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7章 闷气
    虽然当面骂了秦越一通,简甜回来之后,还是越想越气。&9733;&39318;&21457;&36861;&20070;&24110;&9733;

    原本,遇到烦心事,她还能和小夏说一说。

    可是秦越脑残成这样,她真没法让小夏跟着她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这么眼瞎。”简甜生着闷气,直接把蒙进了被子里。

    她现在总感觉胸膛里有一股闷气在横冲直撞,她想要把这口气发泄出来,却始终不得其法。

    她真心实意觉得秦越眼瞎,可隐隐也觉得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秦越其实是一个好人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也不会在素不相识的情况下,就拼着生命危险,来救当时还是陌生人的自己。

    他只是……太爱林沫儿了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,简甜真想用大耳光刮子把秦越刮醒。

    可她也知道,秦越有他自己的路,而她……从头到尾,都没有立场去干涉。

    简甜一个人,呆呆地在床边坐了很久。

    然后,她把笔记本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沉默地翻开。

    这个笔记本上,记载了她搜集到的,和秦越有关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抿着唇,把笔记本扔到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扔完之后,她打开电脑,听着歌,玩着网页游戏。

    网页游戏上,她操纵着的小人杀伐果断,一刀999。

    十分钟过后,简甜却认命地按了红叉,然后把笔记本捡了回来。

    她珍惜地擦了擦笔记本的表面,然后心塞了起来。

    人类,真的是这个世界上,最复杂的生物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,人类就不能像电脑上的小人一样,无忧无虑地按照程序设定好的路去走呢?

    为什么偏要自己给自己寻来许多烦恼呢?

    简甜怔怔地看着笔记本,嘴角终究是泛起了一个苦涩的笑容。

    秦越叫了司机来接,他坐在后头,全程板着一张脸。

    到最后,司机都忍不住问:“秦少,你这脸,怎么冷得跟顾少一样的?”

    秦越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顾景行在外冷面的形象,这么深入人心了吗?

    呵呵,这些无知的人类,他们是没有看到顾景行在安夏面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秦越的性格本来就跳脱,司机这么一问,他不由有些绷不住了,忍不住开口说道:“你说,一个人喜欢你,应该是什么样的表现?”

    “e……应该是会对你很好很好?”

    “是吧!这才是正常的吧!”秦越忍不住说道:“所有人都说某一个女人喜欢我,结果她把我臭骂了一顿,还泼了我一身的咖啡!这女人,不是太擅长骗人,就是根本脑子有病。”

    司机看着秦越现在还有些湿润润的头发,努力憋笑。

    秦越却已经继续自言自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对,她绝对有病。有病的人说的话,那是不能听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沫儿是故意让小夏听见那些话的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她是妒忌沫儿,想要离间自己和沫儿的感情。

    沫儿这般勇敢地跟他坦白了一切,自己怎么能因为一个神经病的几句话,就去怀疑沫儿?

    这一切,都只是巧合。

    小夏那边若是真的生气了,自己肯定会顾少把事情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这毕竟是七年前的事情了,小夏应该……也不会这么小气吧?

    秦越拿着手机,微微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他要不要提醒顾少一下,小夏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?

    可是,简甜都因此怀疑今天的事情是沫儿刻意安排的。

    如果景行知道小夏听见了,肯定也会这样怀疑。

    顾少好不容易答应不再究,若是又惹恼了他,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秦越拿着手机,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无耻。

    但是为了林沫儿,他还是给安夏发了一条消息。

    “小夏,今天的事情,真的只是一个巧合。沫儿她也不知道你会听到这些。但你放心,沫儿和顾少,都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。现在,沫儿是我的女朋友,她和顾少,什么事情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安夏什么都没有回。

    秦越犹豫了一下,又补充道:“今天的事情,实在是太巧了。我怕顾少会怀疑这是沫儿故意安排的。你能不能不要告诉顾少,你听到了我们的谈话?”

    安夏还是什么都没有回。

    秦越有些忧虑,叹了一口气,把手机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能为沫儿做的,他都已经做了。

    虽然他有些强求安夏的意思,但,这也是因为他相信,沫儿真的是无辜的。

    顾家。

    安夏看了看秦越的那两条消息,什么都没有回。

    她的内心,一丝波澜都没有。

    哪怕秦越为了沫儿,提出了这种有些过分的要求。可她无所谓。

    因为她对秦越,本来就没有过多的期待。

    没有期待,又怎么会因此生气?

    唯一一个可以轻而易举牵动她心绪的人,是顾景行,也只是顾景行。

    “小夏,晚饭准备好了。”福伯上来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安夏拿起手机,顺便删除了和秦越的对话框,然后下了楼。

    她下楼的时候,顾景行刚刚进门。

    顾景行脱下外套,习惯性地要给安夏一个拥抱。

    不等他报上来,安夏轻轻地推了他一下,“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一脸平静地坐到餐桌边上。

    顾景行眯了眯眼睛,走过去坐到安夏身边。

    安夏就起身,找了一个离他十万八千里的位置,才重新坐下。

    顾景行不由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这一下可以确定了。

    小夏生气了!

    他之前就听说,女人会有莫名其妙发脾气的时候。

    但是,和小夏在一起之后,小夏虽然也有发脾气的时候,但绝称不上是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基本上,在她发脾气的下一刻,自己就能立刻明白原因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……

    顾景行是真的有些迷惘了。

    他尝试性地往再次往安夏身边坐了坐。

    安夏立刻起身又换了位置。

    顾景行沉吟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次气的,好像还不轻?

    他没有再动,心里想着,今天的晚饭,都是小夏喜欢吃的。还是等她吃了晚饭,自己再想办法探一探。

    安夏抬眸看了一眼顾景行。

    心里更气了。

    这个大猪蹄子。

    自己这么明显地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竟然也不开口问一句?

    安夏化悲愤为食欲,气的大吃大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了一眼,心里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还好他克制住了自己,没有在晚饭的时候询问,要不然,小夏能吃的这么香吗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