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2章 揭穿
    秦越叹了一口气:“你这又是何必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★★★就算你不去,我也会你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还是要亲口道歉,比较有诚意。”林沫儿柔柔说道。

    秦越拗不过她,只能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越开着车,直接带着林沫儿去了天下集团。

    他让林沫儿带着帽子眼镜,稍微遮掩了一下容貌。

    事实上,天下集团的人,见是秦越带来的人,也没有多问什么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秦越和他们家顾总关系最好,来去一向自由。

    要和秦越讨论新零件的事情,顾景行早早把时间空了出来,在办公室中等着。

    看见秦越进来,他正要张口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就看见了秦越背后,刚刚拿下帽子眼镜的林沫儿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脸色,顿时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顾总。”林沫儿可怜巴巴地开口了: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音还未落,顾景行直接拿起电话,打给了秘室,嘴里毫不客气地说道:“以后,秦越带来的人,也必须要好好查一遍,不要什么阿猫阿狗都放进来!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语气十分严厉,秘处的人都被吓了一跳,只有连声应下的份。

    顾景行这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留,秦越的脸色不由有些尴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还只是尴尬,林沫儿就是差点没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撑了下来,脸上还努力浮现出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秦越看着她这强装坚强的样子,不由更是心疼了,他赶忙说道:“秦少,小沫她只是想来跟你道个歉。昨天的事情,她真的不是故意的。就为了这件事,她焦虑了一晚上,现在都感冒发烧了。”

    “感冒发烧了?”顾景行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林沫儿适时地咳嗽了一声,然后柔柔弱弱地说道:“只是受了一点风,我不要紧的。谢谢顾总你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:“你刚刚才接下代言,现在就生病?接下来一连串的活动怎么弄?我话放在前面,你若是耽误了宣传活动,别怪我按照合同罚钱了。”

    林沫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几乎绷不住那楚楚可怜的神情,差点没崩溃去。

    她花了这大半天,把自己弄成这病恹恹的可怜样子。顾景行不同情她也就算了,还要罚她钱?

    这是什么样的钢铁直男啊。

    秦越也没有想到顾景行是这个反应,他不由说道:“顾少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秦越把话说出口,顾景行就冷冷地说道:“秦越,我们两家合作这么多年了,作为合作伙伴,我一直对你很放心。但是我现在有些怀疑你是否能够胜任天下集团合作伙伴这个身份了!都这么多年了,公归公,私归私的道理你不懂吗?我们今天要谈的,涉及天下集团还未发布的新款,是机密中的机密,你随随便便带一个和此事毫不相干的女人来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秦越被顾景行说的一阵灰头土脸的。

    在他的记忆中,他和顾景行相交这么多年,这还是顾景行第一次被气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他今天这事情做的,也确实不太靠谱……

    可这不是林沫儿哭的实在太可怜了吗?

    “看样子,你今天并不想谈事情。那你就带着这个女人,先走吧。”顾景行毫不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秦越这会也觉察出来,自己的行为实在是不妥,他正要带着林沫儿离开。

    林沫儿的眼泪,说掉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顾总,你不要怪秦越。都是我,是我逼他带我来的。”林沫儿哭着说道:“我……我只是想要来道个歉。昨天的事情,我的确做得有不妥的地方,也无怪小夏会怨我。我自己也为此懊恼不已。顾总我不求别的,只求你我说句话,让小夏原谅我。我……我是真的想要和她成为好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林沫儿说着,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了起来,看起来着实可怜。

    秦越心疼地不行,忍不住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可林沫儿隔着泪眼偷偷去打量顾景行,却发现他冷漠的脸上,竟是连一丝裂缝都没有。

    林沫儿的手,不由微微紧握。

    这个顾景行,怎么就油盐不进呢?

    自己这样一个大美人,哭的这般梨花带雨,他就一点感觉都没有?

    秦越这会,忍不住林沫儿说话了:“顾少,沫儿她就是这样的,在信任的人面前,她讲话就会随意一点。她不是有意让小夏不高兴的。说到底,这也不过是一些口角上的官司,你和小夏说一说,这件事情,就这么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小夏能够原谅我,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的。”林沫儿也楚楚可怜地说道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表情至此,终于产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他冷笑了一声,缓缓说道:“那要是不肯原谅你呢?”

    林沫儿愣了一下,有些无措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就是,小夏非要原谅你不可了?”顾景行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林沫儿,你说你是无意的,可你这些话会带来什么后果,你不知道?你先是暗指小夏能赢,全是因为我的关系。若不是小夏机智化解了,舆论是要说小夏只会靠男人呢,还是说她仗势欺人,嚣张跋扈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林沫儿有些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也就算了。”顾景行冷冷地说道:“接下来你又指责小夏不提醒你。怎么,这种话也能乱说呢?传出去,你是要人家说小夏自私自利呢,还是冷血无情?你口口声声把小夏当朋友,把她当亲近的人。原来,这就是你对待朋友的方式呢?那你这样的朋友,恐怕全世界都没人要的起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平日里话不多,看着是个清清冷冷的形象。

    林沫儿是怎么都没有想到,顾景行怼起人来,会这么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她的嘴唇颤抖着,良久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秦越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解地看了一眼林沫儿。

    昨天的事情,林沫儿并没有跟他详细说,只说她口无遮拦说错了话,得罪了安夏。

    他以为只是一些小口角。

    可原来,并不仅如此?

    看着秦越狐疑的目光,林沫儿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她想要辩解,可她张着嘴巴,硬是不知道从何下口。

    毕竟那天的活动,是有全程录屏的,她要是胡说一气,被揭穿了的话,下场只会更惨。

    装可怜没有用,打感情牌又被顾景行堵了回来,林沫儿想不出别的法子,干脆就装作伤心欲绝的样子,哭着往外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