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09章 单方面冷战
    然后就是一二三四的总结。★看★最★新★章★节★百★度★搜★★★★

    安夏飞快地翻了翻几张纸,发现,最后一条,还真是一百。

    说一百种可能就一百种可能,一种不多一种不少。

    呵呵,可怕的理科生。

    哪怕安夏的心情再不好,现在看着这厚厚的一叠纸,她还是莫名想笑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从第一条开始看。

    “一,昨天是顾景行和安夏相识430天纪念日。顾景行忘记给安夏惊喜。分。针对这一点,现提出弥补措施。措施如下:顾景行放下工作,休息一天,并且安排好全天约会流程……”

    第一条的弥补措施,整整写了五百个字。

    然后是第二条。

    “二。顾景行昨天早上出门的时候,忘记给离别吻。针对这一点……”分

    安夏的眉毛抽搐了一下,这人凭什么觉得,自己会因为没有离别吻生气?自己明明只会因为他离别吻时间太长而生气。

    顾景行找出的理由,简直是太扯了。

    但安夏一边吐槽着,一边还看完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顾景行是怎么扯出一百个理由来的。

    看字数,这特么都有好几万个字啊。

    他昨晚根本就没睡,一直在搞这玩意儿吧?

    安夏一时又是好笑,又是心疼。

    等看完了一百个理由,最后还有短短的一段话。

    顾景行说。

    “小夏,在遇到你之前,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人。遇到你之后,我从来没有想过去喜欢别人。”

    安夏默默吐槽。

    不要欺负我读少,这句话她在网络上看见好多遍了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口嫌体直地继续往下看。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我没有喜欢过别人,所以,我可能有些不懂该怎么去爱一个人。若是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,请你一定要告诉我。我知道我不完美,但是我愿意为了你,努力变得完美。”

    吐槽的心情,瞬间消失。

    安夏看着这段话,心中怔怔的。

    说句实话,不管是在她眼中,还是在外人眼中,顾景行这个老公当得,都几近完美。

    有多少男人,只要稍微媳妇做了点事,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,觉得自己特别宠媳妇。

    顾景行为她做的事情,有很多很多,可他还是生怕自己做的不够好。

    安夏突然觉得,自己昨天晚上的痛苦和煎熬,都是多余的。

    景行是爱她的,这一点毋庸置疑,这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安夏放下这篇长长的,以学论文的格式完成的道歉,冲出卧室,就去找顾景行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找少爷呢?在花园呢。”福伯笑呵呵地说道:“少爷说要亲手修剪一些花出来。也不知道是想要送谁呢。”

    福伯说着,有些促狭地冲着安夏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安夏的脸腾的一下红了,她匆匆说道:“我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就直接跑了。

    福伯不由感叹了起来:“现在的年轻人啊,这吵架的速度和和好的速度,都很快啊……”

    安夏一路往花园走。

    远远的,她看见顾景行拿着剪刀,在专心地剪着花枝。

    安夏的心一柔,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想,过去的事情,就让它过去吧。

    或许,难得糊涂,才能一直幸福下去。

    安夏正要走过去和顾景行说话的时候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景行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安夏愣了一下,下意识地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那头说了什么,顾景行点了点头,平静地说道:“好,让那个负责人翻供。证明林沫儿清白的资料,也递交给法庭吧。处理完这件事情,你们就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又说了几句,顾景行挂了电话,又开始剪起了他觉得好看的花。

    安夏站在旁边听着,脸色却有些苍白了起来。

    林沫儿的事情,她也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她因为代言产品的事情,现在情况很不好。

    所以,她这一次偷偷回国,是来求景行忙的吧。

    而景行……真的了她?

    安夏的手,不由紧握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顾景行的背影,没有再上前,直接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亲手做了一个花束,正要拿去房间给安夏看。

    福伯却叫住了他:“少爷,少夫人已经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愣了一下:“刚刚不还在睡觉吗?”

    “少夫人起来后,连妆都没化,就走了。”福伯忍不住看着顾景行:“少爷,你到底怎么惹了少夫人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:“???”

    他的内心是茫然的。

    虽然安夏已经出门了,他还是回卧室看了看。

    他在垃圾桶里,找到了他昨晚通宵写的论文。

    不由就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到底是犯了什么样的滔天大错,这次的事情,有点严重啊。

    安夏离了家,直接就去了剧组。

    她接了一个小配角的角色。

    这配角戏份不多,三天就能拍完,拍摄场地,还就在乐市。

    除了时间和地点上都比较方便,这个角色是个疯子,脑子不太正常,安夏觉得,这对她的演技是一种考验,就接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戏份要在三天内集中拍完,工作还是比较忙碌的。

    但安夏喜欢这种忙碌。

    起码,这样的忙碌,可以让她没有时间去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忙完一天的工作,安夏疲惫地坐上回家的车。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上面有一堆顾景行的未接来电和未接消息。

    安夏抿了抿唇,没有看,直接打开了围脖。

    “林沫儿事件反转,参与利益分配,确系污蔑。”

    “林沫儿恢复自由身,不日回国。”

    安夏不由微微咬住下唇。

    林沫儿的事情,解决了。

    景行果然了她。

    他她,到底是看在秦越的面子上,还是……

    不行,不能再想下去了。

    安夏有些烦躁地关上了手机。

    她有些讨厌现在这样的自己。

    患得患失,暴躁不安,就和她演的那个角色一样,快要变成疯子了。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安夏倒是没有再赶顾景行。

    她只是单纯地不理他,不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心头,不由慌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夏生他气的理由,真的不在那一百种中吗?

    第二天,安夏早早起来,一言不发,直接去了剧组。

    顾景行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,不行,不能这么下去。最起码,他得知道小夏生气的原因。

    顾景行用最快的速度,一早上就处理了一天的公务,然后空出了一整个下午,决定去探班。

    “迷失”剧组。

    安夏看着突然出现在剧组的林沫儿,神情漠然。

    “小夏,我们还没有一起演过戏呢。”林沫儿笑容灿烂:“和你对戏的演员,临时有事,我来补她的位置。今天,还请多多指教呀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