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70章 强行挽尊
    “你还在这里干什么?”秦越看着秦倩倩,不由有些狐疑了起来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★★★

    秦倩倩这是在高兴些什么?

    他恍惚记得,自从顾景行和安夏结婚之后,她一直都是摆着一张臭脸,许久没有笑过了。

    “哥,我想要请你一个忙。”秦倩倩目光一闪,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忙?”秦越瞬间警惕了起来:“我警告你,顾少都把话说到那个份上了。哪怕我和他关系不错,你要是再敢乱来,他是绝不会留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我暂时已经放弃景行哥哥了。”秦倩倩说道。

    暂时?

    秦越挑了挑眉:“你最好快点把这暂时变成永久。”

    “哥!”秦倩倩有些羞恼了起来:“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这些。你到底不我的忙?”

    “。”秦越叹了一口气;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秦倩倩的眸底光芒微闪,笑嘻嘻地拿出准备好的便笺和笔:“哥,你就我写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这个简单。

    秦越随意接过了笔:“写什么?”

    秦倩倩转了转眼珠子,说道:“就写,你微笑时很美。秦越。”

    ????

    秦越顿时被雷地外焦里嫩的:“这么酸?”

    “你就说写不写吧。”秦倩倩说道。

    “写写写。”秦越随意写上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秦倩倩在旁边补充:“别忘了,落款,落款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的……”秦越各种莫名其妙,但还是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很好,谢谢哥。”秦倩倩满意地拿起了便笺。

    “我说,倩倩,你现在不至于混的这么惨吧?想听这种话,就不能让你求者给你写?”秦越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秦倩倩笑嘻嘻地说道,“我就喜欢哥哥你给我写。”

    她难得露出了灿烂的笑容,秦越的心也柔软了一些,不由伸手,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;“你高兴就好。”

    秦倩倩小心翼翼地收好了便笺,然后有些好奇地看着秦越:“哥,你穿的这么人模狗样,是要出去?”

    “嗯,出去见个人。”秦越的神情,瞬间荡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见谁?”秦倩倩有些八卦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问这么多。”秦越只是笑着:“我努力给你带一个嫂子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秦倩倩眨了眨眼睛,哥哥这是有喜欢的人了?

    不过哥哥这个人比较闷骚,不到十拿九稳,他是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期待你把人带回来的那天了。”秦倩倩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。”秦越揉了揉她的头发,春风满面地出门了。

    秦越一走,秦倩倩拿出了简甜借给她的那个笔记本。

    然后又拿出了便笺。

    她笑眯眯地,把这张便笺,夹到了笔记本里。

    秦倩倩的目光闪动着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她不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简甜公寓楼下。

    顾景行坐在车里,面沉如水。

    安夏这个混账女人。

    他原本是想要晚上振一振夫纲的,可是,安夏却直接给他电话,说,晚上和简甜睡,不回来了。

    果然,他最大的情敌,还是简甜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顾总,我们在这里还要等多久?”司机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
    顾景行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顾总,要不,直接打个电话给夫人,夫人肯定不敢不来。”司机出着主意。

    司机说完,就一脸期待地看着顾景行。

    他这辈子反正就这样了,生来怕老婆,改不了。自从之前在顾景行面前丢了个丑之后,司机也不敢吹牛逼说自己在家里如何如何厉害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是什么人物,顾景行是什么人物。

    他怕老婆,顾景行能怕吗?

    在司机的眼里,此刻的顾景行代表着的,就是他们男人的尊严,他们男人的地位。

    被司机用这种眼神看着,顾景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顾总,难道夫人敢不听你的话吗?”司机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她敢?”顾景行挑眉。

    司机的眼神,顿时更加期待了。

    顾景城撑了一会,只能默默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他打了一个电话出去,安夏很快就接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在哪里?真不打算回家了。”顾景行开口。

    司机的神情顿时更加崇拜了。

    这一开口就是这样质问的语气,要是换作他家那个,早就爆发了。顾总还是顾总,不仅做生意厉害,就连训妻,也是吾辈楷模。

    安夏愣了一下:“我不是说了,简甜遇到点事情,我要陪陪她吗?”

    “陪她?那老公呢?就不陪了吗?”顾景行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陪你还少?不是……你喝酒了?”

    “呵,女人。”顾景行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安夏听着那边的忙音,各种莫名其妙。顾景行怕是不仅喝酒了,喝的还是假酒。

    “走吧,她不回来,那就不用回来了,女人也不能惯着,得给她一个教训。”顾景行冷静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顾总你简直太厉害了。”司机对顾景行的崇拜之心,顿时突破天际。

    顾景行一边享受着司机崇拜的眼神,一边默默在编辑着道歉的短信。

    他就跟小夏说,自己是工作压力太大,突然抽风了?她应该会原谅自己的吧。

    如果她不原谅的话,大不了拿个玻璃杯子往地上一摔。然后顺势跪上去就完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这道歉的短信还没发出去,司机突然眼尖地说道:“顾总,夫人下来了!她一定是怕了,来求你原谅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一抬眸,果然看见安夏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:“……!!!”

    难道他刚刚那样,反而有效果?小夏这是决定要跟他回家了?

    安夏走近,顾景行先发制人:“你怎么下来了?现在想回家,太迟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莫名其妙地看着他:“我什么时候想回去了?我就是从窗口看到你的车,想要下来看看你在抽什么风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果然是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司机顿时用炯炯发光的眼神看着顾景行。

    抽风?这是该和自己老公说的话吗?

    顾总肯定要爆发了!

    自己降服不了家里那头母老虎,看别人训妻爽爽也好啊。

    司机正期待着,就听顾景行说道:“没事,我工作压力有点大。刚刚,没吓到你吧?”

    “吓到倒不至于,就是有点奇怪。”安夏摇了摇头,然后有些狐疑地看着顾景行:“我陪小甜一晚上,你这么不满的吗?”

    顾总,告诉她,你不满,你就是很不满!司机的脊背都挺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满?”顾景行皱了皱眉头,毫不犹豫地说道:“怎么会。简甜遇到事情,小夏你肯定要陪她的。你放心,我这边没事。就是……我也会想你,你记得早日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过几天就回来了。那我先回去罗。”安夏给了他一个飞吻,转身走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