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0章 对戏
    林沫儿笑的春风灿烂的,安夏的心里膈应地要死。「首~发」

    这女人,看起来温温婉婉的,但是,谁还能看不出来,她就是故意的?

    那天下午,她故意要自己听到那番话,现在又故意过来跟自己对戏。

    这是要干嘛?

    故意恶心她?

    不得不说,她这恶心人的本事还是挺厉害的。

    安夏深吸了一口气,将这种恶心的感觉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毕竟,她是一个有职业操守的人,公归公,私归私,她不想因私费公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她来剧组,本来就有借忙碌工作麻痹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林沫儿却这么招摇地出现,别说麻痹了,她反而更加烦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沫儿,你的戏很简单。总共就两分钟,台词也只有两句。”导演给林沫儿简单讲解了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是安夏的角色,是个小配角。

    但林沫儿的角色,就是个跑龙套。

    虽然林沫儿因为代言产品的事情,之前迎来一波口碑黑潮,但判决下来之后,她的口碑又有所好转,而且,反而引起了公众的一些同情。

    因此,林沫儿提出要这么个龙套角色,剧组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。

    至于林沫儿为什么一定要和安夏对戏……

    这种事情,深想下去会有些微妙,但这也不失为一个可以炒作的话题嘛。

    在众人的心思各异下,安夏和林沫儿过了一遍走位和台词,然后正式开拍。

    这一幕,安夏扮演的精神病人,想要逃出医院。

    她在逃的路上,碰到了林沫儿扮演的护士。

    林沫儿试图阻止她,安夏拿起藏好的石头,打晕了林沫儿。

    林沫儿的台词就这么两句。

    一句是:“你等等,你是病人?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第二句是被石头打中:“啊。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,剧情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a。”

    下午的医院,阳光正好。但却静寂地可怕。

    整个天地死寂一片。透过偶尔几间开着房门的病房,还能看见一个个神态癫狂的病人。

    安夏飞速奔跑着,神情疯狂,嘴里还喃喃着一些听不出音节的声音。

    顾景行来探班的时候,正好就看见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顾总。”看见顾景行来,旁边闲着的副导演赶忙讨好地赢了上去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手向下压了压,示意他不要打扰到拍戏。

    副导就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旁边等着上场的林沫儿看见了顾景行的到来,目光微微闪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的心中,有些惧怕,也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惧怕的是顾景行的狠辣手段,不甘的是,他对安夏这般好,可这样的好,为什么,就不能分给她一分?

    顾景行也看见了林沫儿,他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林沫儿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不过,她很快就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今天原本也没想做什么,她只不过想要在安夏面前晃晃,恶心恶心她。

    顾景行总不能因为这个,就对付她吧?

    顾景行很快收回了目光,林沫儿也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旁边,场控做了个手势,示意她出场。

    林沫儿就推着器材小车,从拐角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走出来,正要看见安夏的背影。

    林沫儿的眼睛微微睁大,不由喊道:“你等等,你是病人?你要去哪?”

    安夏猛然回头,原本清澈的眸中,现在看起来,却是暴戾而可怕。

    林沫儿被她看了一眼,心里都不由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但她这种被吓到的神态,反而很真实,导演没有喊卡。

    林沫儿定了定神,抬步上了安夏。

    她伸手,正要拉住安夏。

    安夏却从口袋里,拿出了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下一刻,她就应该要用石头砸林沫儿了。

    林沫儿想起场外的顾景行,心头突然动了动。

    这安夏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疯,竟然演这样不讨喜的角色。

    顾景行就在外头看着呢,他看见安夏这疯婆子的样子,心里估计也挺膈应吧。

    林沫儿的心中,迅速盘算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天,安夏应该是听到了她说的话。这几天,她估计多多少少有跟顾景行闹脾气。

    顾景行这样的人,愿意宠着你的时候,自然是千依百顺。

    但男人都是有劣根性的,尤其还是这么有权势的男人。平时撒撒娇发发小脾气的时候,他们可以认为是情趣。可如果真的恃宠生娇,那就离失宠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林沫儿突然觉得,她可以小小地加上一团火。

    这些想法,都在电光火石间,林沫儿突然低了低头,用挑衅的声音说道;“顾景行喜欢的人,是我。你就是一个替身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又轻又快又急,但她知道,安夏可以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若是安夏真的喜欢顾景行,这句话,再结合之前的事情,足够彻底刺激到安夏。

    她现在,手上还拿着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剧情都在怂恿安夏砸自己。

    若是根据原定的计划,石头自然不会是真砸,是借位。

    但安夏若是被她彻底激怒了,那可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林沫儿现在,隐隐有些期待安夏能够真砸。

    安夏要是真冲动地砸了下来,那么多双眼睛看着,她都不需说什么,对安夏不好的话,自然就会传了出去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顾景行也在。

    他若是看见了安夏那疯狂的样子,他还会这么珍爱她吗?

    林沫儿的话,安夏当然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不动,抬起石头,狠狠地朝着林沫儿的颈部砸了下去。

    林沫儿虽说是故意激怒安夏的。

    可安夏现在的神态太过可怕,俨然是一个真正的疯子。林沫儿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安夏的动作,看起来十分用力。

    可快要砸到的时候,她却收了一下力道,最后,石头只是划破了隐藏着的血袋。

    她……竟没有被激怒?

    林沫儿愣了一下,才就势晕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安夏一扔石头,面容阴沉可怕,嘴角,慢慢发出了嘶哑的冷笑声。

    配合之前营造出来的诡异气氛,简直是渗人。

    “卡!”

    等导演喊了卡,安夏一时还没有从戏中抽离出来,整个人表情都还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“小夏,顾总来看你了。”副导演在旁边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景行来了?

    安夏愣了一下,转身果然看见顾景行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有些不安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刚刚那疯狂的样子,都被顾景行看见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