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69章 救命恩人
    秦倩倩的语气十分嘲讽,安夏略挑了挑眉:“也不用这么麻烦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★★★如果你实在有心的话,下次,就由你专门负责欢迎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秦倩倩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安夏是个神经病吧?

    她这是讽刺,讽刺啊!

    安夏竟然就这么一本正经地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可偏偏她这么回,秦倩倩反而无话可说,只能生生咽下这想要吐血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小夏就是来找我说几句话。”简甜说道:“倒是你,你有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秦倩倩挑了挑眉:“也不是什么大事。前段时间,我请了个病假,错过了几场手术观摩。你应该做了笔记吧,把笔记给我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秦倩倩的语气各种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安夏不由皱了皱眉头,毫不客气地说道:“笔记是小甜自己做的,没什么义务非要给你看。你要是想看,就拿出求人的态度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求她?”秦倩倩怒了:“安夏,你真以为你嫁了景行哥哥,就可以对我指手画脚了,我警告你,你别管的太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看着简甜:“你就说你借不借吧。”

    安夏冷笑了一声,就她这态度,简甜能借就有鬼了。

    “拿去吧。”然而,下一时间,简甜就把自己的笔记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秦倩倩拿过笔记,递给安夏一个得意的眼神,然后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安夏完全没料到,会是这样的结果。她不由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简甜:“你疯了?”

    简甜一副有苦难言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了?她威胁你了”安夏的眼神,顿时变得危险了起来:“你不必怕她,有什么事,尽管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她还威胁不了我。”简甜虽是这么说,神情却更加愁苦了。

    看见安夏越发不解的神情,她嗷呜一声,哭了出来:“小夏,我命苦啊!”

    这……这到底是怎么了?

    安夏有些手忙脚乱地抱住了简甜:“不管什么事,有我在呢!”

    简甜哭了一会,冷静下来,低声说道:“我刚出国的时候,你记不记得,我和你讲过一件事情。就是,我在外面打工,回来的时候,遇到了抢劫犯,有人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安夏点了点头:“我当然记得!发生这件事情之后,我就劝你,不要再出去打工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b国那个地方,不如夏国安稳,深夜回学校,太过危险。而且简甜又不是缺钱,她只是想要体验一下生活。

    “嗯。那之后,我没有再去打工过。”简甜犹豫了一下,才说道:“但是,当年那个人为了救我,后背还受了好长一道刀伤,我一直想要找到他,好好谢谢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听你说过,但人海茫茫,这样漫无目的地找一个人,实在是太难了。”安夏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找到了。”简甜却神情复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?谁?”安夏的眼睛猛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简甜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    安夏又疑惑了起来:“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啊?而且,你怎么突然把话题转到这里去了。找到那个人,和你对待秦倩倩的态度转变,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简甜继续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安夏愣了一下,隐隐察觉到了什么:“救了你的那个人,和秦倩倩有关?”

    简甜低头默认。

    安夏继续分析了起来:“你以前说过,那个男子是个和你年纪相仿的年轻人,那就不是秦倩倩的长辈。”

    简甜神情复杂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是长辈,却又和秦倩倩有关。

    安夏的瞳孔微缩:“秦越?”

    这样一推理,只有秦越,也只能是秦越。

    “是他。”简甜的神情更加愁苦了:“我也是在你婚礼上看见了他,才发现这件事情的。但他好像已经不认得我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难怪,简甜参加完她的婚礼,就变得有些奇奇怪怪的。

    原来,她是在婚礼上,看见了秦越。

    “他救过我的性命,你知道的,我发过誓,如果能够找到他,我一定要好好报答他的。”简甜低声说道:“秦倩倩……是他的妹妹。我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简甜说着说着,忍不住捂住了脸,还是觉得自己太凄惨了。

    原本,论起怼人,秦倩倩根本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可是知道秦越是她救命恩人之后,她十成的功力,也发挥不出一成来。

    安夏也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良久,她才说道:“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?告诉秦越这件事情吗?”

    简甜有些纠结地说道:“我还没有想好。”

    “秦越人还是不错的,只是,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妹妹。你总不能为了报恩,以后就一直任由秦倩倩胡作非为的?”安夏说道。

    “胡作非为也不至于。”简甜摇了摇头:“我和秦倩倩,无非是一些口头上的官司,我以后,不和她吵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。”安夏替自己闺蜜觉得委屈,可是秦越是简甜找了两年的救命恩人……

    好不容易找到了人,以简甜知恩图报的性格,她怎么也不可能再和秦倩倩针锋相对了。

    这事情,真是……令人郁闷。

    安夏和简甜说着话。

    门外,秦倩倩拿着简甜的笔记本,目光闪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最近简甜对她的态度大变,她一直都觉得很奇怪。

    没想到,竟然是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哥哥竟然意外救过简甜。

    秦倩倩的嘴角,不由泛起了一个笑意。

    她现在拿安夏没办法,拿简甜还没有办法吗?

    这件事情,就是简甜送上门来的把柄。

    秦家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。

    秦越正在卧室里换着衣服,门突然被打开。

    他一转身,就看见秦倩倩正直愣愣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女孩子,这是个什么眼神?”秦越飞快地穿上上衣。

    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秦倩倩清晰地看到了他背上那道长长的伤痕。

    她不由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哥,你背后怎么来的这么长一道疤,我怎么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要你知道干什么?”秦越满不在意地说道:“不过是一点小伤。说出来反而让人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伤疤这么长,可不是什么小伤呢。”秦倩倩的目光闪了闪:“哥,你不是和人打架斗殴了吧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