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3章 放过她
    秦越约了顾景行到一家咖啡馆见面。免-费-首-发→【】

    顾景行让两边的人都不要再找林沫儿了,然后前往赴约。

    秦越提前订好了单独的隔间。

    顾景行进去的时候,他和林沫儿已经在等着。

    林沫儿看见顾景行,脸上下意识露出了一个担忧害怕的神情,秦越注意到了,不由轻轻拍了拍她的手。

    林沫儿就势就往秦越身边靠了靠。

    将一切收入眼底,顾景行微微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很明显,秦越和林沫儿的感情,应该比之前,更进了一步。

    这距离她失踪,不过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既有本事逃出他布下的天罗地网,又有本事把秦越迷得七荤八素。

    呵呵,可真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心里转过了许多念头,面上却不动声色,只是淡淡地坐到了两人的对面。

    咖啡已经上来,是顾景行一贯的口味。

    顾景行淡定地搅动着咖啡,秦越和林沫儿不开口,他便也不开口。

    林沫儿不由紧张地拉了拉秦越的衣袖。

    秦越缓缓开口了:“顾少。你和沫儿的事情,沫儿都跟我说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猛然抬头,看着林沫儿的眸底,闪过了一丝寒光。

    林沫儿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秦越赶忙护住她;“顾少,当年的事情,我知道你是被下药的,沫儿,她也是无辜被牵连的。这件事情,不能怪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抬眸,只是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秦越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顾少,沫儿之前不应该因为一点妒忌之心,去针对小夏。她现在已经知道错了。而且,她跟我说,她对你,只是出于不甘,她真正喜欢的人,是我。沫儿现在,是我的女朋友了,她以后,不会再打扰到你和小夏了。当年的事情,也就让她过去,小夏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。

    林沫儿,竟都已经是秦越的女朋友了!

    “是的,顾少,我知道错了。”林沫儿也赶忙说道:“从今往后,我会好好和秦越在一起,绝不会打扰到你和小夏的。你如果不信,我可以发誓。”

    林沫儿说着,就发起了誓;“如果我以后再对顾景行有什么非分之想,就让我出门被车撞死,尸体七零八落,不得善终。”

    秦越阻止不急,不由有些心疼地说道:“这种誓,怎么能随便乱发!”

    林沫儿就深情地看着他:“我现在心里只有你,又怎么还会对顾少有非分之想。如果举头三尺真有神明,他们应该能听出我的真心。”

    秦越的神情顿时更加感动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看起来,恨不得立刻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顾景行漠然地开口了:“林小姐,你有空在这里谈恋爱发誓,不如想想,国外那场官司,你要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来了。

    林沫儿的身体不由紧绷了起来,她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我已经知道错了。顾总你就不能高抬贵手吗?”

    “哦?”顾景行眯了眯眼睛:“我高抬贵手?官司是你的事情,和我有什么干系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是根本没打算承认。林沫儿不由焦急地看向了秦越。

    秦越看了一眼林沫儿,“你先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沫儿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站了起来,一脸乖巧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她一走,顾景行就毫不客气地说道:“秦越,这个女人,居心不良!你会被她害死。”

    “顾少!”秦越却有些生气了:“沫儿不是都已经给你道歉了吗?你怎么还这么说她!还有,当年的事情,要真说起来,沫儿才是被牵连,真正无辜的一个。你不想着弥补她也就算了,还要故意对付她。你这根本就是小肚鸡肠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瞳孔猛然一缩。

    秦越竟然说他小肚鸡肠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相交这么多年,他是什么样的人,秦越应该再了解不过。可现在,为了一个女人,他竟把自己想成那样不堪的样子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神情更冷了。

    秦越话出口,心里微微也有些后悔,但他想起林沫儿的泪眼,还是继续说道:“昨天晚上,沫儿跟我说,你在对付她。我并没有全信。但我今天去了解过了,你身边最得力的那个孙助理,现在就在国外!天下集团在那里已经没了什么业务,孙助理还特意留下,应该不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了。应该就是为了沫儿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他:“你为了林沫儿,倒是把我调查地挺仔细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调查你。”秦越有些焦躁:“顾少。我只希望你能够放过沫儿。她这七年,已经过的够辛苦了,她现在,又已经知道错了。我实在想不出,你还要针对她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,我非要针对她呢?”顾景行看着秦越,一字一顿地说道。

    秦越咬了咬牙,坚定地说道:“她有错,但错不至此。你如果坚持要对付她,我会站在她那一边!”

    “你是要和我开战了?”顾景行冷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的!但是顾少,这是我唯一一个爱着的女人。”秦越咬着牙:“顾少,你想想,若是为了安夏,你又会做什么样的选择?”

    “那女人配和小夏比?”顾景行的声音阴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里,小夏是最好的,我的心里,沫儿就是最好的。”秦越毫不犹豫地说道;“顾少。看在我们从小的交情上,我只求你,放她一马。你也知道,她代言事故品牌虽然有错,但她绝对没有参与过利益分配。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顾景行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是滥用权力!”秦越斩钉截铁地说道:“当年,那个人为了救你而死的时候,他绝不希望你变成这样一个人。顾少,是你说的,我们这样的人,手中的权利越大,就越要懂得克制。你仔细想想,以沫儿的所作所为,真的要落到这样下场吗?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眸底,猛然闪过一道寒光;“你为了林沫儿,竟把那个人都搬了出来!”

    秦越明知道,这是他心底,最深的痛楚。

    秦越的眸底闪过了一丝内疚,但还是坚定地看着顾景行:“我只是觉得,你确实过火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