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80章 离她远点
    敲定好之后,顾景行和安夏,亲自将秦越和林沫儿送到了门口。免-费-首-发→【】

    看着秦越的车子消失,顾景行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伸手,有些好奇地在他眼前挥了挥。

    顾景行一把拉住了安夏的手。

    “呀,我以为你在发呆呢。”安夏说道。

    顾景行一把将她拉了过来,嘴角带上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:“有你在身边,发呆是不可能,倒是可能会发些别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发些别的东西?

    发……发什么?

    发……春……吗?

    安夏脑补了一通,脸一下红地滴血。

    顾景行饶有兴致地欣赏了一下安夏羞怯的神情,然后凑到她耳边,低声说道:“你脸为什么突然这么红?”

    “你还说我!”安夏拧了一把他的手臂:“你能不能正经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正经吗?”顾景行一脸的冤枉。

    “你正经?那你倒说说,除了发呆,你还想发什么?”安夏瞪着顾景行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神情更加无辜了:“我想说的是,发愤图强啊!因为有小夏你在我身边,我就特别有奋斗的动力,这话很不正经吗?”

    发……发愤图强?

    安夏之间还一脸控诉,这会,瞬间呆滞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刚刚想到什么不正经的东西去了?”顾景行笑意盈盈地看着安夏。

    安夏强撑着说道:“没有。我想的也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只是看着她笑。

    他走进,一把将安夏揽了过来:“你想的该不会是……吧?”

    顾景行低声说了一个词。

    安夏的脸,顿时更红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过错了。竟然没能理解夫人你的深意。不过,现在理解了,也不迟。”顾景行直接把安夏横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突兀,安夏下意识地想要挣扎。

    可她一抬眸,就看见福伯那笑眯眯的表情。

    安夏:“……”完蛋了,她要没脸见人了。

    安夏心塞了一会,破罐子破摔,直接把脸蒙进了顾景行的胸膛里。

    直到进了屋,被扔到了大床上。

    安夏才迅速跳了起来。她一脸戒备地看着顾景行:“说好的禁欲一个星期,现在时间还没到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想要禁欲的。”顾景行慢条斯理地解着领带:“可是刚刚,随便一个词,就被夫人你想的这么……深奥。可见夫人你内心深处,有些过于狂热了,作为你的丈夫,我理应想你之所想,急你之所急。你降降这心火。夫人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啥?

    安夏彻底听傻了。

    过于狂热,降降心火?

    安夏有些羞恼:“这么说来,你倒是舍己为人了?”

    “为了夫人,我劳累些,不要紧的。”顾景行一脸的诚恳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太无耻了啊。

    安夏愤怒地跳到了床上,占据高度上的优势:“顾景行!!!!!你不要脸!”

    顾景行愣了愣,故作惊讶;“夫人这就发脾气了?这火气,还真的是挺大的。”

    他直接抱住了安夏的腿,将她整个人扛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无耻。”

    “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一阵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安夏无力地躺在床上,忍不住愤怒地瞪着顾景行看。

    顾景行点了点她的鼻子,低声说道:“火气还没下去?要不要我继续你降降火?”

    安夏颤抖了一下,脸上迅速挤出一个甜笑:“亲爱的。我哪里来的火气呀,不存在的,不存在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安夏拼命点头。

    顾景行不由露出了一个有些遗憾的神情。夫人这火,怎么就下的这么快呢。

    两人闹了一会,顾景行抱着安夏静静躺着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起什么,低声问道:“你觉得,林沫儿这个人,如何?”

    林沫儿?

    安夏想了想,说道:“还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虽然因为简甜的关系,她对林沫儿难免有些芥蒂,但不得不承认,林沫儿在为人处世上还是挺有一手。起码自己和她,不管是合作还是谈话,都是蛮轻松愉快的。

    顾景行揉了揉她的头发,沉声说道:“这个女人不简单,你以后,离她远点。实在要相处,也要小心谨慎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安夏直接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有些惊讶地看着她:“你不问我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问?”安夏有些迷惘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对她印象不吗?就不问问我为什么要这么说,就不怕我是冤枉了她?”

    安夏打了个哈欠:“你是我老公,她是我什么?虽然我还没有发现,不过,你说她有问题,那她就一定有问题。毕竟你看人,可比我准多了。我是绝对相信你的。”

    安夏的语气,十分笃定。

    这样的信任,让顾景行不由轻笑了起来,忍不住又亲了她一口。

    “你又干什么!”安夏嗔了他一眼:“不过,你说她不简单,我自然是毫不犹豫相信你的。但秦越好像很喜欢她,你不担心他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好友,有些领域,也是不能肆意触碰的。”顾景行缓缓说道:“感情的事情,还是要交由他自己解决。”

    安夏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,然后又打了一个哈欠,转了个身背对着顾景行:“不说这个了,我困了,先睡了。”

    她果真是累了,没一会儿,呼吸就均匀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目光闪了闪,从背后抱住她,突然用一种蛊惑的语气说道:“简甜这个女人也不简单,你以后离她也远点。”

    安夏迷迷糊糊地打了一下他的手背:“不准乱说话。小甜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好的“我是绝对相信你的”呢?

    果然,他这小半辈子,就要在和简甜的争风吃醋中度过了?

    也是可惜。简甜和秦越没能在一个频道。

    要是她嫁人,有自己的家庭了,应该就不会来跟自己争小夏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叹了一口气,强压下把秦越打包送给简甜的冲动,心塞塞地抱着自家媳妇睡觉了。

    翌日清晨。安夏起来洗了把脸,清醒了一下。

    恍恍惚惚好像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有些狐疑地看了一眼顾景行:“你昨天是不是说小甜坏话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顾景行一脸冷静:“我是简甜这样的闺蜜,真是难得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倒是实话。”安夏应了一声,满意地涂涂抹抹去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呵呵,女人都是大猪蹄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