什么关系?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去了解她。而你……永远只有那只存在于回忆中的五年。”

    我有一辈子的时间去了解她……而你,只有那五年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这番话令人有些刺痛了。

    游铮远的脸色微变,他压低了声音:“现在就论胜负,未免早了一些。顾景行,我还未必会输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已经输了。”顾景行平静地说道:“游铮远,你既然自诩十分了解小夏,那你就该明白,你早就已经输了。哪怕没有我的出现,小夏也绝不会再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神情太冷淡,语气太笃定。

    就仿佛,他只是在阐述一个最浅显不过的事实。

    游铮远的脸色,微微白了白。

    顾景行这个人,讲话虽然不多,却专门往人的心窝子里戳。

    虽然很不想承认,可游铮远的潜意识里也知道,顾景行说的,是事实。

    在他选择了复仇,选择了背叛安夏的时候,以安夏的骄傲,这辈子,他们就再无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万一,万一有奇迹呢?

    一看游铮远的样子,顾景行就知道他还不甘心。

    顾景行淡淡地说道:“游铮远,你或许觉得自己很爱小夏,只可惜,你所谓的爱,最终只感动了你自己。你也并没有你想象中,那么重视安夏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的瞳孔猛然一缩,咬牙说道:“你凭什么这么说?”

    顾景行垂眸,神情淡漠地指了指桌上的照片:“这张照片,就是明证。”

    “照片和我无关!我也是刚刚才……”

    “照片的确不是你找人拍的。可是和你无关?”顾景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:“你明明知道,小夏在我家里过年,却偏偏要挑在那样的时间,深夜把她叫出去。若不是你开了个头,怎么会有这张照片?”

    游铮远沉着脸:“我有重要的事情和小夏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不能在电话里说?”顾景行漠然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……”游铮远想要辩驳些什么。

    顾景行直接打断了他:“你也不用解释。你当天的作为,就和今天你找上门来一样。你无非就是想要制造我和小夏之间的误会。为了达到这一个目的,你可以不折手段。可你又是否知道?那天晚上天气那么冷,小夏走了那么远的路,淋了那么久的雪,回来之后,她直接发起了高烧。”

    游铮远的瞳孔一缩:“她……那天发烧了?”

    “那么冷的天,你觉得呢?”顾景行讽笑地看着他:“游铮远,因为你的自私自利,小夏大病了一场,之后,又因为这张照片,受到了不该她受的侮辱和痛苦。在你心中暗喜的同时,你上网去看看,就因为你的这份私心,小夏遭受了何等的谩骂。你对小夏的好,就是一次又一次,让她陷入到困境中。如果这就是你所谓的爱,我想小夏,她并不想要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说完,也懒得看游铮远苍白的脸色,直接示意福伯送客。

    游铮远的嘴唇张了张,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最终,他什么都没有说出来,只是有些失魂落魄地跟着福伯走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游铮远的背影,眸底泛着寒光。

    哪怕知道,小夏和游铮远再无可能,可是,一个还算是优秀的男人,这样肆无忌惮地觊觎着你的妻子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并不舒服。

    他不可能会无条件地继续容忍游铮远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谈话,就是他给游铮远的最后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若是游铮远从此老实下来,那么自然可以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若是游铮远再敢纠缠,就不要怪他雷霆手段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若不是忌惮着小夏和游铮远毕竟有过一段情,他若是手段激烈,或许会适得其反,他早就让游铮远这个人从世界上消失了。

    只希望……

    他不要再试探自己的底线!

    顾景行平静地转身上了楼。

    房间里,安夏正百无聊赖地拿着手机斗地主。

    看见顾景行,她迅速出完牌,然后有些好奇地看着顾景行:“你和游铮远,都说了些什么啊?我发现,你怎么老是要求单独和他说话。你们两个很熟吗?”

    顾景行有些好笑地揉了揉她的头发:“他这么明目张胆地觊觎你,我当然要给他一些警告。”

    安夏应了一声,更好奇了:“你怎么警告的?”

    “也没怎么警告。就是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。”顾景行镇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晓之以情,动之以理?

    安夏有些狐疑地看着顾景行: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顾景行淡定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安夏也没放在心上,转身又开了一局斗地主。

    安夏这态度,有些太随意了,顾景行的眸光闪了闪,忍不住说道:“小夏,你这次看起来,心情还好?”

    安夏抢到了地主,顺便还加倍了一下,一边浑不在意地说道:“我都被攻击习惯了。而且,你相信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:“这次的事情,终究是因游铮远而起的。你不觉得生气?”

    “还好吧。”安夏随口应道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眸光顿时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小夏对游铮远的容忍度,还真是挺高的。

    游铮远那天晚上的任性行为,惹出了后续多少麻烦,小夏竟然一点也不怨他?

    顾景行正有些吃味,就听安夏继续说道:“我和他,又没有什么太深的关系。既然是我有求于他,也没立场要求他多为我着想。我跟他都谈好了,他我一件事,我给他五百万。等这件事了了,我和他,估计就是陌生人。陌生人之间,就不要强求太多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