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0章 交代
    岳凛被打蒙了一瞬间,然后神情狰狞地扬手就打了回来:“小贱人,你敢打我!你在老子门口等着,不就是想跟老子上床吗?现在你给我装什么纯情!”

    打了一巴掌,他还不过瘾,冲过来还要继续打。本↘↘首↘发↘↘zhuishubang/

    木若雅赶忙护在了安晴面前,然后有些愤怒地说道:“岳凛,我是安华的妻子,这是安华的女儿安晴。我们两个,是专门来找你的!”

    安华?

    岳凛眯了眯眼睛,酒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挥了挥手,让身边的两个女人先离开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人听不懂夏国语,还以为木若雅和安晴是来跟她们抢男人的,不由恶狠狠地看了两人一眼,才扭着腰肢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来找我干什么?是不是给钱来了?”岳凛走过去,热情地把手往木若雅的肩膀上搭!

    木若雅有些嫌恶地甩开他的手:“什么给钱!我们是问你要钱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钱?”岳凛有些没反应过来:“问我要什么钱?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承认了?我告诉你,华哥都给我说了。他这些年,陆陆续续在你这里,存了好些钱。华哥现在遇到点事情,需要钱财周转。他说了,让你把钱全部还给我们。”木若雅理智气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我还钱?”岳凛直接被气笑了:“你们两个女人,不是疯了吧!”

    “你别想赖账!”安晴急了:“我们这里,有全部的汇款记录,你要是不还钱,我们就去告你诈骗,这么大一笔钱,够你在牢里呆一辈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告我诈骗?”岳凛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两人:“这是安华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华哥的意思!”木若雅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。”岳凛的眸光一冷:“安华敢让我还钱,他就不怕我把他的事情都说出去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木若雅敏锐地问道。

    岳凛张了张口,又闭上了:“我跟你说什么!要钱,你让安华来找我!”

    安晴怒了:“我爸爸现在都被关起来了,你让他怎么来找你。你分明就是想赖账。”

    “被关起来是什么意思?”岳凛的目光骤然变了。

    “他肯定是被人陷害的!我们家后院挖出来一堆白骨,警察局非说这和我们华哥有关系!”木若雅下意识地抱怨了起来:“他已经被关了一天一夜了,至今都没有放出来。你快把钱给我们,我好去周转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白骨被挖出来了?”岳凛的脸色突然狰狞了起来:“警局鉴定出白骨的身份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?”木若雅皱了皱眉头:“现在消息都被封锁了,可能是被鉴定出来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想转移话题,你先还钱。我爸说了,你不还钱,我们就要去告你。”安晴见缝插针地说道。

    岳凛猛然转头看着她,脸色黑的滴墨一样。

    安华突然逼他还钱,这就是破罐子破摔的节奏。

    那具尸体,多半是已经被鉴定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当年的事情,怎么都瞒不住了。

    安华这龟孙子,他是自己完蛋了,还想要拖着自己跟他一起死。

    他做梦!

    “你们滚蛋!”岳凛狠狠地推开木若雅和安晴,直接冲进了别墅中。

    这里不能呆了,他要立刻离开。

    “妈!这人果然是想要赖账,这怎么办?”安晴急了。

    木若雅咬了咬牙;“赖账?没门!我这就报警去!”

    在异国他乡报警,木若雅本来是有些紧张的,生怕当地的警局不忙。

    没想到,当地的警局来人非常快,核查过木若雅提交的汇款单子之后,警察立刻决定现行拘留岳凛。

    岳凛整理好东西,刚要逃跑,就被当地抓住了。

    国内适时交涉,第二天,岳凛就被返送回了夏国!

    被送回国内之后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人审问,岳凛直接被扔进了紧闭室中。

    昏天暗地,先关了他八个小时。

    警方才对他进行了第一次提审。

    岳凛的心理素质,没有安华那么好。

    再加上,他以为当年的事情有些曝光了。

    一看见警察,直接就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当初的事情,都是安华指使我的。我什么都不知道啊。”岳凛张嘴就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?”叫王哥的那个警察面不改色地跟身边人说道:“让老大和安小姐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警察应声出去了。

    等顾景行和安夏进来,岳凛已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交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一个小混混,是安华指使我把凌心儿推下悬崖的,也是他指使我给凌老爷子下药的。我……我最多就是一个从犯啊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脸色,刷地一下白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的心里已经有了预料,可是,真的听到了这样的真相,她还是有些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妈妈和外公,竟然真的是被害死的。

    顾景行从背后扶了她一下,安夏这才勉强站稳。

    安夏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顾景行却听出了一些不对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小混混?”顾景行看着岳凛:“你是一个小混混?”

    不对,根据他的调查。凌老爷子的私人医生,是正经名校毕业的,怎么可能会是一个小混混。

    岳凛愣了一下:“是啊。就是因为我和岳凛长得有点像,所以,安华才会找我来假扮凌老爷子的私人医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是假扮的?”王哥敲了一下桌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道?”岳凛突然察觉到了一丝不对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他就明白了什么,脸色登时大变,口风也瞬间转变;“不是,我不是假扮的,我就是岳凛。”

    可是现在,已经太迟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果断说道:“那堆白骨,应该就是真正的岳凛的,立刻去比对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一个小警察精神振奋地去了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天大的案子啊。

    真正的岳凛,凌心儿,凌老爷子,这是整整三条人命啊。

    “岳凛”眼睁睁地看着警察走了出去,终于反应过来,他从头到尾,都是中套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是真的,把自己给坑死了。

    “岳凛”不由嚎啕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哭什么!”安夏走过去,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:“当年的事情,你给我全部交代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岳凛”一边哭着一边说道:“我不知道,我什么都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王哥正要说上几句,却见安夏冷笑一声,直接说道:“你可以都不说。岳凛死了,你却取代他的身份生活了这么多年,你就是杀人凶手,证据确凿!这要是判下来,一个死罪,你是逃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死罪?

    “岳凛”顿时害怕地浑身发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但你若是可以交代出一些什么,或许还能转做污点证人,或许还有轻判的可能。”顾景行补充道。

    这夫妇两人一唱一和,完全击溃了“岳凛”心理防线。

    他犹豫了一下,一五一十讲述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