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15章 醉酒
    这些粉丝三观不正得很,路人看见,就把他们喷了个半死。首发&119;ww&122;&104;&117;&105;&115;&104;&117;&98;&97;&110;&103;&109;

    但这些粉丝不管不顾,仍是到处刷屏说顾景行和林沫儿才是最配的,顾景行的真爱其实是林沫儿。

    然后,剧组中人,就又爆出了一个视频。

    视频中,林沫儿面色惨白地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顾景行居高临下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也不用走了,直接住院去看看脑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把她扔出去,免得污染了剧组空气。”

    发视频的博主还配上了字:哦,原来这样是喜欢啊。

    林沫儿最后的一撮粉丝,也说不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顾景行虽然为人冷漠,但他修养很好,从来没有在公共场合,说过这样尖酸的话语。

    林沫儿,是第一个。

    可见顾景行当时都气成了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要说顾景行会喜欢林沫儿,别说路人了,就连他们这些粉丝,也无法相信了。

    林沫儿……竟是彻头彻尾的一厢情愿。

    哪怕是林沫儿的粉丝,他们都有些心塞了。

    林沫儿好好的女神不当,为什么要自感下贱到这种地步?

    这个视频之后。

    林沫儿的粉丝基本消声。

    只剩下还有几个太过真爱的,到处表示林沫儿是被陷害的云云。

    但这几个真爱粉,哪怕再跳,也无法改变林沫儿一夜之间,口碑全失的事实。

    秦越闭了闭眼睛,有些恨自己的不争气!

    为什么,直到此刻,看见这些人在攻击林沫儿,他竟然,隐隐约约还是有些心痛?

    他是真的……很喜欢林沫儿。

    他也是真的,没想到林沫儿会这么伤害他。

    秦越有些烦躁地关掉围脖。

    哪怕知道林沫儿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,可他还是不愿意去看这些攻击她的言论。

    但他看着手机里,无数个来自林沫儿的未接来电和未接消息,却也不想打开。

    他现在,不想见林沫儿。

    秦越正要干脆把手机关机,突然,他看见了一条消息。

    消息来源,是简甜。

    秦越愣了一下,鬼使神差地打开了消息。

    简甜只发了这一条短息,只有短短的四个字。

    她说:要喝酒吗?

    秦越看着,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的神情。

    没有同情,没有安慰。

    她只是问,要喝酒吗?

    秦越的心头,不知为何,泛上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。

    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他的手指已经不受控制地回复了短信。

    “喝。极光酒吧。”

    黑暗中,简甜的手机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简甜看了一眼屏幕,眸底闪过一丝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秦越,竟真的回复了她?

    极光酒吧?

    简甜没有犹豫,披上外套,就直接出了门。

    简甜刚走进极光酒吧,就被震耳欲聋的音乐,吓得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晃动的灯光下,男男女女们,都在疯狂地舞动着。

    简甜艰难地穿过舞池,找了许久,才找到了角落里,疯狂灌酒的秦越。

    秦越……一定是难过到极点了。

    简甜心头一痛,缓缓坐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她一言不发,拿起酒瓶,也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越停下了喝酒的动作,有些惊奇地看着简甜:“你不该劝我少喝点?”

    “是我找你来喝酒的,我为什么要劝你少喝点?”简甜看着秦越。

    秦越愣了一下,然后露出了今天以来的第一个笑容:“我发现,每次见到你,你都和我想象中的不同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,你本来也没有了解过真正的我。”简甜举起酒杯,冲他挑了挑眉:“喝么?”

    秦越笑了笑:“喝!不过你待会要是喝醉了,可别指望我把你送回家。”

    简甜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简甜面色如常。

    秦越已经开始说胡话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简甜面色微红,秦越已经两眼发直。

    他最后看了一眼仍有余力的简甜,干脆利落地扑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简甜放下了酒杯。

    作为闺蜜。安夏是滴酒不沾,酒量堪称一杯倒。

    简甜平时也不喝酒,但一喝起来,却是传说中的千杯不倒。

    此刻,她看着烂醉如泥的秦越,颇有些苦恼。

    自己总不能,就把他放在酒吧吧?

    可他这么大的个子,自己一个弱女子,要把他搬走,也有点困难啊。

    简甜苦恼了一会,还是站了起来,艰难地把秦越往外拖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秦越家在哪里,只能就近把他送到了一个酒店。

    刚刚开好房间进去,秦越睁了睁眼,突然就是一阵呕吐。

    这一吐,秦越的衣服上,很快都是各种污秽物,臭味冲天。

    简甜不由瘪了瘪嘴。

    她有轻微的洁癖,如果不是这个人是秦越,她早把人从窗口扔出去了。

    可偏偏,这个人是秦越。

    那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简甜只能认命地把他扶到了洗手间,脱了他的衣服,又强忍着脸红,给他擦拭了一下身体,这才艰难地把他放到了酒店床上。

    安置好一切,简甜正要离开。

    秦越突然伸手,牢牢地抓住了她。

    简甜正要挣脱,就听见了秦越痛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么对我。沫儿,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?”

    简甜的身体,僵硬住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艰难地说道:“我不是林沫儿。”

    跟醉酒的人,是讲不了道理的。

    秦越固执地说道:“你就是林沫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……我就是。”

    秦越的脸上,顿时露出了一个孩子般的笑容:“我就说你是。”

    他挣扎着坐起来,突然一把将简甜拉了过来。简甜站立不稳,直接被他拉入了怀中。

    秦越现在还光着上身,简甜稍微一呼吸,都是男子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不由彻底慌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沫儿,我是真的很喜欢你。”秦越看着简甜,认认真真地说道:“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?”

    简甜:“……”

    秦越眼巴巴地看着她,像是一条小哈巴狗。

    好像她要是说没有,他下一刻就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简甜只能说道:“是,我有苦衷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有苦衷。”秦越不由开心地笑了:“什么苦衷?”

    简甜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可真特么难倒她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