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4章 尘埃落定
    安华的这一番话,透露出很多信息。首发&119;ww&122;&104;&117;&105;&115;&104;&117;&98;&97;&110;&103;&109;

    安夏忍不住站了起来,瞳孔微微凝缩着。

    木若雅目光一闪,倒是明白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她说呢,这凌心儿一死,安华对安夏的态度,突然就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

    看他平时对安夏的态度,这哪里是父女,根本就是仇敌。

    如果安夏根本就不是他亲生的,那一切,就都可以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那么努力,鼎丰集团,本来就该是我的。”安华咬着牙:“可那个死老头子却还不肯放手,看他的意思,竟然想要撑到安夏长大,想要把公司传给她!”

    安华猛然转身,阴冷地看着安夏:“这个小贱人,是凌心儿和其他男人的野种,凭什么继承鼎丰集团!我如果什么都不做,我这辈子,就只能给鼎丰集团打工。只有杀了他们,我才能得到本就应该我得到的!你们这些站在这里审判我的人,你们扪心自问,如果处于这个位置的是你们,你们难道不会这么做吗?”

    安华的目光血红。

    他是真的不觉得自己做错了。他不过是做出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做的举动。

    木若雅也忍不住站了起来:“法官,既然是凌心儿先出的轨,华哥的行为,也算是情有可原,是不是应该从轻判决?”

    突然牵扯出这样一桩豪门往事,围观审判的观众,都不由起了一些八卦的心思。

    观众席中,甚至有一个男人的声音高喊着;“要换我替别人养了这么久女儿,我也得心理扭曲啊。”

    男子声音落下,观众席上,响起了一阵轰然大笑。

    笑的人,还大多数是男子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的心里,大概安华还算是忍辱负重,为自己复仇的勇士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,这个世界有时候,就是很荒谬的。

    可听着这样的笑声,安夏还是气的浑身发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零碎的话语,不停地往她的耳朵钻着。

    “出轨。”

    “绿帽子。”

    “替别人养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够种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声音,仿佛一把把刀子,生生插在安夏的心中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,至今生死未卜。

    她外公经营多年的产业,被人生生谋夺。

    还有岳凛,就因为他是外公信任的人,就被埋在后花园,连身份,都被人所夺。

    这样血淋淋的案件,就因为她不是安华的亲生女儿,就变成了一个笑话?

    安夏想要张嘴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她还沉浸在她不是安华亲生女儿的震惊中,神情恍惚着,一时竟是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,抚慰地揉了揉安夏的头发,然后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面无表情地环顾了一下全场。

    仿佛被一阵冷风吹过,原本喧哗的现场,竟然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安华既然觉得他没错。那我,我可以问他几句话吗?”顾景行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法官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警察现在已经松开了安华,安华有些狼狈地站在原地,狠狠地看着顾景行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个男人一直着安夏,他根本就不会落到这个地步!

    “你说,安夏不是你的亲生女儿。”顾景行问道:“你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确定。”安华恶狠狠地说道:“老子结婚这么多年,连凌心儿的手都没碰过几次,哪里能蹦出来一个女儿。不信的话,我可以当场和她做亲子鉴定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脸色微白。

    在她的记忆中,妈妈还在的时候,和安华是很恩爱的。

    却原来,这些都只是错觉。

    安华对她的慈爱,只是为了降低妈妈的警惕心。

    而妈妈……只是为了给她一个完整的家。

    仅剩的一些美好回忆,也在这一刻坍塌,安夏不知道,自己的世界中,到底还剩下些什么。

    顾景行握了握安夏的手,然后继续看着安华:“凌心儿从来不让你碰,安夏也不是你的亲生女儿。这些事情,你应该是婚前就知道的吧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安华的目光闪了一下,下意识地想要否认。

    毕竟他如果是被骗的,会显得更可怜。

    “不要否认。”顾景行淡淡地说道:“凌心儿既然从不让你碰,可见她只是想要给孩子一个家,并不想要有真正的夫妻关系。这种情况下,她定然提前就和你做好了约定,否则,她不会冒然走入婚姻。而你,之所以答应这个约定的原因,也很简单。凌老爷子很欣赏你,你觉得,做他的女婿,可以让你走的更远。安华,凌心儿只是想要给孩子一个家,而且从未隐瞒过你这件事情。你若是觉得受了委屈,大可以不必答应她。以她凌家千金的身份,难道找不到其他愿意的人?你借由这场婚姻,在鼎丰得到了更好的机会,一转身,却觉得是凌心儿背叛了你,委屈了你。你不觉得,你有些搞笑吗?”

    顾景行那双眼睛,仿佛能看透人心。

    安华瑟缩了一下,却强撑着说道:“我本来就有能力,没有她凌心儿,我也一样可以做出一番事业。我只是想要一段正常的婚姻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笑了:“既然这样。那你大可提出离婚。凌心儿她对你一丝感情都没有,难道还能对你死缠烂打?”

    安华张了张嘴,想要辩驳些什么,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扫视了一下寂静的全场,最后对着法官说道:“安华不管是杀人还是谋产,都是处心积虑,且事后没有一丝后悔之心。我认为,死刑对于他来说,一点都不重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说完,就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把一切说的清清楚楚,哪怕是直男癌们,也说不出任何话来。

    法官们短暂商量了一下,最终的结果毫无异议。

    两个死刑,都继续保留。

    “岳凛”再度瘫痪了一次。

    安华愣了一下,却抽风一样地拼命挣扎嘶吼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,没有人在理会他。见他实在叫喊地厉害,几个警察,一起用力,像拖死狗一样,把她拖了下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