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8章 论生气的一百种理由
    悲愤地吃完饭,安夏直接上了楼。「首~发」

    顾景行跟上去一看,安夏靠在躺椅上,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拿来一条被子给安夏盖好,然后小心翼翼地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安夏睁开眼睛,心里更加郁闷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还是什么都不问她,他心里果然没有自己!

    安夏悲从中来,躲到被子里擦眼泪去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离开卧室,叫来福伯询问。

    “福伯,小夏今天很忙吗?”

    福伯微微迷惘,然后才说道:“今天简甜休假,小夏和她一起出去玩了。少爷你回来前,小夏也到家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玩太累了?”顾景行露出了思索的神情:“小夏看着精神不太好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福伯赞同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顾景行听着,眉头有些苦恼地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,哪怕是太累了,也没有必要生自己的气啊。

    顾景行思考了一下,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把安夏表现出来的样子一输入。

    手机就出来了最有可能的结果。

    顾景行看着答案,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。

    他跑到楼下,煮了一锅红糖水,还放了几片姜进去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小心翼翼地把红糖水端了上去。

    顾景行进去的时候,安夏已经从躺椅上,转移到床上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,不知怎么的,安夏的被子,却有些起伏。

    顾景行放下红糖水,突然有些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走过去掀开被子一看,安夏的脸上,已经布满了泪水。

    一看见顾景行,她擦了擦眼泪,迅速转到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小夏!”顾景行强行让她转过来,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了起来:“是谁,是谁让你受了委屈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心中,有一种毁天灭地的冲动。

    安夏是他心中的珍宝,他小心翼翼地宠着她,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。

    可竟然有人,把小夏给惹哭了?

    顾景行的脑海里,已经过了一遍满清十大酷刑。

    顾景行那严肃的样子,莫名有些喜感。

    安夏原本满腹委屈,一看他这个样子,竟然莫名想笑。

    但一想起下午听到的那些,她就又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安夏冷冰冰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没事!”顾景行小心翼翼地擦了擦安夏的眼泪,神情更加凝重了:“你是我的妻子。任何人,包括我自己,都不能让你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没事。”安夏抿了抿唇:“我就是情绪突然波动有点大。你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愕然。

    情绪突然波动比较大?

    他又想起了自己刚刚搜出的结果。

    原来,还是这个事。

    顾景行赶忙去把红糖水拿了过来,献宝地递给安夏:“小夏,是不是肚子疼了?喝点这个,会好点。”

    安夏看着那满满一杯红糖水,嘴角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咬着牙说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个事!”

    顾景行却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神情:“小夏,我们两个之间,就没有什么好害羞的了吧?”

    安夏无语,直接指了指门口:“你出去,我睡一会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顾景行还要再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安夏直接打断了他:“你出去!晚上我要一个人睡!我本来肚子不疼,但我看见你,就有些肚子疼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裹着被子转身背对着顾景行去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犹豫着,几度想要开口。可他的心中实在是太茫然,最终也没能问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把红糖水放在床头,轻手轻脚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等他离开,安夏才慢慢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安夏都不知道,自己的醋意竟然能够大到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毕竟顾景行和林沫儿就算真有什么,那也是七年前的事情,七年前,顾景行和她,都还不曾相识。

    可顾景行对她……真的是太好了。

    好到她想要拥有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的过去,他的现在,他的未来,一丝一毫,她都不想和别人分享。

    好在,不管是根据她听到的,还是根据秦越说的,那一个晚上,都只是意外。

    可是,真的只是意外吗?

    可安夏每每想起顾景行亲吻着她胎记的样子,心脏就跟灼烧一般痛苦。

    林沫儿已经和秦越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景行和她,再无可能。

    安夏也可以确定,顾景行此时此刻,是真的爱着她。

    但,仅仅只爱着她一个人吗?

    景行初次和自己遇到的时候,心里念着的人,是不是林沫儿呢?

    他会和自己在一起,是不是因为自己和林沫儿一模一样的胎记呢?

    他后来警告自己离林沫儿远点,怕的究竟是什么呢?

    安夏甚至在想,景行在林沫儿面前这般护着自己,他是真的想要护着自己呢?还是故意在刺激林沫儿呢?

    他最后放弃林沫儿,是因为他不爱她了,还是因为……林沫儿身边有了秦越,他不想伤害朋友呢?

    如果只是七年前的一个晚上,她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,但她可以努力开解自己。

    可如果景行现在对她,仍是余情未了……

    安夏不确定,自己应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安夏的脑海里乱成一片,无数乱七八糟的思绪在狂涌,让她差点爆炸掉。

    这一个晚上,安夏是真的不想见到顾景行,她需要单独理一理情绪。

    可是顾景行真的一夜没有来,安夏的心中,又有着说不出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……他都不来哄哄自己!

    就在这样矛盾复杂的情绪下,安夏的眼角还挂着眼泪,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等她睡过去,一个人影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站在床边,神情严肃地看着安夏眼角的泪水。

    然后,他弯腰,轻轻地吻住了那滴眼泪。

    一定,一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,小夏才会这样反常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和自己有关?

    顾景行回到房,打开电脑,严肃地打开一个文档,手指开始在键盘上飞舞了起来。

    翌日。

    安夏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身边空荡荡的位置,心情不由有些低落。

    呆坐了好一会,安夏才下了床。

    她走了几步,突然发现,她的梳妆桌上,摆着一堆a4纸,上面满满当当的,都是字。

    安夏有些好奇地拿了起来看。

    第一张纸上,有着加黑加粗的标题。

    安夏一看,不由一阵黑线。

    这标题,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论顾景行可能惹安夏生气的一百种可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