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95章 谁更霸道
    安夏咳嗽了一声:“这个没有办法对比。免-费-首-发→【】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真不好回答。她要是说玉贵妃不够爱皇帝,那玉贵妃这个人物的悲剧色彩就被会被削减,会影响观众的观感。

    要说她不够爱顾景行……那就更惨了。

    主持人在旁边唯恐天下不乱:“小夏,不仅我们观众对这个问题很好奇,顾总也很好奇。你怎么忍心辜负这么多人的期待?”

    安夏抬眸,顾景行这个混蛋,果然一副很想听的样子。

    安夏清了清嗓子,机智地说道:“感情的多少,无法做出直观的对比。但不管玉贵妃又多爱皇帝,有一点是肯定的。那就是皇帝爱的,只有他自己。相比之下,我比玉贵妃要幸福许多,起码,我所付出的每一份真心,都能够得到回报。景行永远不可能像皇帝对待玉贵妃一样,来对待我。这也是我的幸运所在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安夏就忍不住在心里喊了一声哦也。

    自己可真是个小机灵鬼呀。

    灯光转向顾景行,他脸上的笑容,也仿佛更柔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主持人叹了一口气,对着那提问的观众说道:“你看看你,这都提的什么问题。不是凭白给了人秀恩爱的机会吗?我要是被这狗粮噎死了,你可得负责。”

    主持人逗乐地说着,大家也配合地笑着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见面会,观众们轮流问着主创们各种问题,气氛一直很是和谐热烈。

    首映会,算是完美成功了。

    高导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心,也总算是落下来了一些。

    这部电影,重新剪辑之后,连主线都变了,高导一度担心会扑街,但今天的观众,给了不少正面回应。这等于是给他打了一剂强心针,高导也开始期待起了这部电影的票房。

    首映会结束,顾景行和安夏避开人群,手牵手往家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晚风轻柔,顾景行一直紧紧拉住安夏的手。

    他拉的太紧,安夏忍不住说道:“景行,你弄痛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顾景行赶忙松开了一些。

    安夏摇了摇头,微微好奇;“看完电影后,你好像有点不对劲?”

    顾景行沉默了一会,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;“小夏,你说,若不是国破,玉贵妃和皇帝会如何收尾?”

    安夏没有想到,顾景行竟然一本正经地跟她讨论起了剧情。

    她不由愣住了。

    见顾景行神情认真,她仔细想了想,说道:“大约也不会有什么好结局吧。皇帝本性凉薄,玉贵妃却总是抱着万一的期待在等。可这样一天天等下去,哪怕有再再多的深爱,也会有等不下去的一天。她……终究是会尝到心若死灰的滋味,然后彻底放弃。”

    “若到了心若死灰的地步,你觉得,她会选择何等的结局?是报复,是认命,又或者,干脆毁灭了自己?”顾景行认认真真地问道。

    安夏挠了挠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是你呢?”顾景行固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呀?”安夏笑了起来,“若是跟玉贵妃一样深处宫廷,我不知道自己会怎么做。但如果是这个时代……感情破灭了就破灭了,何必要伤人伤己?我应该就会选择潇洒离开,从此陌路吧。”

    潇洒离开,从此陌路。

    顾景行沉默了半晌,突然用力,将安夏拥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他这拥抱来的突然,安夏愣了半天,才低声问道:“到底是怎么了呀?”

    “小夏,我绝不会允许我们的感情,有破灭的一天。”顾景行沉声说道,声音中带着一丝毁天灭地的固执。

    安夏不由轻轻推了推他:“我们这是在讲剧情呢。我们两个,自然不会沦落到那样的结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那只是剧情。”顾景行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深宫这个剧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,有些人心疼玉贵妃,有些人咒骂皇帝。

    可顾景行看的时候,总有一种心都在半空的感觉。

    安夏演这部戏的时候,是真的进入了角色,他看着电影,恍恍惚惚觉得安夏就是玉贵妃,玉贵妃就是安夏。

    到最后玉贵妃跳下城楼之时,他竟险些觉得自己失去了安夏。

    直到最后灯光亮起,他才如梦初醒,忍不住紧紧抱住了身边的人。

    真好。

    安夏终究不是玉贵妃。

    真好。

    她还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入戏太深了呀?”安夏任由顾景行抱了一会,才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演的太好了。”顾景行亲了亲她的额头,松开了她,却又拉住了她的时候。

    两人手牵手,一路慢悠悠地往家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他们谁都没有说话,却自有一种静谧美好的感觉在流淌。

    等到家门口的时候,顾景行看着安夏,突然说道:“小夏,我这个人素来霸道。哪怕你以后厌了我,恶了我,不想再要我了,我也不会给你离开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安夏怔怔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怕了么?”顾景行拉着她的手,微微紧了紧。

    安夏却笑了。

    星光下,她的笑容就仿佛盛开的幽昙,美地令人不敢移开视线,生怕错过哪怕一分一秒。

    她说:“顾景行,你怎知,我不会比你更霸道?”

    此刻的安夏,就仿佛一个迷惑人心的妖精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眸光深邃,唇角骤然绽放开一个笑容:“好,那我们就比比,谁更霸道。”

    到这里的时候,安夏万万没有想到,这对话的结局,会是……

    暗夜中,男子的声音低沉嘶哑;“夫人,怎么样,你说到底是谁比较霸道?”

    安夏心慌腿软,欲哭无泪:“顾景行,你禽兽!”

    天晓得,这样的对话,顾景行是怎么让事态走歪到这个地步的?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。”顾景行故意凑到她耳边,声音缱绻:“夫人,求你更霸道一点。要不然……我躺下来,你来上面试试?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安夏羞怒相交。

    她倒是想,她也得有这个力气!

    顾景行顿时露出了遗憾的神情:“夫人,下次霸道可不能光嘴上说说啊。枉费我期待了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安夏:“???”

    霸道是这个意思吗?

    啊?

    顾景行这混蛋的脑子里,到底装了多少的黄色废料啊!

    安夏看着他那欠扁的样子,心里各种悲愤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