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2章 她在说什么
    “小夏,你别问了。首发&119;ww&122;&104;&117;&105;&115;&104;&117;&98;&97;&110;&103;&109;”林沫儿赶忙说道:“这一切都是误会,顾总心里只有你,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闭嘴,我问你了吗?”安夏毫不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林沫儿下意识做出了一个楚楚可怜的表情。

    然后下一瞬间她就发现,她的表演,根本就没有看客。

    顾景行和安夏对视着,眼中分明都只有彼此。

    顾景行沉默了一会,缓缓说道:“小夏,你还记不记得,我问过你幻想号的事情?”

    幻想号?

    这和现在的事情有什么关联?

    安夏迷惘了一下,但还是点了点头,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的心脏缩了缩,缓缓说道:“七年前,我上过这艘游轮。那时候的我,还不够谨慎,竟是中招,被人下了药。”

    下了药?

    安夏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迷迷糊糊的,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模糊的人影。

    在幻想号上,她也遇到了一个神志不清,疑似被下了药的男人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那幻想号还批发被下药的人?

    安夏思索着顾景行话里的意思,不由微微抿了抿唇。

    顾景行,就是在下药的情况下,和林沫儿……

    林沫儿苍白着脸,低声细语地说道;“小夏,所以,那真的只是一场误会。不过是一个晚上,而且都是七年前的事情了。我和顾总,都已经不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,你就不要介意了。”

    安夏理也没理她,她咬了咬唇,执拗地问道:“那蝴蝶胎记?”

    林沫儿越发胆战心惊了起来。之前,她处心积虑想要刺激安夏。

    可真当事情闹到了顾景行面前来,她只希望,安夏千万不要把她当成一根葱,最好是把她当成一阵风,轻轻一吹,就吹走了。

    这会,林沫儿抢着说道:“小夏,我身上是有一个蝴蝶胎记。但世界上,有蝴蝶胎记的人多了,你也有蝴蝶胎记这件事情,一定是巧合。”

    林沫儿急着说些什么,然后,根本没有人理她。

    顾景行的声音微微干涩:“那天晚上,我逃到了甲板上,遇到了一个女人。我当时已经神志不清,只是隐隐约约记得,她身上有一个蝴蝶胎记。更多的事情,我就不记得了。我和林沫儿到底有没有发生过什么,我……其实也不确定。”

    顾景行这描述……

    甲板上,遇到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这女人还有蝴蝶胎记。

    安夏的眼睛不由微微睁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天……事情,不是她想的那样吧?

    不……不是这么巧吧?

    安夏还沉浸在震惊中,林沫儿一听顾景行说不确定两人有没有发生过什么,心中微微一慌。

    虽然她不想得罪顾景行,但是,那晚的事情,是一定要落实下来的。

    她说的一切话,都是基于那个晚上真的发生了什么的基础上。若是这个基础都不那么牢靠了,她整个人设也就坍塌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这边且不说,秦越哪怕再傻,恐怕也不会再和自己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所以,那天晚上的事情,绝不能让顾景行含糊过去。

    林沫儿当机立断,就开始抹眼泪:“小夏,你就相信我吧。那天晚上的事情……我和顾总,都希望那些根本就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希望没有发生过,言外之意,就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目光冷冽地看了一眼林沫儿,但他此刻真的没有心思去想该如何对付林沫儿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很快就重新回到安夏身上,整个人显得焦急又忐忑。

    他不确定,安夏到底会怎么看待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他试图从安夏的表情中,看出她的真实想法来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安夏此刻的表情,不像是生气,不像是恼怒……

    倒是,十分奇怪?

    顾景行的心里更慌了。

    小夏连生气都懒得生气了,她这算是彻底放弃自己了吗?

    顾景行的脸色微微惨白,目光定定地看着安夏。

    他心里下定决心,哪怕安夏觉得他霸道也好,不要脸也好。所有的事情事情,他都可以依着安夏。但是,她要离开他,绝不可能。

    就在顾景行思绪纷乱的时候。

    安夏抬眸,却问了一个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神情有些古怪地问道:“在幻想号上,你……你还记得第二天早上你醒来的时候,是在哪个房间吗?”

    顾景行愣了一下。小夏怎么突然这么问?

    顾景行还未回答,林沫儿却已经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由于那个晚上对我来说,经历太过离奇,所以,哪怕是七年前的事情了,我也记得房间号。那天晚上,顾总是在客房睡过去的。客房的房牌是0516。”

    林沫儿说完,就发现安夏的眼神,越发奇怪了起来。

    0516?

    顾景行倒是不记得七年前一个房间的房牌了,但是听林沫儿说出来,他就莫名觉得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0516,5月16号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不是小夏的生日吗?

    顾景行猛然看向安夏。

    正好对上她炯炯有神的目光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顾景行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定定地看着安夏:“你不是说,你没有去过幻想号吗?”

    安夏囧地不行:“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幻想号度假吗?那当然是没去过,会比较惊喜吧?”

    顾景行站在原地,神情一时变一个,竟是显得十分复杂。

    到最后,所有的情绪,都汇聚成了从内心深处涌动上来的喜悦狂流。

    顾景行忍不住重重地拥抱住了安夏。

    原来,从始至终,都只是她,再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一个房间的房牌,顾景行和安夏,都已经明白了。

    但林沫儿却是完全茫然的。

    一个房牌而已?这两人怎么突然抱上了?

    安夏推了推顾景行,示意他注意点影响,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林沫儿:“林小姐,你确定,那天晚上,你和景行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安夏问着,顾景行在旁边一脸轻松,还有心情卷着她的头发玩。

    林沫儿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!

    但她还是强撑着说道:“小夏,你就别问了,过去的事情,就让他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安夏冷笑了一声:“只可惜,根本就没有什么过去的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“小夏。”林沫儿的脸色苍白:“我知道,我们都希望那件事情没有发生过,但是,发生过就是发生过,谁也改变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安夏轻笑了一声:“林沫儿,你的记性不错,那个房牌号,是对的。你知道,我为什么能确定这一点吗?”

    林沫儿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听见安夏一字一顿地说道:“因为,在送景行去客房的时候,空房间还有很多。其中有一间的房牌号,和我的生日一模一样,我就将他送入了这间客房。”

    安夏她……在说什么?

    林沫儿睁大了眼睛,看着她的眼神,像是见了鬼一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