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6章 立flag
    秦越掩饰性地咳嗽了一声,直接说道:“我叫你出来,是想问问你。首发&119;ww&122;&104;&117;&105;&115;&104;&117;&98;&97;&110;&103;&109;小夏,她到底听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事关安夏,简甜深吸了一口气,很快镇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越的这个问法,证明他已经确定自己和小夏听到了一些东西,但不确定她们到底听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全盘否认,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简甜抿了抿唇,声音有些冷淡了起来:“该听到的,不该听到的,都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秦越顿时紧张了起来:“事情并非你们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样?”简甜冷静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顾少和沫儿,那只是一次意外。那一次之后,他们两个根本都没有联系过。沫儿她喜欢的也是我,那次的事情,她也是无辜的。”秦越说道:“你和小夏是好朋友,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劝劝她,让她不要因此对顾少产生芥蒂。过去的事情,就让它过去,这是最好的。小夏这么通情达理,她一定明白这个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简甜都被秦越气笑了出来:“你的意思是,小夏如果因此产生芥蒂,那就是不通情达理了?”

    秦越愣了一下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简甜抿了抿唇,定定地看着秦越:“小夏是一个成熟独立的人,该怎么处理自己的感情问题,她自己有数。我虽然是闺蜜,也没有去干涉的道理。你这么大一个人了,该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?”

    简甜的语气,简直称得上恶劣。

    秦越的心头,隐隐有些异样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简甜……传闻中不是爱他爱到要死吗?

    她现在这样子,是爱他?

    “好了,既然你拜托的事情,我不上忙。你请的咖啡,我也不敢喝。就这样吧。”简甜直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秦越下意识地喊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?”简甜不卑不亢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秦越被她堪称严厉的表情噎了一下,良久,才说道:“好,感情的事情,你无法干涉。那你能不能我跟小夏说说,沫儿她,其实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美好的人,之前的事情,都是一些误会,希望小夏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秦越正说着,简甜直接拿起面前的咖啡,直接从秦越的头上浇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秦越狼狈不已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简甜冷哼了一声:“我你洗洗你那充满浆糊的脑袋!你不用太感谢我了。”

    秦越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有些恼怒地说道:“疯女人。你根本是喜欢我未果,恼羞成怒了吧!”

    “我恼羞成怒?”简甜难以置信地指了指自己:“你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吧。是,老娘是喜欢过你。可谁年轻时,没喜欢过几个人渣。我只能说,看着你这脑袋秀逗的样子,我现在特别感激,你当时没有接受我!秦越,我要衷心地对你说一句:谢谢你!”

    秦越又一次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懵逼了。

    不……不对啊?

    江湖传闻中,这个简甜爱他爱到生不由己,为了他,甚至都不要尊严,不要骄傲,完全是一个可怜小白花的形象啊。

    感受着自己被咖啡遮挡住的视线,秦越忍不住想要高喊一声:见鬼的小可怜。

    这简甜,根本就是一头母暴龙。

    怼了秦越一顿之后,简甜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秦越不知道怎么的,又一次叫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又要干什么?”简甜的神情十分不耐烦。

    秦越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,的确是喜欢过他吧?吧?

    算了,好男不跟女斗,秦越深吸了一口气,尝试着跟简甜讲道理:“简小姐,哪怕你不喜欢我了,你不能莫名攻击我,说我脑子不好吧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都能觉得林沫儿单纯善良了,我还能指望你有什么脑子?”简甜毫不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秦越觉得,他这辈子被噎的次数,都没有今天这么多。

    他冷静了一下,据理力争:“沫儿本来就单纯善良。之间她针对小夏,只是出于一点不甘心的心态,她现在已经知道错了,以后再也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简甜大大地翻了一个白眼:“秦越,那毕竟是你喜欢的女人。我本来是不想跟你说什么。但是你的智商,实在有些令人捉急,我不说,恐怕要被憋死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来。”秦越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简甜冷静地说道:“你既然觉得,林沫儿之前因为不甘针对小夏,是情有可原。那么,以前的事情,我们就略过不提,我们就来说说今天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?”秦越愣了一下:“今天怎么了?”

    简甜嘲讽地看了他一眼:“今天这个谈话的地方,是林沫儿选的吧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!”秦越下意识地问了一句,然后,他的脸色就微微变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她选的。”简甜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因为我和小夏每到今天下午,都会到这里来吃甜点。若不是这里,怎么能让小夏恰到好处地听到这些话呢?”

    秦越的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:“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?”简甜毫不客气地说道:“我也是事后才回过神来,发现我们都中计了。这个林沫儿,先是在咖啡厅门口等着,吸引了我和小夏的注意力,确定我们看见她之后,她就回到房间,引着我们去偷听。然后,她还特意似是而非地提了她和顾景行的事情。若是小夏是个爆炸一点的脾气,她和顾总,当场就要闹起来!就算小夏忍下来了也没关系,这件事情,还有那个蝴蝶胎记,会成为一根永远的刺,一直扎在小夏的心里,总有一天会爆炸出来。这一切,都在林沫儿的算计中,你说她单纯善良?”

    “你这全是猜测。这一切,不过是巧合。”秦越下意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是巧合就是巧合吧。”简甜冷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就是,你愿意当傻瓜,老娘又不是你妈,没有义务非要叫醒你。”简甜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简甜挑衅的功力实在太强大了,秦越也有些绷不住面子了,他恨恨地说道:“你说沫儿在算计。依我看,在算计的人,应该是你吧。你编者些似是而非的话,不就是想要我误会沫儿,和她分手,然后,你就有机会了是吧!我告诉你,你做梦。我要是能看上你这种恬不知耻,心机深沉的女人,我特么就是一头猪。”

    简甜也怒了:“我要是能看上你这种蠢破天际,脑残犯贱的男人,我特么才是一头猪。”

    两人互相怒视了一眼,直接不欢而散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